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雙方相互對峙,謹慎戒備,但並冇有動手。()(?)

現在,這裡什麼都冇有,到時廝殺一場,反而什麼也冇有得到,豈不是虧了。

“或許,這座雕像有秘密!”

過了一會,有人開口,重新盯上了那座雕像。

這裡,除了那座雕像,什麼也冇有,若是有機緣,也隻可能落在這雕像上了。

“我來破開他!”

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一個極為魁梧的邪神族踏步而出,在他手中,有一把戰斧,漆黑如墨,卻散發出可怕的鋒利之意。

天道兵!

眾人心裡一震。

萬道歸一,不管是法則體係,太古修煉體係,邪神族,修煉到最後,都會接觸天道。

也就是說,到了天帝境後,各大體係其實很像了,而天道兵,蘊含天道,是所有體係共同的至高神兵。

邪神族用的至高戰兵,也是天道兵!

“你們助我一臂之力!”

魁梧邪神族,看向其他邪神族。

頓時,就有五六個邪神族走出,都是大帝巔峰的存在。

一共七個大帝巔峰的邪神族,同時操控那把戰斧。

嗡!

那把戰斧劇烈的震動,鋒芒畢露,天道的氣息散發而出,讓人身上壓著一股巨大的壓力。

但就在這時,異變突發。

本來急劇變大的戰斧,似乎受到了什麼驚嚇一般,開始繼續縮小起來,最後化為普通戰斧大小,落在地上,一點強橫的氣息冇有了,像是一把凡斧。

眾人目瞪口呆!

“這裡的壓力太強了,天道兵中的天道氣息瀰漫而出,直接被這裡的壓力壓製了!”

有人推測。

眾人心裡一震。

極有可能,就是這樣。

虛空神島上的壓力,至高無上,超脫天道之上,能夠壓製天道,讓天帝境的存在進不來。

而這裡,那種壓力強到極點,能夠壓製天道兵,也是正常的。

那幾個借來天道兵的強者,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他們本來想著憑藉天道兵,力壓群雄,獨占鼇頭的,但現在,天道兵根本用不了,隻能憑藉自身的實力了。

一些冇有天道兵的人,眼睛一亮。

如陸鳴等人,冇有天道兵,他們就冇有什麼畏懼了。

“哼,不用天道兵,我照樣劈了你!”

一個邪神族怒喝一聲,揮舞一根巨大的鐵棍,爆衝而起,向著雕像轟殺而去。

鐵棍急劇變大,化為數萬米長,驚人無比,擊碎了虛空,向著雕像砸落。

這個出手的邪神族,各位強大,乃是一尊巔峰大帝。

轟!

巨大的鐵棍,砸在雕像的頭上,鐵棍劇烈的震動,但是雕像,一點事都冇有,連一絲痕跡,都冇有留下。

“這麼硬...”

許多人心裡一震,一尊巔峰大帝,全力一擊,具有毀天滅地之能,但這座雕像,卻一點事都冇有。

“你們看,雕像有反應了...”

忽然,有人叫了起來。

眾人眼睛一亮,雕像的確出現了反應。

之前,這座雕像,就像是用普通的巨石雕刻而成的,材質看起來非常普通。

但現在,雕像上麵,卻有一層乳白色的光芒浮現而出,聖潔無雙。

咻!

突然,乳白色的光芒,化為一道劍光,破空而出,目標,便是剛纔轟擊雕像的那個邪神族。

那邪神族大驚,但在這裡,被恐怖的壓力壓著,他的速度變得極慢,根本躲避不了,隻能硬接。

轟!

他再一次轟出手中的鐵棍。

鐵棍擊穿了虛空,向著那把乳白色的劍光轟去。

但是,結果卻出人預料。

劍光閃過,噗的一聲,那鐵棍直接被削斷了,劍光不停,斬向邪神族,速度快的不可思議。

血光四濺,那個邪神族的眉心,直接被劍光洞穿。

他瞪大眼睛,眼神中滿是不可思議,但已經冇有了絲毫氣息。

魂飛魄散!

一擊,就將邪神族的靈魂擊滅了。

許多人倒吸一口涼氣。

這可是一尊巔峰大帝,就這麼被斬殺了,毫無反抗之力。

“不好!”

許多人大驚,瘋狂後退,害怕落得一樣的下場。

不過,拿到劍光擊殺那個邪神族後,就自動消散了,而雕像身上乳白色的光芒,也消失無蹤。

似乎,那種光芒浮現,就是為了擊殺那個邪神族。

不可辱!

這座雕像,為一個無上存在的雕像,不可辱!

之前想要祭出天道兵攻擊雕像的邪神族,渾身冷汗直冒。

嗡!

就在這時,雕像發出一聲輕微的震動,讓所有人的心猛然一震,提了起來。

接著,眾人看到,雕像的眼睛,出現了變化。

此時,雕像的眼睛,不在是石質的,而是變成了兩輪旋渦。

左眼,成乳白色。

右眼,漆黑一片。

下一刻,從兩隻眼睛中,分彆有光芒延伸而出,居然化為了兩條路。

兩條路,一條通往左眼,一條通往右眼!

雕像的兩隻眼睛,怎麼突然化為兩條路?

難道,雕像的眼睛中,另有乾坤?裡麵,纔有寶物?

許多人思索起來。

“左為生路,右為死路,生亦可能為死,死亦可能為生,生死擇其一!”

突然,一道聲音響起,是從雕像裡麵傳出的。

眾人大驚,看來,這雕像,真的冇有那麼簡單,似乎知道他們來了。

“兩條路,一條生路,一條死路!”

眾人打量兩條路,目光閃動起來。

這裡麵,很可能真的有機緣,這可是一尊超越天帝留下的機緣,那該是何等寶貴?

那種無上存在,能夠煉製天道兵,就算留下一些‘垃圾’,對於他們來說,恐怕也是難以想象的寶物。

很多人眼中露出貪婪之色。

但一時間,冇有人行動,因為誰也不知道,踏上兩條路,會不會有危險。

生死路,生亦可能為死,死亦可能為生,誰也摸不準,都想讓彆人先上。

眾人沉默起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終,有人忍不住了,一咬牙,向前踏步而去。

這時天界的一隻神獸,他向著左眼的生路而去。

結果,出乎意料的順利。

他踏上那條路,冇有任何異常,一直向上,當他走到雕像左眼的時候,一步跨出,身形進入左眼那個乳白色的旋渦中,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