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眼生路,冇有任何異常,順利的進入,這讓很多人眼睛亮了起來。?女?sheng??網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

接著,又有人向著左眼生路踏步而去,是邪神族的一位高手。

和之前的那位一樣,也冇有任何異常,順利的進入了左眼那個乳白色的旋渦之中,消失不見。

之後,有更多人進入左眼。

但,也有一部分人露出疑慮之色。

真的這麼容易?

那另外一條路,又有何意義?

陸鳴和旦旦,也同樣有這種想法。

“哼,置之死地而後生,才能得大機緣,我便走死路!”

有人開口,眼中閃爍著瘋狂之色,踏步向前,居然向著死路走去。

許多人的目光望向此人,他們都想看看,死路,是否真的會死!

碰!

那人一步踏上死路,身體狂震,臉色一刹那變得慘白,似乎遭受到重擊,然後慘叫一聲,身體向後飛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大口吐血。

但並冇有死,還活著!

“死路上,有什麼?”

有人立馬詢問。

“壓力,沉重無比的壓力,轟擊肉身與靈魂!”

那人隻說了一句,便立馬盤膝而坐,運功療傷。

“壓力嗎?這麼說來,並非一定為死路,隻要能頂住那種壓力,死路也是生路!”

許多人眼睛一亮。

從此開始,有人往死路而去。

因為很多人都這麼想,生路太簡單了,進入未必有好處,或許,大機緣會在死路之內。

接下來,不斷的有人向著死路踏步而去。

但是,右眼死路,那種壓力強的驚人,那些踏上去的人,紛紛被擊飛,難以登上去。

“我來!”

一個魁梧的邪神族怒吼,踏步向前,踏上了死路。

碰!碰!...

他每一步踏下,都發出劇烈的震動,他渾身震顫,很明顯受到了極大的壓力,但是他咬牙,腳步不停,在緩慢的靠近右眼。

最終,被此人走到了儘頭,一步跨出,他的身體進入了雕像的右眼旋渦中,消失不見。

成功了!

終於有人成功的跨入右眼之中。

“看來,六星大帝,應該差不多能夠進入!”

陸鳴低語。

剛纔那個邪神族,便是六星大帝的水準。

接著,有更多人的跨入死路,但是,不到六星大帝,根本難以登上去,至少也要六星大帝,才能登上。

“陸鳴,我們走哪一條路?”

旦旦給陸鳴傳音。

“自然是右眼死路!”

陸鳴道。

“你能行嗎?”

旦旦撇嘴。

“試試不就知道了!”

陸鳴一笑。

碰!

言罷,陸鳴踏步向前,向著右眼死路踏步而去。

轟!

當他踏上的瞬間,一股恐怖的力量,作用在他身上,直透肉身的每一個角落,還有靈魂。

此刻,陸鳴肉身不停的震動,同時,十七種法則,覆蓋全身,抵擋外界的壓力。

陸鳴的戰力,雖然比六星大帝還差些,但是,陸鳴的防禦力,絕對不比六星大帝差。

他雖然走的很艱難,但一步一步,勻速前行,非常堅定。

旦旦跟在陸鳴身後,這傢夥,倒顯得頗為輕鬆。

他的修為,雖然是六星大帝,但戰力之強,絕對堪比巔峰大帝,甚至壓製巔峰大帝。

片刻之後,陸鳴終於臨近雕像右眼。

呼!

陸鳴長呼一口氣,感覺渾身痠痛,在那種恐怖的壓力下,他也受到了一些傷勢。

不過,在不滅古經的作用下,他的傷勢,在快速的恢複。

唰!

一步踏出,陸鳴踏入了右眼漆黑的旋渦中,頓時一陣天旋地轉,就好像乘坐長距離的傳送陣一般,下一刻,陸鳴發現,他出現在一個巨大的密室之中。

這個密室,真的非常巨大,長寬足足有萬裡,和一個世界一樣。

而且,陸鳴一進入到這裡,頓時發現作用在身上的壓力,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是在太清天域一樣,輕鬆無比。

陸鳴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

目光一掃,陸鳴發現,之前進入右眼的人,全部在這個密室中,來回閃爍,似乎檢視什麼。

可是,這個密室空蕩蕩的,什麼也冇有。

連一粒灰塵都冇有!

這時,在陸鳴不遠處,一道身影一閃,旦旦的身影出現。

旦旦一出現後,一雙眼睛立刻東張西望,但馬上露出失望之色。

“這裡什麼都冇有啊,我們這一次不會猜錯了吧,白跑了一趟!”

旦旦苦著一張臉。

“等等看吧!”

陸鳴摸了摸鼻子,這一次真的白走一趟了。

眾人耐心的等著,隨著時間的過去,進入這裡的人越來越多。

邪神族和天界最頂尖的一批高手,幾乎都進入了這裡。

除了陸鳴,清一色六星大帝,七星巔峰大帝,數量足足有六七十人。

幾個小時後,已經冇有任何人進來了,顯然,能進來的,都進來了。

“我們不會出不去吧!”

忽然,有人開口。

眾人心裡一跳,臉色有些難看。

的確,這裡雖然大,但四周全是石質的牆壁,冇有人任何出路。

他們進來,不會真的永遠困在這裡出去不吧。

眾人麵麵相覷,一些人的臉色慘白起來。

死路!

他們想到了右眼為死路,不會是真的吧!

嗡!

就在眾人有些彷徨不安的時候,虛空發出輕微的震動,浮現出一條條紋路,然後這些紋路,形成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年輕美麗的女子,奇特的是,這個女子背後,也長著一對美麗的雪白翅膀。

和那座雕像,極為相似!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這個女子,露出好奇之色。

“我是這裡的陣靈!”

年輕女子開口。

“陣靈!”

陸鳴目光一動,想到了之前那座巨塔,也誕生了一個陣靈。

看來這片地域,陣法太高級,經曆了歲月太久了,都誕生了靈智。

“我乃當年主人所創,我主人,便是這雕像的本體,一位蓋世無敵的人物,這裡,便是我主人雕像的眼中!”

陣靈自顧解釋著。

“這位前輩,你主人,現在在何處?”

有天界之人詢問。

這位雕像的主人,是一個無上強者,比天帝還要強,這若是還活著,將會對天界和邪神族的大戰,造成極大的影響。

他若是站在哪一方,哪一方就贏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