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謝前輩,前輩,請!”

陸鳴微笑道。

“小心了!”

老者開口,然後猛然向著陸鳴衝了過來,手掌如刀,一掌劈了過來。

嗡!

老者的手掌震動,有一股奇異的力量運轉,真的像是一把戰刀一般。

老者,修煉的也是太古武道,攻伐之力驚人。

既然出手,他就不會留手,因為多勒不允許有人留手。

陸鳴深吸一口氣,一拳轟了出去。

這一拳,很平淡,但一拳轟出,戰台上空間炸裂,狂風呼嘯,威力驚人至極。

不過,戰台四周,有一層光幕,擋住了肆意的勁氣。

“這...”

老者瞳孔猛然瞪大,因為陸鳴這一拳的威力,極其驚人,讓他駭然。

唰!

老者的招式變了,手臂一震,猛然斬出幾十下。

幾十道刀光暴斬而出,斬向陸鳴的拳頭。

但是,陸鳴拳頭轟過,老者斬出的刀光,寸寸炸裂,可怕的拳勁碾壓而過,與老者的手掌碰撞在一起。

老者身體一顫,如觸電一般,然後向後狂退,一直退出了戰台,撞在了戰台邊緣的光幕上,臉色發白。

“好強!”

現場,許多人心裡都是一震,不由重新審視陸鳴。

之前,他們看陸鳴這麼年輕,覺得即便是天才,也不會強的離譜,能有大帝戰力,都已經非常驚人了。

但陸鳴一出手,卻讓他們大吃一驚。

一拳,就擊敗了一尊巔峰大帝。

“這位陸鳴小兄弟,還真是不賴啊,他看起來年紀真的不大,最多修煉不過千年,居然就有如此戰力,當真驚人!”

吳太感歎。

擎蒼眼中,也滿是意外,道:“看他修煉的,應該是體修一脈,已經修煉道巔峰大帝的層次了,可以說是舉世罕見的天驕,可惜,可惜啊,他居然被關押到萬世牢籠這裡!”

擎蒼歎氣。

吳太也是如此。

這麼年輕,就有這樣的戰力,若是有足夠的時間,肯定能成為一尊恐怖的強者,可惜,被異族抓來這裡,等於斷絕了希望。

“小兄弟戰力驚人,老朽不敵,佩服,佩服!”

戰台上,那個老者抱拳道,眼神中滿是敬佩。

“前輩客氣!”

陸鳴客氣道。

“多勒,我實在不敵,可以下去了吧!”

老者看向多勒。

“廢物,滾吧!”

多勒隨意揮揮手,老者走下了戰台。

“實力果然不錯,敖敬,你上!”

多勒看向一個穿著銀色鎖鍊甲胄的中年道。

“我?”

那人一愣。

他可是天帝境的修為,多勒居然叫他上去與一個大帝對戰?

“多勒,你過了,陸鳴隻是大帝,你叫他和敖敬戰,根本冇有意義!”

擎蒼叫了起來。

“我行事,何時輪到你插嘴了?擎蒼,記住你現在的身份,你不過是階下囚而已,不要還把自己當成十強戰獸!”

多勒冷冷的掃了擎蒼一眼,然後又看向敖敬,道:“上去一戰,而且是全力出手!”

敖敬無奈,隻能踏上戰台,多勒一揮手,敖敬身上的甲冑飛走。

吼!

一聲龍吟響起,敖敬身上,瀰漫出強大的氣息。

敖敬,乃是一條真龍,而修為,在一星天帝。

“小兄弟,小心了!”

敖敬提醒。

“前輩,全力出手便是!”

陸鳴道,眼中露出了強烈的戰意。

這是他第一次,要對戰一尊天帝。

天帝,比大帝,強太多了,從來冇有大帝,能與天帝一戰的。

強如異族第一王子,號稱異族古老最強天驕,戰力驚天,恐怕麵對最弱的一星天帝,恐怕也不是對手。

陸鳴很期待,他全力爆發,能與一尊一星天帝,大戰到什麼地步。

而且,他現在雖然掌控了八十一種法則,但八十一種法則的運用,卻不是很圓滿。

至少,他無法將所有法則交織在一起,形成神通之術。

做不到圓潤如一。

這一切,單靠自己慢慢苦修領悟,很難,但是在激烈的大戰中,往往能有大收穫。

所以,陸鳴很期待,戰意也很強。

嗡!嗡!...

陸鳴身上,浮現出一種種光芒,那是法則之光。

“那是...法則!”

戰台下,擎蒼大吃一驚。

他冇想到,陸鳴居然還修煉了法則。

“等等,好多種,不對,不對,好幾種最強法則,怎麼回事?我的天,還在增加...”

擎蒼的眼睛,一下子就瞪的滾圓了。

因為陸鳴身上的法則,不斷的閃現而出。

十幾種,二十幾種,五十種...

而最強法則,也在不斷增加。

擎蒼眼睛越瞪越大,最後完全變成了一幅癡呆狀。

擎蒼,修煉的不是法則體係,而是太古妖道。

但是,遠古時代,法則體係稱霸天界,鼎盛無比,他自然非常瞭解。

此刻,看到陸鳴身上的法則,他真的傻了。

不僅是他,戰台四周,但凡對法則體繫有所瞭解的,也傻了。

刹那之間,陸鳴八十一種法則,全部浮現而出,形成一件戰衣,覆蓋全身。

陸鳴將實力爆發到極致。

“前輩,請!”

陸鳴一伸手,提醒敖敬。

“小兄弟,厲害啊!”

敖敬眼中,也帶著驚歎,身上的氣息,也提升到極致。

轟!轟!

兩人同時動了,撲向了對方,攻出可怕的一招,一聲劇烈的轟鳴,兩人硬碰了一招,隨後,兩道身形皆向後而退。

不同的是,敖敬隻後腿了三步,而陸鳴,則後退了十五步。

“好驚人的力量!”

陸鳴暗暗心驚。

敖敬修煉的,也非法則體係,而是太古妖道。

太古妖道,修煉肉身與妖力。

妖軀與妖力結合,威力極強強大。

剛纔對了一招,敖敬的力量,完全在陸鳴之上。

他卻不知,其他人更驚。

“擋住了,一尊大帝,居然正麵與天帝交鋒,不可思議啊!”

“敖敬並未留手,的確不可思議,堪稱曠世妖孽!”

“可惜,卻被關押到萬世牢籠!”

很多人歎息,為陸鳴可惜。

“再來!”

陸鳴大喝,此刻,他的戰意越來越強。

轟!

他又向著敖敬衝去,將力量提升到極致,與敖敬大戰。

敖敬也不甘示弱,殺向陸鳴。

碰!碰!...

兩人展開激烈廝殺,大戰到白熱化。

想和更多誌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萬道龍皇》,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