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肉身重鑄了!”

陸鳴略一思考,就發現了問題,不由大喜。

他雖然不明白,他的肉身,是怎麼重鑄的,但不管怎麼樣,這是好事。

“不對,我的聖心!”

這時,陸鳴終於發現,他的聖心情況不對了。

之前是兩顆聖心,現在怎麼變成了一顆,隻不過這一顆聖心的體積更大而已。

“難道兩顆聖心,融合在一起了!”

陸鳴猜測,驚訝不已。

他從來冇有想過,以雙生禁決修煉出來的兩顆聖心,居然能夠融合在一起。

而且陸鳴發現,他不僅肉身重鑄,就連修為,都提升了,達到了至聖圓滿。

不僅如此,陸鳴還發現,兩顆聖心融合之後,他的兩種法則,也完全的融合在一起了。

之前,陣道法則和混沌法則,隻是初步融合而已,現在,完全融合了。

“兩種法則完全融合,威力絕對能大增!”

陸鳴眼中露出驚喜之色。

這一次,真是因禍得福。

不僅冇有隕落,而且修為還突破了,並且肉身的力量大增,兩種法則,也融合了。

他聽說,武帝強者,就是要走這一步的。

武帝,要領悟不同的法則,然後,還需要將不同的法則,融合在一起。

他現在,已經在做武帝做的事情了。

“蒼魔王要是知道這一切,估計要被氣死吧!”

陸鳴嘴角泛起淡淡的笑容。

隨後,他心中一動,山河圖和大衍丹爐,重新回到識海之中。

“鎮獄碑血脈,和第三血脈,依然還在!”

陸鳴感應了一下鎮獄碑血脈和第三血脈,發現依然還在,這讓他暗暗稱奇。

他一直摸不透這兩種血脈,感覺非常奇妙。

這一次,連他的肉身都毀了,重鑄之後,兩種血脈都還在,這真的很難解釋的通,極其玄妙。

不過,這對於陸鳴來說,是好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了,不過這裡的能量,非常充裕,倒可以讓天帝肉身,在這裡吸收能量!”

想到這裡,陸鳴心念一動,天帝肉身,便從山河圖中出現。

接著,陸鳴運轉功法,開始操控天帝肉身,吸收周圍的能量。

呼呼呼...

天帝肉身就像是一個黑洞一般,瘋狂的吸收外麵的能量。

岩漿中,大量的火焰能量,被天帝肉身吸收。

不久之後,以天帝肉身為中心,岩漿中的能量被吸儘,化為了岩石。

陸鳴隻能轉移地方,繼續吸收。

天帝肉身需要的能量,太多了,驚人無比。

當初,陸鳴花費了半年多的時間。

那半年多的時間,他一直和邪神族交戰,每一次斬殺邪神族後,都會把邪神族攜帶的那種晶石,給天帝肉身吸收。

那半年多,陸鳴不知道擊殺了多少的邪神族,不知道給天帝肉身吸收了多少的晶石,多少能量,最終,天帝肉身的能量,才積累到百分之十二。

而且,天帝肉身的能量,越是積累到後麵,越是難以提升,需要的能量,越是多的驚人。

就這樣,陸鳴在岩漿下方,不斷的吸收能量,大片的岩漿,化為岩石,兩日之後,天帝肉身的能量,提升到百分之八。

這還是因為,天帝肉身之前,已經儲存

了一部分能量了。

“百分之八,還不夠,起碼需要百分之十以上,這岩漿下麵,溫度越高,去下麵吸收!”

陸鳴轉過一道念頭,然後向著下麵而去。

隻要天地肉身的能量,儲存超過百分之十,陸鳴就可以操控了,那時,足以和大帝交鋒,這一次得到亙古魔棺的機率,將會大增。

還有,蒼魔王!

陸鳴眼中閃過一縷冰冷的殺機。

蒼魔王,他必殺!

陸鳴向著岩漿湖下麵衝去。

岩漿湖下麵,溫度高的驚人,就連蒼魔王都退走,可見有多麼驚人了。

即便是陸鳴現在人肉身,是以岩漿湖的能量重鑄的,也不敢下去太深,不然的話,也要化為灰燼。

陸鳴可不想再次試一下被化為灰燼的感覺。

這一次,是運氣好,肉身重鑄了,下一次,可能就冇有那麼好運了。

“就這裡了!”

下潛了一段後,陸鳴感覺到可怕的壓力,便停了下來,操控天帝肉身,開始吸收能量。

這裡的能量,果然要雄厚很多。

當附近的能量吸收完了,陸鳴又轉移的一個地方,繼續吸收。

當然,隻是水平轉移,陸鳴不敢繼續往下了。

又過去了幾天,天帝肉身中的能量暴漲,達到了驚人的百分之十六,比上一次,還多了百分之四。

“夠了!”

陸鳴露出了喜色。

百分之十六的能量,威力絕對驚人。

若是以這樣的能量再戰賀家大帝,肯定將他揍成豬頭。

陸鳴決定離開這裡,關鍵是,岩漿湖上方的能量,幾乎被陸鳴吸收完了,再往下,溫度太高,陸鳴不敢下去了。

而且,他在這裡,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了,不知道亙古大帝他們怎麼樣了?有冇有找到亙古魔棺。

陸鳴將天帝肉身,收進山河圖內,然後破開岩石,衝了上去。

一會,陸鳴就離開了岩漿湖,落在岸上。

目光一掃,冇有發現任何身影。

“看來,蒼魔王等人,都離開了,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看看地圖再說!”

陸鳴尋思,拿出那塊黑色玉符,聖力注入其中。

頓時,一塊黑色的圖案,懸浮在空中。

“有情況!”

陸鳴心中一動。

這塊黑色圖案,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漆黑,但在漆黑之中,卻有一些光點閃耀。

這代表,有人也激發了玉牌,才能看到。

其中,有一個地方,有一群光點,起碼有上百個,在閃閃發光。

而其他地方,有光點向著那一群光點移動而去。

“那麼多人,彙聚在一起,難道是亙古大帝,早召集眾人?”

陸鳴尋思。

這麼說來,亙古大帝,還冇有奪回亙古魔棺。

“走!”

陸鳴收起玉牌,然後想著城池外衝去。

路過那些建築時,依然有獸吼聲傳出,有手爪狙擊他,但陸鳴祭出鎮獄碑血脈,有驚無險的通過這片建築。

冇有過多久,陸鳴就穿過了整座古城,出了城門。

“殺!”

當陸鳴衝向那些魔靈的時候,那些魔靈,向著陸鳴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