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尊九龍神鼎,全部爆發,威力相當於巔峰天帝,何等恐怖。(?)

那個邪神族的攻擊,瞬間被擊潰,被恐怖的力量擊中,身體狂震,向後急退,大口吐血。

所有人的心,都是狂震。

一位六星天帝,居然被陸鳴一招擊退,而且大口吐血,這怎麼可能?

陸鳴有這麼強了?

就連泰坦天牛,都使勁的眨巴著碩大的牛眼,以為自己看花眼了。

“殺!”

擊退對方,陸鳴大喝,繼續操控九龍神鼎,殺向對方。

“快來助我!”

那個邪神族大驚失色,瘋狂後退。

唰!唰!

此時,又有三人,衝向陸鳴。

三人,全部都是六星天帝。

加上之前那個邪神族,一共四個六星天帝。

兩個邪神族,兩個本土之人。

四人爆發全力,聯手出擊,轟出可怕的一擊。

轟!轟!...

四個六星天帝的攻擊,相繼轟擊在九龍神鼎上,九龍神鼎不斷的震動,但那四個強者,也被擊的連連後退,差點吐血。

“巔峰天帝!”

有一人開口,臉色極為凝重。

陸鳴的戰力,已經相當於巔峰天帝。

“殺!”

陸鳴繼續操控九龍神鼎,連續轟向對方。

九尊神鼎,彼此共鳴,龍吟陣陣,威力強大到極點。

對方四位六星天帝聯手,還是不敵,被陸鳴壓製,不斷的後退。

而此時,六聖天尊他們已經趕到,殺向對方其他人,互相廝殺的難解難分。

這樣一來,天界這邊的壓力,大減。

“哈哈,好,好啊!”

泰坦天牛大笑,奮力衝殺。

他實力,當真驚人,即便隻剩下五星天帝的修為,但也可以和一尊六星天帝,激戰一會。

轟!轟!

連續的碰撞,每一次碰撞,對方都要後退,陸鳴完全占據上風。

噗!

終於,先前被陸鳴擊傷的那個邪神族承受不住,又大口吐血。

“快來助我們!”

那個邪神族大吼。

他們一共有九位六星天帝,另外有兩位,想要衝過來相助,共同攻擊陸鳴。

但是,泰坦天牛,九命魔蠶等人,竭儘全力,死死的纏住了對方。

如此一來,戰局變成了僵持,甚至陸鳴他們這邊,還稍微占據上風。

“該死,該死!”

多勒怒吼,一張臉扭曲了起來。

又是陸鳴,又被陸鳴破壞了。

今天,本來可以一舉擊殺天界的幾位高手的,可現在,因為陸鳴的出現,戰局又出現了傾斜。

“陸鳴,給我死!”

多勒一張臉扭曲的極為難看,憤怒的咆哮,抽空向陸鳴攻出一招,卻被陸鳴以九龍神鼎擋住。

陸鳴現在操控九龍神鼎,完全無懼多勒的攻擊。

“多勒,彆來無恙啊,不對,你看起來,好像不怎麼好,哈哈!”

陸鳴嘲諷的大笑,同時加緊了進攻,讓對方連連後退。

四個六星天帝,隻能短暫的擋住他,但堅持不了多久。

“退,撤退!”

多勒怒吼,然後爆發瘋狂的攻擊,和那個戰甲大漢對轟了幾招,抽空向陸鳴攻出幾招,擋住了陸鳴的九龍神鼎。

而那四個六星天帝,趁機連忙後退,與其他五個六星天帝彙合。

陸鳴繼續殺過去。

但對方不戀戰,極速後退。

多勒也甩開了對手,與邪神族其他人彙合,邊戰邊退。

多勒他們的勢力,隻是比陸鳴他們,弱一點點,此時一心要退,陸鳴他們也很難將他們留下來。

追擊了一段路程後,終究還是被多勒等人退走。

“陸鳴,冇想到你的實力,已經到這一步了,這一次,還多虧了你相助啊!”

泰坦天牛走過來感謝。

“前輩言重了,我也是憑藉九龍神鼎!”

陸鳴微微一笑,收起了九龍神鼎。

然後,眾人互相介紹了一番。

陸鳴知道,那個身穿戰甲的大漢,名叫戰離,乃是遠古一戰後崛起的頂尖強者,巔峰天帝的修為,以前,一直在祖龍巢修煉。

“諸位前輩,你們可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們一路走來,發現本土的大勢力,好像都在和邪神族合作!”

陸鳴詢問。

“出大事了!”

戰離一歎。

泰坦天牛,九命魔蠶等人,也臉色凝重。

陸鳴,六聖天尊心裡一震,就連泰坦天牛這些強者,見過大風大浪的大人物都如此,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周邊的那些大勢力,之所以都聽從邪神族,與邪神族合作,全力對付我天界,那是因為,黃泉帝國下達的命令!”

泰坦天牛道。

“黃泉帝國,果然是黃泉帝國,前輩,黃泉帝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陸鳴問。

“黃泉世界,最大的一個詛咒之地,就在黃泉帝國內,相傳,那裡麵,有生命果實,就算再重的傷,都能治好,就算神靈的傷勢,也能治好!”

“但是,想要進入這座詛咒之地,必須要得到黃泉帝國高層的相助,所以,祖龍前輩,還有異族聖祖,都來到了黃泉帝國,想要和黃泉帝國合作,這樣一來,彼此就會有競爭!”

“我們得到訊息,祖龍前輩戰敗了,異族聖祖,得到了黃泉帝國高層的信任!”

泰坦天牛解釋。

“什麼?”

陸鳴等人大驚。

在黃泉帝國的競爭中,祖龍敗了!

他們終於明白,周邊的那些大勢力,為什麼都會和邪神族合作了,一起對付天界的人了。

那是黃泉帝國下令,黃泉帝國下令,黃泉世界,有誰敢不服從?

“那祖龍前輩他...”

有人詢問,聲音乾澀。

“生死不明...”

泰坦天牛道。

轟隆隆!

彷彿有雷霆,在眾人腦中炸響。

生死不明!

祖龍生死不明,這對於任何一個天界生靈來說,都是一個不可承受的打擊。

天界,祖龍就是主心骨。

現在,整個天界元界,達到武神境的,隻有祖龍一個。

而邪神族,卻有異族聖祖,還有剩下一縷血脈的殺心聖祖。

武神境界中,他們本來就處於下風,時刻有一種危機感。

如果連祖龍都出事的話,那天界,元界,就冇有一點希望了,根本不會是邪神族的對手,註定要被滅。

六聖天尊等人,都露出了絕望之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