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小時後,陸鳴停下修煉,開始領悟火之勢。

時間一晃,又過去了一個半月。

這一日,密室石門打開,陸鳴從裡麵走了出來。

陸鳴的臉上,掛著笑容,顯然,這段時間,他收穫很大。

還有半個月,就是皇帝大壽的日子,陸鳴打算去問一問他父親的情況。

出了將星殿,走到大街上,向著皇宮而去。

這時,大街上的人突然齊齊抬頭看向天空,議論紛紛。

“那人是誰?居然如此大膽,敢明目張膽的在皇都上空飛行。”

有人叫道。

一般的武宗強者,都是禁止在皇都上空飛行的,隻有那些霸主級的人物,纔沒有這個限製。

現在,居然有人敢這麼做?

陸鳴也抬頭看去。

天空中,一道年輕的身影,二十幾歲,身穿紅袍,身材高大,正踏空而行,向著皇都深處而去。

“是淩焰赤,六傑之一,淩焰赤!”

有人驚叫起來。

“什麼?居然是淩焰赤?”

許多人都大吃一驚。

陸鳴也目光一閃。

此然居然就是淩焰赤,烈日帝國五大宗門赤霄穀年輕一輩的最強者,烈日六傑之一的淩焰赤。

這還是陸鳴第一次見到烈日六傑。

“淩兄,等一等!”

就在這時,後方傳來一聲輕喝,隨後,一道身穿白袍,麵如冠玉的青年踏空而來。

“是風無忌,玄元劍派的風無忌。”

“又一個六傑!”

有人大吼。

“他就是風無忌!”

陸鳴心中一動。

在玄元劍派,陸鳴不知道多少次聽到風無忌的名字。

風無忌,是玄元劍派年輕一輩的驕傲,毫無疑問的第一人,力壓同代。

端木麟雖然號稱絕世之資,但年紀還小,還不能和風無忌爭鋒。

陸鳴在玄元劍派呆了一年多,這還是第一次見到真人。

“風兄,你來的好快,那一起走吧!”

淩焰赤一笑,等風無忌到來,兩人並肩而行,消失在天空。

“天啊,今日烈日六傑一下子來了兩個,太少見了。”

“是啊,平時想見一個,都是千難萬難,現在一下子出現了兩個。”

“皇帝陛下六十大壽即將來臨,不管怎麼樣,五大宗門做做樣子總是要的,肯定會彙聚皇都,五大宗門的天才彙聚而來,在所難免。”

“到時會不會六傑齊聚,展開爭鋒呢?我太期待了。”

“這不好說啊,六傑中,秋長空無人可敵,其他五人卻從來冇有戰過,不知道誰強誰弱。”

“要是這一次來一次巔峰對決就好了。”

大街上,無數人議論紛紛。

至於不能在皇都飛行什麼的,直接被他們忽略了。

烈日六傑不能在皇都飛行,那還有誰能?

他們是烈日帝國未來的霸主,將來,整個烈日帝國,都將是他們的天下。

陸鳴冇有出聲,繼續向皇宮而去,隻是他眼中,卻有一道鋒芒一閃而過。

烈日六傑,他遲早要達到這個高度,甚至超越。

順利的進入了皇宮,見到了華池。

可惜,皇室雖然出動了大量了人力,但到現在,還冇有他父親陸雲天的訊息,陸鳴歎息,隻能等待。

和華池聊了一下目前的形勢,討論了一下,陸鳴便離開了皇宮。

當來到將星殿的大門時,發現聚集了大量的將星殿學員,此時正在散去。

“天雲,他回來了。”

“可惡,他這個時候纔出現,剛纔怎麼不出現,都是他惹的禍!”

四周,嘀嘀咕咕的聲音從那些學員口中傳出。

當然,聲音很輕,害怕被陸鳴聽到。

陸鳴眉頭一皺,有些不明所以。

“天雲大哥!”

此時,一聲輕呼,明峰了過來。

“明峰,這是怎麼回事?”

陸鳴問道。

“天雲大哥,是十方劍派,剛纔有十方劍派的弟子來了,揚言要廢了你,但你又不在,大家都說你在閉關,那些十方劍派的弟子就打傷了十幾個將星殿學員,態度囂張無比。”

明峰小聲道。

“又是十方劍派!”

陸鳴眼中殺機一閃。

“天雲大哥,我看你還是暫時避一避吧,據說,這次來的十方劍派弟子中,有十方劍派白銀榜上的天才,那可是站在大武師境巔峰的存在,強大無比。”

明峰有些擔憂的道。

“他們再來的話,通知我!”

陸鳴留下一句話,強勢無比,隨後向著宿舍而去。

接下來的日子,陸鳴就住在宿舍,在至尊神殿的第三平台上修煉各種武技。

時間一晃,半個月就過去了。

這半個月,皇都風雲彙聚,五大宗門的天才齊聚。

不僅有武師境的天才,還有大武師境的天才,甚至各宗黃金級弟子,也偶爾能看到。

但是,這半個月,雖然各宗齊聚,但反而非常平靜。

甚至十方劍派的弟子,都冇有再次來找過陸鳴。

但所有人都感覺,這氣氛不對,好像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夕,異常壓抑。

半個月之後,烈日帝國皇帝陛下華正興的六十大壽,正是開始。

這一日早早的,華池便乘坐獸車,來接陸鳴了。

與華池一起,來到皇宮。

壽宴,在皇宮前院舉行,這裡占地無比寬廣,但隻擺了幾十張桌子。

因為能來此的人,都是身份尊貴之人,所以人不多。

陸鳴隨華池,坐在右側的一張桌子上。

時間過去,人慢慢多了起來。

華池的一些兄弟姐妹,還有宮中嬪妃,王公大臣等,都一一落座。

“赤霄穀穀主以及各位長老到。”

一聲大喝傳遍全場。

全場的皇子公主,嬪妃大臣臉色全部一變,齊齊起身。

陸鳴不想搞的太特殊,也跟著起身。

大門口,一行六人,龍行虎步而來。

為首的一人,中年模樣,留著絡腮鬍子,身穿紅袍,身材極為魁梧。

他目光掃射,所有人好像感覺一座汪洋大海向著眾人洶湧而來,恐怖無比。

在他身後,有四個老者,同樣穿著紅袍,隻是紅袍上,鑲著金邊。

這是赤霄穀的金袍長老。

最後一個,是一個青年,卻是六傑之一的淩焰赤。

“見過赤霄穀主。”

所有人的嬪妃,皇子,王公大臣,都向赤霄穀穀主行禮。

由此可見,皇室是何等冇落了,麵對五大宗門,恭恭敬敬。

“哈哈,不用多禮,陛下呢,還冇有到嗎?”

赤霄穀主哈哈一笑,很是豪氣,隨意找了一張椅子,便坐了下去。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