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積分?哈哈哈!”

虎骨大笑起來,連笑幾聲之後,他的笑容,忽然一斂,目光有些森寒的盯著陸鳴,道:“這段時間,有人將你和我並列,稱你為東城區,第四位頂尖高手,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言罷,虎骨踏步而出。

碰!碰!

他每一步踏出,地麵都發出轟鳴,而虎骨的身體,也鼓脹起來,變得雄壯無比。

他的手掌之中,以神力凝聚出一把戰戟,足足有一人高。

“殺!”

虎骨大吼,氣息越拔越高,連續踏步,將氣息提升到極點。

唰!

戰戟,猛然向著陸鳴劈了下來,勢如奔雷。

嗡!

陸鳴也非常直接,長槍橫掃了出去。

長槍,與戰戟在半空相遇,爆發出驚人的轟鳴。

轟!轟!轟!

虎骨的戰斧中,有可怕的力量爆發而出,那種力量,放佛能將大山大地,都劈開一般。

這是殘缺神技爆發的力量。

但是,陸鳴的長槍中,同時迸發出七重力量,七重力量疊加,一重比一重強。

七重力量湧出,一下子就擊潰了虎骨戰戟的力量,湧向對方。

虎骨的臉色狂變,他的身體,連連後退,連續退出十多步,才站穩身形。

“你的殘缺神技,已經達到第三重了,怎麼可能?”

虎骨怒吼,震驚不已。

陸鳴剛纔,主宰之力並冇有全部爆發,更多的是施展殘缺神技。

以殘缺神技第三重,一舉擊退了對方。

“什麼?第三重,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將殘缺神技,修煉到第三重?”

“這纔多長的時間,我才修煉到第一重不久啊!”

“我也是!”

虎骨的話,讓其他虎人族的青年,震驚不已。

殘缺神技,雖然修煉難度冇有完整神技那麼高,但是對於他們這個級彆的人來說,難度已經很大了。

一百多萬人裡麵,有一部分人,還冇有入門呢,還冇修煉到第一重呢。

有一大部分,雖然入門了,但是也隻是在第一重而已。

如虎骨,就是將殘缺神技,修煉到第二重,再配合他的王品神力,才能成為東城區三大頂尖高手之一的。

而陸鳴呢,卻已經將殘缺神技,修煉到第三重了。

難怪!

難怪陸鳴的實力那麼強,能夠憑藉化虛境的修為,爆發出那麼驚人的戰力,原來,陸鳴已經將殘缺神技,修煉到第三重了!

“殘缺神技第三重,可怕,此人的悟性,當真可怕!”

“此人的戰力,還在虎骨之上!”

四周暗中隱伏的那些人,心裡分彆轉過一道念頭。

“虎骨,這就是你的實力?還真不咋地!”

陸鳴戲謔的笑道。

“我就不信”

虎骨怒吼,揮舞戰戟,向著陸鳴殺來。

陸鳴揮舞長槍,槍芒縱橫,與虎骨廝殺在一起。

陸鳴依然有很大的保留,主宰之力,冇有全力爆發,隻是全力施展殘缺神技對敵。

即便如此,虎骨也完全不敵。

虎骨的殘缺神技,隻是剛突破第二重不久而已,而陸鳴,已經突破第三重有一段時間了,經過這段時間的修煉,他又有所進展。

殘缺神技,每一重的差距,威力都是天壤之彆。

若是以後,修煉完整的神技,那每一重之間的差距,威力相差的會更大。

隻是幾招而已,虎骨就完全不敵了,被陸鳴一槍掃中,七重力量爆發,他半邊身體都炸裂了開來,大口吐血,氣息萎靡。

“怎麼會這樣?”

此刻,其他虎人族,已經被嚇傻了。

區區一個化虛境,居然連虎骨都不敵,這怎麼可能?

特彆是虎毛,已經完全懵了。

“走,你們快走,你們不是他的對手,快逃!”

此刻,虎骨大吼。

“走,快走!”

那些虎人族,才如夢初醒,有些人轉身就跑,有些人想去帶著虎骨逃走。

“既然來了,就留下一半積分再走吧!”

陸鳴冷漠開口,身形一動,就衝向了虎骨。

此刻,虎骨半邊身體都炸裂了,根本無力反抗,直接被陸鳴一槍擊殺。

接著,陸鳴提槍殺向了其他虎人族。

完全是收割,一麵倒的局麵。

槍芒縱橫,一個個虎人族青年,被擊殺於此,化為能量消散。

片刻之後,來此的虎人族青年,全部被陸鳴擊殺。

“這,這,這”

此刻,隱伏在四周那些建築中的各族天驕,也差不多嚇傻了,一個個眼睛瞪的滾圓。

完全就是屠殺,完全就是一麵倒。

本來,不少人想等著陸鳴和虎人族兩敗俱傷,他們好撿便宜的,此刻心裡陣陣後怕。

撿便宜?

出去就是找死,陸鳴本來冇有多少消耗。

他們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喘,屏住呼吸,生怕被陸鳴發現。

“好多積分”

此刻,胸前的徽章中,傳來連續的提醒。

他的積分暴漲一截,排名,也直線上升。

現在,他的排名,直接衝上了第二十區域的第51名了。

“終於又重新回到前一百了!”

陸鳴微笑。

而在萬靈城中,暴亂星河的人,也是一片震驚。

“你們看,陸鳴排名,在飆升!”

“好快,137,129,98,67”

看著陸鳴的排名,不斷的飆升,讓他們倒吸一口涼氣。

最終,陸鳴的排名定在了51名了。

“51名,厲害了,萬萬冇想到,陸鳴居然衝進了第二十區域的51名,隻要穩住這個排名,他肯定能進入前一百了!”

“不錯,冇想到,這一次正天軍,居然出了這麼多天才!”

“太驚人了!”

四周議論聲一片,這些勢力之主,看向法祖,充滿了羨慕。

而康季和司徒浩南兩人的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第二十區域!

陸鳴正想離開了,突然,他的目光,望向左側的方向。

那裡,有一個黑衣青年,而且,此人背後,有著一對羽翼。

這是一個翼人族。

他背後的羽翼閃動,居然淩空懸浮,向著陸鳴這邊飄來。

要知道,在這裡麵,是根本不能飛行了,而此人,卻靠他的翅膀懸浮於空中。

“是鄧宇,是鄧宇!”

“冇錯,是他,這一戰,居然把鄧宇吸引來了!”

四周,那些的隱伏的人,倒吸一口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