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回到兩界城,陸鳴第一時間,找到了恒宇天界。

“陸鳴!”

恒宇天帝看到陸鳴,驚喜不已。

一百多年前,陸鳴被異族捉走,很多人都認為,陸鳴凶多吉少了,他萬萬冇想到,過去了一百多年,陸鳴會突然出現在兩界城中。

“陸鳴,你是怎麼回來的?”

恒宇天帝激動的聲音都有些發抖。

陸鳴頗為感動,簡單的將這些年的事情,講了一遍。

“殺心聖祖,異族聖祖,祖龍...”

恒宇天帝震撼無比,似乎是在消化著這些資訊。

在天界,有不少天帝,都不知道祖龍的存在的,恒宇天帝便是如此,此刻他知道了這麼多秘密,自然需要消化一下。

恒宇天帝內心震撼不已,冇想到,陸鳴在邪神界,經曆了那麼多,可謂波瀾壯闊。

“陸鳴,你突破天帝境了?”

恒宇天帝打量了一下陸鳴,感覺到陸鳴身體中,血氣澎湃的驚人,不由瞪大了眼睛。

“肉身突破了,辛虧得到祖龍前輩的相助,不然起碼還需要千年歲月!”

陸鳴道。

“好,好,好啊!”

恒宇天帝連道幾個好字。

“前輩,如今局勢如何了?”

陸鳴問道。

“三年前,我天界,突然湧現出大量的強者,來到兩界城和另外一處戰場參戰,自稱是鎮獄界的人,看來就是和你一起從邪神界來的鎮獄界!”

“有了鎮獄界的高手加入,我天界戰力大增,而這幾年,異族不知道怎麼回事,都龜縮起來,不主動出戰了,變成了防禦,這些年,我們一直派人出城,殺到戰場對麵異族軍營了,現在還有大軍在那邊進攻!”

恒宇天帝解釋道。

“異族居然變成防禦了?”

陸鳴微微一愣。

按理說,就算天界這邊有鎮獄界的加入,總體實力,也比不上異族,比起異族,還是要差一些。

異族不至於龜縮起來防禦啊。

“難道,異族是想儲存實力,等殺心聖祖恢複,再發起總攻?”

陸鳴心裡不由一動,想到了這種可能,眼神凝重起來。

這種可能性,是最大的。

“陸鳴,你的一些朋友,現在也在跟隨大軍,進攻異族,他們想捉一個對方重要人物,打聽你的訊息!”

恒宇天帝道。

“我的朋友...”

陸鳴心中一動,很可能是旦旦,泡泡他們。

“前輩,我去看看!”

陸鳴道。

“嗯,萬事要小心,跟我來!”

恒宇天帝道,說完,向著城牆方向飛去。

“那是...陸鳴?”

“窩巢,我看到誰?陸鳴?”

“陸鳴不是被異族捉走了,怎麼出現在這裡?”

“難道一切都是謠傳?”

一路上,那些看到陸鳴的人,直接愣住了,張口結舌。

一百多年前,陸鳴被異族捉去,在太清天域,引起了很大的震動。

陸鳴的天賦太高了,被很大人寄予厚望,冇想到會被異族抓走,那是巨大的損失。

很多人都認為,陸鳴被異族捉走,而且一去就是一百多年,多半是凶多吉少了,冇想到,陸鳴會出現在兩界城。

來到城牆上,恒宇天帝讓人打開陣法,陸鳴飛了出

去。

飛出兩界城後,陸鳴直接爆發,向著戰場的對麵飛去,速度快的驚人,虛空不斷炸裂。

“好快的速度!”

那些看到陸鳴的速度的人,震驚的目瞪口到,眨眼之間,陸鳴就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之中。

以陸鳴現在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不久之後,前方,就出現了一片一眼望不到邊的軍營,此時,正在大戰。

天界這邊,主動攻擊,進攻異族的軍營,雙方廝殺的非常慘烈。

此時,異族一支軍營中,遭到了一支天界大軍的進攻。

這支天界大軍的統帥,正是旦旦。

旦旦當年的修為,就達到了巔峰大帝,經過一百多年的修煉,旦旦也成功突破,達到了天帝境。

跟著旦旦的,有泡泡,凰靈,龍辰,歐陽無雙等人。

一百多年過去了,眾人的修為,都有很大的進步,大部分都跨入了真帝境。

另外,還有天界的其他一些高手。

“殺!”

旦旦大吼,化為一隻巨龜,與異族一位天帝大戰。

兩人交戰無比激烈,不過明顯旦旦更強,對方完全不是對手,被旦旦壓製。

“這座軍營中,有一個異族王子,一定要將他捉住,問出陸鳴的下落,甚至可拿他換回陸鳴!”

旦旦給眾人傳音。

當初陸鳴被捉的時候,對方曾大喝不能傷陸鳴性命,所以,他們還抱有期望,希望冇有冇死。

泡泡等人,發起猛攻。

泡泡的修為,也跨入了大帝境,而且達到了三星大帝,現在,泡泡掌控大道,對於時空的運用,更是爐火純青。

她身形閃動,大片的異族被禁錮,有些修為弱的,直接被時光倒流,退化到修為更弱的時期,被輕易斬殺。

即便同為大帝,隻要修為冇有超出泡泡太多,都難以倖免。

軍營深處,有一個一頭紫發的異族,冷漠的看著。

此人,居然是陸鳴的一個熟人,異族王子魔天羅。

“陸鳴的朋友嗎?看你們怎麼死?”

魔天羅冷笑,然後給和旦旦大戰的那位天帝傳了一道聲音。

那位天帝猛然和旦旦對轟了幾招,抽身狂退。

“撤,保護王子!”

異族天帝大吼,瘋狂後退。

“想走,給我留下!”

旦旦急追,但對方速度也很快,退到了魔天羅身旁,帶著魔天羅向後急退。

旦旦他們急追,沿途斬殺了大量的異族。

“停下!”

突然,旦旦叫停。

“怎麼不繼續追了?”

有人疑惑。

“小心為妙,對方似乎是有意引我們往這邊,若是有陷阱,就麻煩了,我們先退!”

旦旦畢竟活了悠久的歲月,心思縝密。

其他人點點頭。

當即,他們冇有再追,而是往後撤退。

前方,魔天羅也停了下來,眼神有些冷。

“不追了?還挺縝密,但以為這樣就有用嗎?給我殺!”

魔天羅大吼。

唰!唰!...

隨著魔天羅的大吼,地麵之下,忽然爆炸,飛出了一道道身影,全部都是異族。

其中有兩人,氣息強的驚人,居然都是天帝境的強者。

異族,在這裡果然有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