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穹深處,居然出現一條路,延伸下來,讓人瞠目結舌。

這條路,從何處而來,又或者說,通往哪裡?

所謂的機緣,和這條路有關嗎?

眾人細細望去,發現這條路有儘頭,在路的儘頭,有一扇光門,不知光門,通往何方?

“諸位,現在,告訴你們,機緣是什麼吧?”

這是,高空中,一個白髮老者踏步而出,這顯然是一個大帝,而且還是一個非常強的大帝。

“這條路的儘頭,通往一角世界,為什麼說是一角世界,因為,那一角世界,是元界初開的時候,脫離出去的,至今還保留元界初開時的景象!”

“那裡,法則清晰無比,先天本源之氣濃鬱,不管是修煉法則體係,還是修煉太古體係,在那裡修煉,速度都會快的驚人!”

白髮大帝開口。

現場,一片喧嘩。

居然是元界初開時的一角世界,還保留著元界初開時的風貌,那對於修煉來說,絕對是無法想象的機緣。

機遇,真的是大機遇。

無數人眼神火熱,就連那些武帝,也同樣如此。

修煉到武帝之境,要演化小世界。

那進入一角元界初開的世界中,對於演化小世界,絕對有極大的提升和促進。

難怪說,進入的人,有極大的可能,會突破武帝之境。

“這一角世界,乃是一個大能人物從虛無空間中得到,這一次,用來獎勵通過篩選的天驕!”

“不過,這一角世界,畢竟不大,而且經過太久的歲月了,對於武帝之下,或者低階虛帝來說,作用很大,修為再高的話,進入作用就不大了!”

白髮老者再一次解釋,讓很多武帝強者歎息。

“你們進去吧,你們在裡麵,隻有兩年的時間,兩年後,那一位大能者,會將你們送出來,你們在裡麵能有多大的收穫,就看你們自己了!”

“兩年後,十地會戰,才真正開始!”

白髮大帝宣佈。

兩年,他們有兩年時間。

陸鳴目光明亮,這兩年時間,一定要好好把握。

“現在,出發吧,沿著這條古路,踏上去!”

白髮大帝道。

唰!唰!...

白髮大帝話音落下,就有一道道身影,踏入古路之上,然後沿著古路,向上而去。

“我們也走!”

秋月,陸香香等人,也踏上了古路。

還有恒星河,元心,幕陽等人,一一踏上了古路,向著蒼穹深處而出。

最前麵的人,已經走到了儘頭,跨入光門之中,消失不見。

四周,無數人羨慕無比。

特彆是那些青年天驕,眼神更是火熱,但又無奈。

這是一次天大的機緣,他們知道,這一批三百二十人進去,兩年之後,肯定會更強。

他們與這些人的差距,將會進一步拉大。

強者亙強!

但是,冇有人敢混進去,這裡有那麼多大帝在此,誰要是以為能混進去,那真的是做夢。

陸鳴也踏上了古路,一步一步向上。

很快,陸鳴就走到了古路的儘頭,來到那扇光門處,冇有猶豫,陸鳴一步跨了進去。

很快,三百二十名天驕,都踏入了光門之中,消失不見。

而這時,那條古路,開始收回,冇入到光門之中,接著,光門也消失在空中。

“前輩,不知道是哪一位大能人物,得到這一角世界!”

有人詢問。

有大勢力的強者尋思,若是事後,能夠去拜會這位大能人物,讓他們勢力的一些後輩進入修煉,那好處得有多大。

“來自天界!”

白髮大帝道。

眾人閉嘴了,居然是天界的大能。

同時,眾人心裡暗驚,難道這一次十地會戰,有天界的大能在關注?

“諸位,兩年之後再來吧!”

白髮大帝道,隨後一步跨出,離開了這裡。

“兩年之後,到底誰主沉浮?”

有人輕語。

他們期待無比。

接著,眾人都散去了,天命之山附近,恢複了寧靜。

陸鳴跨入光門後,天地一陣旋轉,下一刻,他發現他出現在一片凸起的岩石上。

“好強的壓力!”

一出現,陸鳴就感覺四麵八方,有無窮壓力,向著他壓來。

彷彿時時刻刻,都有幾百座大山,壓在他身上。

碰!

陸鳴嘗試跨出一步,大地轟鳴,陸鳴的身體,沉重如山。

“這裡就是元界初開的一角世界嗎?”

陸鳴低語,四處打量。

映入眼簾的,是一望無際的岩石。

到處都是岩石,土地,光禿禿的,冇有一點植被,也冇有任何的生靈。

一股洪荒,古老的氣息,撲滅而來。

而且,陸鳴發現,這裡的先天本源之氣,濃鬱到無法想象。

一呼一吸之間,就有濃鬱的先天本源之氣,化為一道道光束,衝進他的口中。

還有,陸鳴感覺這裡,法則極其清晰,靈識散發出去,就好像身體沐浴在無儘法則之中。

陸鳴將聖力運轉到眼睛中,頓時大吃一驚。

此刻,出現在陸鳴的眼前的一切變了,天地之間,有一條條細小的絲帶遊弋著,散發出各種光芒。

就好像,萬千的細絲,組成了這個世界。

那些,都是法則絲線,法則清晰濃鬱到極點,才能形成。

“天地初開的世界,這就是天地初開的世界!”

陸鳴喃喃自語,眼中儘是驚喜。

傳說,天地初開,萬物演化,那時的修煉壞境,是最好的,法則清晰,先天本源之氣濃鬱,修煉起來,不知道要快多少。

機緣,中年大帝說的冇錯,這就是機緣。

準帝人物在這裡修煉,證道成帝的機率,絕對要大大增加。

“不過,天地初開,猶如洪荒世界,天地間的壓力,也太大了!”

陸鳴感歎。

這裡,根本不能飛行。

不要說飛行了,就算行走一段路,恐怕都會耗儘體內的聖力。

最好的辦法,就是呆在原地不動,靜靜修煉就行了。

其實,進來的人,幾乎都是這樣,一個個在原地盤膝而坐,靜靜修煉領悟。

這是難得的機緣,他們隻有兩年時間,自然要倍加珍惜。

陸鳴也在原地盤膝而坐,靈識蔓延出去,他能清晰的在天地間,捕捉到各種不同的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