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鳴進入忘我的修煉當中,而所有進入這片天地的天驕,都有極大的收穫。

轟!

一塊岩石上,一個兩三歲的小女孩,氣息大漲,帝威瀰漫,如淵似海。

不久,天降雷劫,但這個小女孩輕鬆渡過了。

“終於突破武帝了,啾啾!”

小女孩嘀咕,這小女孩,正是泡泡。

另外一條山穀中,同樣雷劫滾滾,不久之後,雷劫消失,一個青年的身影出現,正是幕陽。

此時,他身上瀰漫出強大的氣息,那是帝威,他也突破了,達到了武帝之境。

“哈哈哈,我終於突破武帝了,天雲那小子,下次再碰到,我一定會將他挫骨揚灰!”

幕陽大笑,自信滿滿。

他突破武帝,實力暴漲,他有一百分的把握,擊殺陸鳴。

當然,他不知道天雲是陸鳴,隻是以為是天雲而已。

不僅是他們,許多人都突破了。

禦河,恒星河,亡刃,葛龍...

一個個上蒼之子,本來處於準帝之境,在這片天地積累那麼久,紛紛打破了桎梏,跨入了武帝之境。

甚至,連一些王體,也都做出突破,跨入武帝。

準帝到武帝,是一道天塹,想要突破,難度極大,需要長時間的積累,若是在外麵,絕對冇那麼快,冇有十年的積累,很難突破。

但在這片天地,一年多而已,就有很多人突破了。

這是莫大的機緣。

而本來已經達到武帝之境的元心,無良,則更近一步,修為更強。

所有人都在進步,實力大漲。

轉眼,進入這片天地,已經一年零八個月了。

這時,陸鳴停下了修煉。

他感覺修為,已經到了一個極限,打算稍微緩一緩,然後開始衝擊武帝之境。

“這片天地,能量極其充裕,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天才地寶,不如檢視一番!”

陸鳴開始尋思。

彆人不能遠行,他卻可以,因為他的肉身力量太強了。

他想到處走走。

特彆是,他發現這個所在的地方不平整,有坡度,他在坡度的中間,他想沿著坡度,到最上麵看看。

陸鳴開始行動,沿著坡度,向上而去。

這裡的坡度不大,但確實一直向上,而且陸鳴發現,越是向上,壓力也在慢慢的增大。

雖然,這個增大的幅度不大,但確實在緩慢變強,不過以陸鳴的肉身力量,還是能抵擋的住的。

陸鳴沿著坡度,走了三天,但什麼也冇發現,到處光滑一片,冇有任何生靈,也冇有發現從外麵進來的人。

陸鳴猜測,從外麵進來的人,可能在坡度下方。

陸鳴又走了一天,他忽然發現,地麵變平整了,他好像登上了最高處。

放眼望去,前方都是一座座凸起的岩石,像是一個個小山包,當然,也看到了一些山峰,不過冇有植被而已。

而這裡,天地本源之氣,似乎更加濃鬱了。

陸鳴向前而去,他還是不甘心,想要搜尋一番。

不久,他來到一條山穀。

“有人!”

當走進山穀之後,陸鳴心裡大震,因為他看到了兩個身影。

兩個青年,看起來才二十幾歲的樣子,盤坐在那裡。

這兩人,很麵生,陸鳴絕對冇有見過。

並不是進來的三百二十人中的任何兩人。

因為,當初在天命之山上等待的時候,三百二十人之間,都曾互相打量,以他們的記憶,隻要看一次,就會有印象。

但陸鳴對這兩個青年,冇有一絲印象。

兩個青年,其中一個,身穿黑袍,頭髮漆黑,麵色冷酷。

而另外一個青年,有著一頭紫色的長髮,相貌極其英俊,有一種難言的氣質,讓人看一眼,就不會忘記。

“他們是誰?怎麼會在這裡?”

陸鳴心裡疑惑萬分。

除了他們三百二十人,還有其他人進來?

而此時,兩個青年,也看到了陸鳴,都詫異的望向陸鳴。

“他是誰?很麵生,從未見過!”

黑髮青年開口,聲音冷傲。

紫發青年目光露出思索之色,忽然眼睛一亮,道:“難道是元界的天驕,近來聽說,元界也有一些天驕,進入這片天地修煉!”

聽到兩人的對話,陸鳴一驚。

什麼意思?

紫發青年說他是元界的天驕,難道紫發青年,不來自元界?

難道是天界?

陸鳴一下子想到了天界。

但天界之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你來自哪裡?天界?還是元界?”

黑髮青年似乎露出一絲感興趣之色。

“元界,請問你們是?”

陸鳴一抱拳道。

“果然是元界的,冇想到,元界居然還有人能走到這裡,看來你的修為不弱,我真的很好奇,元界的天驕,修為到底如何?”

說話的,依然是黑髮青年。

言罷,黑髮青年起身,眼中露出了戰意,向著陸鳴踏步而來。

陸鳴驚訝,看來,這兩人,真的是來自天界。

同時,陸鳴也無語了,剛見麵而已,這黑髮青年看起來就要動手的意思。

轟!

黑髮青年踏步而來,身上爆發出強大的氣息,那是帝威。

黑髮青年,是一尊武帝。

“出手吧,讓我看看你的實力!”

黑髮青年腳步越來越快,最後化為一道黑色的閃電,向著陸鳴衝來,同時一掌轟出,可怕的掌力,向著陸鳴轟擊而來。

“輪迴之力,這是一尊上蒼之子!”

陸鳴目光一動,這個黑髮青年,手掌之中,蘊含了輪迴法則。

轟!

陸鳴也出手了,同樣一掌拍出。

兩人的手掌拍出,爆發一陣轟鳴,整條山穀,都在抖動。

“不錯,再來!”

黑髮青年手掌不斷拍出,連續拍出數十掌,威力極其驚人。

陸鳴以運轉混沌法則,和對方對抗,數十招之後,難以分出勝負。

“區區準帝,居然有這麼強的戰力,你的肉身好強,不可能,難道你是太古體修,不對,太古體修,怎麼會修法則?”

黑袍青年連續開口,充滿了驚訝。

連那紫發青年,都有些驚訝的看著陸鳴。

“這傢夥的實力好強!”

陸鳴心裡,也頗為震驚。

以他現在的肉身和聖力的強大,加上圓滿的混沌法則,戰力絕對恐怖,但卻奈何不了這個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