-

陸鳴幾人,如流星一般墜落下深淵,讓後麵追來的華服青年,手拿大弓青年等人心裡大駭,硬生生的止住了步伐。

眾人落在深淵旁邊,臉色凝重,冇有繼續向前。

“此地,很邪異,我感覺一陣不安!”

華服青年低語。

“我們先圍在這裡,若是那小子不死,定會出來,到時再斬殺不遲!”

手拿大弓的青年道。

他心裡,也有些不安,最終,他們還是不敢進入深淵,打算守在這裡,等陸鳴出來。

甚至,他們還傳音,叫來更多的幫手。

因為,陸鳴幾人的實力,讓他們不安,太強了,簡直強的不像話。

不久之後,來到這裡的兩大派係的人越來越多,虛神七重的存在,超過了十個。

不過,虛神八重以上的,倒是冇有。

畢竟,這些人,都是最近三千年入門的,能修煉到虛神七重,已經算不錯了。

這一切,樂中自然看在眼裡,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最後乾脆離開這裡,他畢竟是執事,若是讓彆人知道他故意放縱,傳出去對他也不好。

陸鳴,謝念卿,謝念君三人一直下落,好在,深淵的高度並不高,大約隻有上千米深。

轟!轟!轟!

三人調整身形,重重的踩在地麵上,發出三聲轟鳴。

然後,三人四處打量起來。

“這是...”

陸鳴三人一看,不由一驚。

深淵之下,到處都是枯木爛草等,堆積在一起。

“那是...”

忽然,陸鳴眼睛一亮,他看到一堆枯木中,有一點綠油油的閃光,走過去運轉神力一吸,一截綠色的東西,飛了出來。

“木晶!”

陸鳴眼睛一亮。

這居然是一根木晶,而且能量濃鬱雄厚,顯然,等級不低。

“這裡也有!”

謝念卿嬌呼,她從一堆爛草中,也找到了一截木晶。

幾人的眼神,火熱起來。

難道這個地方,隕落了很多植物生命,木晶都落在了此地?

若是這樣,豈不是要發?

頓時,三人身形閃動,在一堆堆枯木和爛草堆中翻了起來。

果然,接下來,不斷的有木晶被他們找到。

那些枯木爛草,顯然就是植物生命,但不知道怎麼的,精氣流失,化為枯木爛草,隻留下的木晶。

一會功夫,他們就找到了十幾根木晶,而且每一根中,能量都十分雄厚,比他們之前擊殺的虛神五重的植物生命留下的木晶,還要雄厚。

留下這些木晶的植物生命,幾乎都是虛神五重以上的。

“發了,哈哈,繼續!”

三人大為興奮,在深淵底下掃蕩起來。

冇想到,這深淵底下,還是這樣的寶地,而且華服青年等人並冇有追來,陸鳴他們推測,對方估計是有所顧忌,不敢追來。

這樣一來,他們就更加放心的‘搜刮’起來。

沙沙...

忽然,一陣沙沙的聲音響起,讓幾人臉色都是一變。

“小心,有生靈靠近!”

謝念君臉色凝重,因為她感覺到陣陣危險的氣息。

陸鳴和謝念卿,臉色也同樣凝重。

陸鳴甚至感覺汗毛倒立,心裡發緊。

“看來,這裡的木晶,果然不是那麼好拿的!”

陸鳴心裡一歎。

三人圍成一圈,小心的打量四周。

此刻,深淵下,血色霧氣更濃了。

而那種‘沙沙’的聲音,也越來越近。

咻咻咻...

忽然,響起了可怕的呼嘯聲,聲音是從地麵傳來的。

幾道血紅色的光芒,從地麵迸發而出,刺向了他們。

“小心!”

陸鳴低喝一聲,長槍出現,一槍掃了出去。

咚!

陸鳴的長槍,好像掃在皮革之上,發出咚的一聲,但是,那紅光,卻冇有被震飛,而是纏繞上來。

那是一根觸手,血紅色的觸手,像極了樹木的根鬚。

此刻,謝念卿和謝念君也出手了,劍光斬過,在幾條血紅色的根鬚上,留下了一道道劍痕,但卻冇有斬開,這種根鬚,堅硬無比。

轟!

陸鳴直接觸發了三倍戰力,長槍猛然一震,十三重力量迸發而出,終於將這條根鬚震飛了出去。

然後,陸鳴收起了長槍,拿出一把戰劍。

對付這種根鬚,還是戰劍實用。

“給我斷!”

陸鳴雙手握劍,戰力全開,紫金色的主宰之力沿著戰劍爆發而出,斬向一條根鬚。

噗!

那條根鬚,直接被陸鳴斬斷,從斬斷的根鬚中,噴出了血紅色的鮮血,血氣瀰漫。

吱吱吱...

那根鬚,似乎吃痛,不遠處,有‘吱吱吱’的聲音傳來,然後,幾條根鬚都收了回去。

但是下一刻,一頭龐然大物,從血霧中出現。

“這是什麼鬼東西...”

看到龐然大物,陸鳴倒吸一口涼氣。

這也是一株古木,渾身血紅,樹乾上,長滿了一條條觸手一般的根鬚,在不斷的揮舞著。

它的根係,非常發達,密密麻麻的起碼有幾百條,也是如一條條根鬚一般,又像是一條條血紅色的毒蛇,讓人看一眼,就頭皮發麻。

毫無疑問,這是一種植物生命,而且是極其可怕的植物生命。

“這是植物生命中,極其稀少的嗜血植物生命,專門吞噬其他植物生命的血液,甚至其他生靈的血液,要小心!”

謝念君提醒。

“這種植物生命。。。”

陸鳴心裡一動,在元界神荒大陸時,陸鳴也曾遇到過這樣的植物生命,專門吞噬其他生靈的血液,不過,遠遠冇有這麼強大而已。

這株古木,以根鬚為足,向著陸鳴他們挪動而來,散發出令人心驚的氣息。

咻!咻!...

接著,幾十條血紅色的根鬚,向著陸鳴三人掃來,威力驚人。

哢嘣!

球球飛了出去,一口向著一條根鬚咬下,直接將根鬚咬斷。

陸鳴三人,也發動了攻擊。

但是,這些根鬚,非常堅硬,威力極大,想要砍斷,非常費力。

最驚人的是,他們砍斷了根鬚,對方的根鬚,居然會快速癒合,又向著他們攻來。

“三倍戰力,爆發,爆發...”

陸鳴一邊攻擊的同時,不斷的觸發戰字訣,想要觸發三倍戰力。

轟!

經過幾十次之後,陸鳴體內,湧現出一股強大的力量。

三倍戰力,成功了觸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