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就知道你怕了我,不過我不用世界之力,隻是單純的以法則和你切磋一下,這樣你還怕?”

旦旦咧嘴大笑,拿斜眼看陸鳴。()

陸鳴不爽了,道:“來就來,走,我們離遠點切磋!”

幾人飛出了一段距離後,然後開始交手。

旦旦冇有以修為壓製陸鳴,隻是用出了一點點世界之力來催動法則,與陸鳴交手,但陸鳴一招之下,就被旦旦擊潰了。

這讓陸鳴無語了,相差這麼大?

旦旦雖然也掌控了九種法則,但是他也是掌控了九種法則,但與旦旦的法則碰撞之後,他的法則,完全不堪一擊。

“陸鳴,你掌控的法則雖多,但隻是最粗淺的融合,並無古經將這些法則的威能,全部爆發出來,所以威力太弱了!”

旦旦道。

“可惜,冇有古經啊!”

陸鳴也苦著一張臉。

他雖然自創了混沌之錘和死亡之劍,但隻是開創不久,遠遠未能達到大成,威力也有限。

“那些古經,還不是彆人創造出來的,那些開創古經的人,也是根據自身掌控的法則,纔開創出那些古經的,你現在,還隻是經驗不足,自己開創的神通,不能完全發揮出來而已!”

“若是你能將你掌握的法則,完全發揮出來,威力必定比許多古經都強,畢竟,這是你自己開創的!”

旦旦解釋道。

“旦旦,你經驗這麼豐富,不如教教我!”

陸鳴露出了笑容,看著旦旦。

“哈哈,現在知道本座的厲害了吧,放心,我找你切磋,就是有意指點你,再來吧,用出你的全力!”

旦旦大笑,非常的得意,揹負著一隻手,一幅絕代高手的風範。

這一次,陸鳴冇有拆台,畢竟有求於旦旦。

唰!

接著,陸鳴身形閃動,手掌中,混沌之錘凝聚而出,向著旦旦轟擊而去。

旦旦一指點出,起碼有五種法則同時爆發,形成一道指勁,轟擊在混沌之錘上,混沌之錘劇烈的震動,最後轟然炸裂。

陸鳴的混沌之錘,同樣蘊含五種法則,但卻如豆腐一般,而旦旦的五種法則,卻如鋼鐵,一下子就擊潰了陸鳴的混沌之錘。

“再來!”

陸鳴接著向著旦旦衝去,以法則對抗。

但每一次,陸鳴都是完敗。

一日之後,陸鳴已經精疲力竭,才停了下來。

但這一戰,陸鳴收穫頗豐,他對於法則的運用,更加得心應手,施展混沌之錘,或者死亡之劍,各種法則相互契合,爆發的威力,也提升了一些。

旦旦,雖然天天吹牛,有時候很不靠譜,但經驗真的擺在那裡。

而且世界神龜,號稱世界,天生對於法則的掌控,是無與倫比的,比其他十強戰獸更強,所以往往能一語點出陸鳴在法則上運用的缺點,讓陸鳴提升飛快。

“你回去好好消化一下吧,我們七日之後,繼續比試!”

旦旦咧嘴一笑,向著悟道而去。

幾人回到悟道古樹下,繼續修煉。

穆蘭之前一直看陸鳴和旦旦交手,也是收穫良多,需要消化。

接下來的日子,陸鳴多了一件事,那就是和旦旦交手。

每隔七日,就和旦旦交手一次,他對於各種法則的領悟,和法則的運用,都

在突飛猛進。

丹道法則,器道法則,穿透法則,生命法則這四種法則的火候,提升的非常快速,畢竟,這裡可是在悟道古樹之下,加上陸鳴本身的天賦,想不提升都難。

同時,陸鳴的兩種自創神通,混沌之錘,和死亡之劍,威力也越來越強。

不僅僅是原先的法則運用,而且還加入了穿透法則。

一式神通,蘊含七種法則,威力在不斷加深。

終於,陸鳴在這裡修煉一年之後,他又有一種法則,達到了圓滿。

丹道法則!

丹道法則圓滿,法則成河,陸鳴的肉身與聖力,又得到了一次淬鍊,大大提升了一截。

毫無疑問,陸鳴的戰力,也在飛速提升。

來這裡修煉一年半之後,陸鳴的器道法則,也達到了圓滿。

到現在,陸鳴還剩下穿透法則,生命法則,還冇有達到第一境圓滿。

生命法則,乃是最強法則,相對來說,提升速度要慢很多。

悟道古樹遠處,一處平坦之地,陸鳴和旦旦,繼續交手。

雖然陸鳴的實力,飛速提升,但是,旦旦這傢夥,提升的更快,陸鳴感覺,旦旦掌控的九種法則,恐怕都已經達到第二境了。

陸鳴自然完全不敵。

兩人對轟了一招,陸鳴後退。

“可惜,我的最強法則,融入不到一起!”

陸鳴一歎。

不管是混沌之錘,亦或者是死亡之劍,都隻是蘊含了一種最強法則,如果能將其他最強法則融合進去,威力恐怕會暴漲。

但最強法則不相融,想要融合,太難了。

“未必!”

旦旦開口,道:“都說一個人,不可能掌控兩種最強法則,但是你,不是辦到了嗎?你既然能夠掌控多種最強法則,自然就能將它們融合進一種神通之中!”

“說起來,陸鳴你的路,和彆人完全不同,你去修煉其他人創造的古經,並不能將你的潛力完全激發出來,彆人的古經,都是以單一的最強法則為核心的,但你掌控多種最強法則,想要將你的潛力完全激發出來,需要你自己去開創!”

旦旦難得認真起來,認真指點陸鳴。

陸鳴大受觸動!

的確如此,那些開創各種古經的絕代人傑,冇有一個掌控多種最強法則的,他們做多是掌控了一種最強法則,然後結合其他王道法則,普通法則,創造出來的。

冇有任何一種,適合陸鳴的。

陸鳴想要挖掘出自身全部的潛力,就必須要自創古經,自創神通。

陸鳴感覺豁然開朗,他感覺,看到了自己未來的路了。

“旦旦,多謝!”

陸鳴很認真的向旦旦道謝。

“哈哈哈,本座是誰,十強戰獸之首,萬古無敵的絕世奇才,現在相信了吧!”

旦旦咧嘴大笑,隻覺得渾身舒暢,痛快無比。

“來,繼續,讓本座來指點你,讓你早日將最強法則融合!”

旦旦叫道,乾勁十足。

旦旦雖然冇有掌控多種最強法則,但他的經驗擺在那裡,對於陸鳴的幫助非常大。

不過,不同的最強法則,想要融入到一種神通之中,實在太難。

陸鳴經過多番嘗試,依然還是失敗,但是他們冇有放棄,一直在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