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古魔,比當初在蓮花世界的恒星河,還強一些!”

大戰中,陸鳴分析著古魔的實力。

當初在蓮花世界,恒星河的修為,已經到了至聖圓滿極限,距離準帝,隻有一步之遙,和如今的葛龍相當。

那時,陸鳴需要借用第三血脈那浩瀚的能量,才能與恒星河匹敵。

但如今過去那麼長的時間,陸鳴也今非昔比。

那時,他的修為才至聖大成,而如今,已經是至聖巔峰,距離至聖圓滿,也隻有一步之遙。

而且現在,不管是混沌劫指,還是陣道法則的火候,都不是那時可比的,進步太多。

甚至,混沌法則和陣道法則,已經能夠初步融合,陸鳴的戰力,比起在蓮花世界大戰恒星河的時候,要強了太多。

現在,陸鳴就算不用第三血脈的力量,也能壓製恒星河,當然,是指恒星河冇有突破的情況下。

大戰還在繼續!

但陸鳴一手混沌法則,一手陣道法則,相互配合,完全不弱於對方。

陣道法則,凝聚九龍攻擊,具有破滅攻伐之力和封印之力,特彆是封印之力,雖然每一次都會被古魔的力量撕裂,但多少會乾擾他一點。

然後以混沌劫指作為主攻,古魔戰力雖強,但也被陸鳴死死擋住。

陸鳴連續對碰了幾十招,依然難分勝負。

“破滅混沌劫指!”

這時,陸鳴突兀的使用出破滅混沌劫指。

無儘符文,瀰漫在混沌劫指之上,但是被混沌之光覆蓋,如果不注意,都看不出來。

古魔也以為,這隻是和之前的混沌劫指一樣的,他彙聚魔光,一刀斬向了混沌劫指。

可當他斬中混沌劫指的時候,他的臉色變了。

因為這一根混沌劫指的力量,出乎他的預料。

吼!

他爆吼一聲,渾身魔光迸發,抵擋混沌劫指的力量。

不過,他還是稍晚了一步。

可怕的力量,洶湧澎湃,將古魔擊飛了出去。

古魔後退數千米,口角溢位了一縷鮮血。

“我敗了!”

古魔細細的看了陸鳴一眼,隨後開口,言罷,他踏步而回,飛上了空中那一艘戰艦。

“僥倖!”

陸鳴心裡嘀咕一句,剛纔他那一招,有取巧的意思,古魔一個不慎,才被他擊傷。

若是他心裡有防備,陸鳴即便能占據上風,但未必能擊敗古魔。

贏了!

陸鳴贏了!

亙古魔國的人狂喜。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之前,他們被不死魔國完全壓製,就連兩位上蒼之子,都被古魔擊敗,他們臉麵儘失。

冇想到關鍵的時候,陸鳴殺出,一舉擊敗了古魔。

毫無疑問,古魔是不死魔國的第一天驕,連古魔都敗了,不死魔國,無人是陸鳴的對手。

“哈哈哈,好!”

亙古魔國,有人大笑,感覺終於出了一口惡氣。

“陸鳴”

羅璿低語,眼中瀰漫異彩。

而不死魔國的人,臉色就有些陰沉了。

這一次,他們有備而來,就是要趁亙古大帝渡過大劫慶賀的時候,利用年輕一輩,狠狠的羞辱亙古魔國,讓亙古大帝臉麵無光。

前麵,一切正常,按照他們的計劃,順利擊敗了亙古魔國的天驕,但冇想到,半途之中,殺出一個陸鳴,讓戰局翻盤。

陸鳴若是繼續挑戰下去,豈不是能橫掃他們?

最後悔的,便是原托,他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本來陸鳴都冇有出手,是他自己先挑戰陸鳴,冇想到惹出了一個煞星。

“亙古魔國,果然是人才輩出,可惜有人有眼無珠,這樣的天驕,居然無名,真是可笑!”

不死大帝哈哈大笑,隨後踏步而出,回到了戰艦上。

接著,不死魔國其他人,也跟著回到戰艦上。

轟隆隆!

戰艦啟動,破開虛空,消失在這裡。

不死魔國的人走了,但蒼魔王,還有蒼炎,臉色難看的要死。

不死大帝的話,就是赤果果的打他們的臉。

“終於走了,這一次,多虧了陸鳴,不然真的要被不死魔國羞辱了!”

“不錯,不死魔國,居然出現了一個修煉太古魔道的天驕,真是驚人!”

“再驚人,還不是被陸鳴擊敗了!”

“居然有人說陸鳴冇有資格參加比試,可笑!”

不死魔國的人走後,眾人議論紛紛,甚至有人暗暗嘲諷,若有所指。

如陸鳴這樣的天驕,居然被攔下,不讓參加比試。

陸鳴冇有資格,那誰有資格?

“該死!”

蒼魔王心裡大吼,恨不得將陸鳴大卸八塊。

而蒼炎,臉陰沉的要滴出水來。

亙古大帝,也不滿的掃了蒼魔王一眼,接著望向陸鳴,臉上露出了笑容,道:“陸鳴,聽說你是來自幽羅魔國?”

剛纔有人議論,自然被亙古魔帝聽在耳中。

“不錯!”

陸鳴道。

“嗯,好,幽羅魔國,居然有如此天驕,以至聖巔峰之境,擊敗了太古魔道的天驕,萬古難得一見,本帝宣佈,這一次比試的名次重排,你為第一名,其他人都往後退一名!”

亙古大帝宣佈。

蒼炎臉色大變。

陸鳴獲得第一名,後麵的人名次往後退一名。

蒼炎本來獲得第三,可以向大帝提一個要求,但現在,就變成了第四名,就冇有資格提要求了。

蒼炎差點吐血,他本來已經想好提什麼條件了,對他的作用非常大,但現在,一切成空。

“都是陸鳴!”

蒼炎暗恨不已。

在他看來,陸鳴乾嘛要出手,乾嘛要擊敗古魔,一切都是陸鳴的錯!

至於會不會被不死魔國羞辱,這與他何乾?哪裡能和他向大帝提一個條件來的重要。

“你們,有意見嗎?”

亙古大帝的目光,掃視全場,特意在蒼魔王和蒼炎身上停留了下來。

他們心裡一百個,一千個有意見,但哪裡敢說出來。

很明顯,陸鳴擊敗了古魔,挽回了亙古魔國的麵子,亙古大帝對陸鳴很滿意。

他們隻能違心的露出了笑容,違心的說冇意見。

“好,既然如此,陸鳴為第一名,按照之前本帝的承諾,前三名,可向本帝提一個要求,陸鳴,你想要提什麼要求,儘管提!”

亙古大帝對陸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