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事,與大帝無關,隻是有些人認為他冇有資格而已,所以,我便冇有參加比試,故而無名!”

陸鳴回答。

他還需要向亙古大帝借用亙古魔棺呢,自然要幫亙古大帝說話。

“哦,有些人,還真是有眼無珠啊!”

不死大帝淡笑道。

蒼魔王,還有蒼炎的臉色,難看無比。

“這陸鳴,該死!”

兩人心裡怒吼,不死大帝說有眼無珠,不就是說他們嗎,但他們哪裡敢對不死大帝有敵意,隻能將一切,都怪在陸鳴身上了。

古魔,也有些詫異的打量陸鳴一番,最後搖了搖頭,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他聲音平靜,卻充滿了強大的自信。

連達到至聖圓滿極限的葛龍,都不是他的對手,陸鳴又豈能與他匹敵?

“不戰過,怎能知道?”

陸鳴跟著開口,同樣充滿了自信。

古魔詫異,陸鳴明明知道他的戰力,還那麼自信,難道真有把握。

“那便戰!”

古魔開口,身上瀰漫出驚人的氣息,一道漆黑的魔光,籠罩住他。

轟!

陸鳴率先動手了,他依然施展的是鎮獄天功。

不過這一次,鎮獄天功,有混沌法則,和混沌之光的加持。

轟!

天空震動,空間如水波一般泛起漣漪,可怕的力量,向著古魔瘋狂湧去。

古魔身體一震,魔光迸發,一拳轟出,與陸鳴碰撞在一起。

咚!

震耳欲聾的轟鳴響起,可怕的力量向著四麵八方席捲而出,有些力量落在戰台上,讓戰台都劇烈的震動起來。

碰!碰!碰!

一道身影,連續後退三步,踩的虛空不斷炸響。

是陸鳴!

這一次碰撞,陸鳴落在了下風,被擊退了,而古魔,身形未動。

“陸鳴終究不敵!”

一些人心裡一歎。

第一招,就落在下風,陸鳴終究不是古魔的對手。

“哈哈,不自量力,古魔最好下殺手,廢了他!”

蒼炎心裡大笑,希望古魔發狂,廢掉陸鳴。

“好可怕的力量!”

此刻,陸鳴心裡也有些震驚。

剛纔與古魔硬碰硬了一招,他發現,古魔不僅肉身強悍無匹,而那種魔光,威力更是大的驚人。

那種魔光,極度凝練,攻伐之力無雙,就連陸鳴的混沌法則,都要被其撕裂開。

陸鳴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驚人的力量。

“再來!”

陸鳴長嘯,將鎮獄天功運轉到極致,繼續向著古魔轟去。

古魔如一尊魔神一般,向著陸鳴殺來。

咚!咚!

兩人硬碰硬,在虛空連續碰撞,那片天空,在不斷的震動。

但陸鳴,完全落在下方,每一次碰撞,他的身形,都向後連退。

交手十幾招之後,他已經後退了幾百米。

咚!

第十五招,陸鳴直接後退了千米,感覺手掌,手臂一陣陣刺痛。

“厲害,厲害,這就是太古魔道的力量嗎?”

陸鳴驚歎。

這是一種與現在的修煉體係,迥然不同的體係,但玄妙程度,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自量力,敢挑戰太古魔道的天才,自取其辱而已!”

蒼炎不由的出言諷刺。

但當他看到亙古大帝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後,他渾身一哆嗦,差點嚇尿了,臉色慘變,再也不敢吭聲。

唰!

古魔一招擊退陸鳴後,身形不停,繼續向著陸鳴殺來。

“混沌劫指!”

此時,陸鳴冇有繼續施展鎮獄天功,而是用出了混沌劫指。

一指點出,一根巨大的混沌戒指形成,向著古魔轟去。

轟!

古魔一拳,轟擊在混沌戒指上,混沌劫指劇烈的震動,居然寸寸斷裂開來。

但這一次,古魔的攻勢,也被阻擋住了,身形一滯,停了下來。

而這時,陸鳴的左手之中,瀰漫出無儘的符文,一掌拍出,無儘符文,凝聚出一條九龍,向著古魔衝去。

“這這是陣道法則?他掌控了兩種法則!”

“怎麼會這樣,聖境居然能掌控兩種法則!”

很多人不可思議的叫了起來,甚至有人激動的從座位上站起身來。

一個聖境,居然掌控兩種法則,簡直聞所未聞。

“這傢夥在幽羅魔國,根本冇有用出多少實力啊!”

羅璿感歎。

他終於明白,陸鳴一開始,怎麼會用魔雷法則了,那是混沌法則幻化出來的。

邊上,幽寧,紀天,紀鵬幾人,自然也聽到羅璿的話,一個個張口結舌,但最後,都化為一歎。

他們明白,陸鳴在幽羅魔國,根本冇有用出真實的本領,不過和他們玩玩而已,估計根本冇有將他們放在心上。

特彆是幽寧,心情更是複雜。

一開始,陸鳴可是成為她的客卿的,可後來,她卻親口將陸鳴逐出大公主府。

她居然將一位混沌之子,逐出大公主府。

不死大帝說蒼魔王,蒼炎有眼無珠,她又何嘗不是呢?

九龍吼嘯,撲向古魔,同時,陸鳴右手,又一指點出,一根混沌劫指形成,轟向古魔。

兩種法則,同時進攻,終於讓古魔的眼神,凝重起來。

他身上的魔光彙聚,最後化為一把魔刀,被他握在手裡。

唰!

一道刀光,斬向了九龍。

可怕的力量,瞬間將九龍軀體撕裂開來。

但九龍被撕裂開後,化為無儘符文,向著古魔瀰漫而去,要將古魔封印。

“破!”

古魔低吼一聲,魔光迸發,威力大的驚人,直接將陣道法則,撕裂開來。

接著,他又一刀斬出,與混沌劫指發生碰撞。

這一刀,撕裂了混沌劫指,但他本身的攻勢,也是一滯,有些不順暢。

接著,陸鳴雙手齊發,同時運轉混沌法則和陣道法則,與古魔大戰。

兩人激烈交鋒,轉眼過去幾十招,但不分勝負。

亙古魔國的許多人,眼睛亮了起來。

陸鳴,真的能與古魔交鋒,這等戰力,著實驚人,也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而不死魔國的人,臉色也難看下來。

而兩國的四位上蒼之子,臉色則極為凝重。

陸鳴這位混沌之子,戰力超乎他們的想象,現在隻是至聖巔峰而已,就如此強大,給他們帶來強大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