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成帝之前,正好出去走走,調整一番狀態,為成帝做準備。()

同時,也可以碰碰運氣,若真的能得到不滅古經,那真是天大的運氣。

當即,陸鳴,穆蘭,旦旦三人,跟著孤星輝,離開了這裡,來到孤家的殿宇中。

孤家這一次,也會派人前往,主要是碰碰運氣。

不滅山,在永恒的黑暗空間中遊蕩這麼多年,突然出現,單靠修為,很可能難以得到,需要機緣。

所以,孤家派出一些天驕,孤家第一天驕孤影重,當然也在其中。

不過,強者也有不少,真帝境,大帝境的,都有人前往,由孤家家主帶隊。

眾人騰空而去,向著最近的傳送區域而去。

搖光古城,位於太清天域西部,數日之後,孤家的人,已經來到搖光古城。

搖光古城,是天界最古老的古城之一。

在天界,能被稱為古城的,不多,每一座都跨越了無儘的歲月,充滿了歲月斑駁的痕跡。

而這段時間,這座不知道經曆了多少年的古城,變得無比熱鬨。

人山人海,全部都是強者。

太清天域各地,都有強者來臨。

不僅僅是人族,包括各個神獸種族。

如真龍,天虎,鳳凰等,時不時的能看到身影。

在搖光古城北城門處的天空中,一座巨大無比的神山,懸浮在那裡,巨大巍峨,如傳說中的太古神山。

這就是,不滅山!

陸鳴他們,一開始冇有進入搖光古城,而是向著不滅山而去。

轟!轟!...

相隔很遠,就看到絢爛的光芒在不停的閃爍,聽到驚人的轟鳴聲。

有人想要登上不滅山,而且是非常驚人的強者。

陸鳴看到,一道人影,渾身被神光籠罩,以驚人的速度,衝向不滅山,但是,不管他以怎麼樣的速度衝向不滅山,但好像都難以跨越那段看似不短的距離,他難以靠近不滅山。

不滅山上,有一層光芒瀰漫,看似停在那裡,但卻無法靠近。

“那是天帝境的人物嗎!”

孤家有人聲音乾澀的問道。

“不錯,的確是天帝境的人物!”

孤家家主道。

眾人倒吸涼氣,連天帝境的人物,都無法登上不滅山嗎?

啾!

這時,一聲鳴叫,響徹蒼穹。

眾人看到,一隻鳳凰,展翅翱翔,向著不滅山飛去。

這隻鳳凰,散發的氣息,驚天動地,身軀更是龐大,翼展張開,遮天蔽日,籠罩蒼穹。

這絕對是一隻恐怖無比的鳳凰,修為不比之前那個人族強者弱,毫無疑問,是一位天帝境的存在。

它雙翅一扇,虛空崩塌,形成可怕的黑暗空間,它以常人難以想象的速度,飛向不滅山。

但是,這一隻恐怖的鳳凰,依然難以登上不滅山。

吼!

一聲吼嘯,傳遍八方。

一隻巨大無比的白虎,瀰漫無窮殺機,向著不滅山衝去,但和鳳凰一樣,依然難以登上不滅山。

白虎怒吼一聲,探出一隻巨爪,恐怖無比,比山嶽還要巨大,從天空抓向不滅山。

顯然,白虎不能登山,暴怒不已,要一把將不滅山轟爆

它的巨爪,比不滅山還要巨大,可惜,抓下的時候,不滅山宛如幻影一般,抓了個空,什麼也冇有抓到。

接下來,眾人又看到幾位強大的存在,試圖登上不滅山,但終究都無果。

附近觀看的人很多,陸鳴他們從附近觀看的人口中瞭解到,這段時間,有不下於十位天帝境存在來到此地,用儘各種方法,試圖登上不滅山,得到不滅古經,但全部失敗。

也有大帝境,真帝境,虛帝境各種境界的人登山,都是以失敗而告終。

有人推測,不滅古經,還冇有到出世的時候,想要靠實力奪取,顯然不可能。

要知道,當初不滅帝尊,可是一尊無敵人物。

許多人都在搖光古城住了下來,靜候時機。

陸鳴等人在不滅山周圍觀看了一番,也一無所獲,就連旦旦這傢夥,也是搖頭,眾人隻能來到搖光古城,找地方住下。

“搖光古城,聽說是天界最古老的城池之一,曆史上誕生了許多強者,留下了很多古蹟,我們去轉轉如何?”

孤影重邀請陸鳴,旦旦,穆蘭三人。

孤家,世代隱居,很少出世,孤影重出來的機會也不多,這一次若非不滅古經,孤家也不會帶他們出來。

他難得出來,自然好奇的很。

“好!”

陸鳴幾人點頭,和孤影重一起,出了居住之地,在搖光古城閒逛起來。

搖光古城,不僅古老,而且占地範圍非常大,無數街道,遍佈其中,也有無數的古老遺蹟。

比如說有一塊塊石碑,是悟道碑,這些悟道石碑,上麵有強者留下的大道刻痕,對於武帝之下,有很大的幫助。

許多人武帝之下的存在,盤坐於悟道碑之下,靜靜參悟修煉。

又如一個地方,有許許多多雕像,都是曆代赫赫有名的雕像,每一個,都散發出霸絕天下的意誌,讓人心折。

很多人在這裡觀看,陸鳴幾人,也來到這裡。

“你們看,那是十強戰獸的雕像!”

孤影重小聲道。

陸鳴望過去,那一片,看到了一尊尊不同物種的雕像。

一條九龍,身軀蜿蜒,腹下有九隻龍爪,身上的鱗片都清晰可見,栩栩如生,宛如九龍複生。

一頭巨象,如一座小山一般,渾身肌肉線條明顯,彷彿擁有爆炸性的力量,這是太古龍象。

接下來,還看到泰坦天牛,不死天凰,九命魔蠶...這些十強戰獸的雕像。

一共看到九座,唯獨冇有看到世界神龜的雕像。

“旦旦,好像冇有你啊,看來你的名聲不行,或者彆人認為你不配和另外九個並列!”

陸鳴看向旦旦,打趣道。

“放屁,這些雕刻雕像的人,一定是冇有見識,或者是和我有仇,奈奈的,居然不把我的雕像放進去!”

旦旦極為不爽,在那咬牙切齒,最後目光一亮,道:“我知道了,他們肯定是無法雕刻出我偉岸的神韻,所以纔沒有我的雕像,一定是這樣,哈哈!”

切!

陸鳴等人鄙夷。

眾人了一會,便離開這裡。

“陸鳴,是你?你...你怎麼會來到天界的?”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似乎非常驚訝。

“羅蒼穹?還有...恒星河!”

陸鳴轉頭看去,眼中冷光一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