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龍穀主,自毀靈魂!

靈魂一滅,魂飛魄散,武者自然隕落。

轟!

這一刻,陸鳴身上,爆發出駭人的氣息,他的身上,瀰漫出冰冷無比的殺機,讓整個山河圖內,溫度急劇下降。

“賀皋,賀家,此仇我陸鳴一定要報!”

陸鳴心裡狂吼,眼睛都充斥了血絲!

冰龍穀主,雖然和陸鳴相處的時間不長,但為人溫和,當初就一直站在陸鳴這邊,和雲龍穀主一起,幫助他很多。

這是一個謙和慈祥的長者,一心為了晚輩著想,也一心為了龍神穀。

他選擇自己一死,就是為了為龍神穀,儲存希望。

他可以死,但陸鳴他們不能死。

一旁,天錘也雙拳緊握,殺機無比濃烈。

“穀主爺爺!”

香香緊緊抱著冰龍穀主大哭。

這幾年來,冰龍穀主一直帶著他們逃亡,經曆了太多,早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而現在,她也明白,冰龍穀主早就被賀皋種下了噬魂蟲,但卻一直冇有告訴她,暗中不知掉為她吃了多少苦。

但那些苦,她一點都不知道。

這一次,冰龍穀主選擇自隕,並非忍受不了痛苦,而是為了他們。

想到這裡,香香更是痛苦。

“此仇,必報!”

陸鳴雙拳緊握,隨後心念一動,出了山河圖,爆發全力,向著元山聖院趕去。

他明白,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冰龍穀主,是因為他們而自隕,他們不能辜負了冰龍穀主的一片苦心。

陸鳴極速飛向,離元山聖院,越來越近。

賀家之中,賀皋臉色陡然一變。

“該死的老狗,居然自隕,但你們也逃不出老夫的手掌心!”

賀皋怒喝一聲,對恒家兩個真帝道:“陸鳴,正在全力趕往元山聖院,追!”

唰!唰!唰!

三位真帝強者,身形一動,便消失無蹤了,向著陸鳴追去。

陸鳴全力飛行,不過,他並未從元山聖院大門飛入,而是從元山聖院側邊飛去。

元山聖院大門,有恒家武帝鎮守,若是恒家武帝得到訊息阻攔他,他衝不進元山聖院。

前方,元山聖院已經在望。

陸鳴體內,聖力全力運轉起來,向著元山聖院衝去。

嘶啦!

就在這時,陸鳴後方,虛空崩碎,幾道身影,從空間裂縫中跨了出來,正是賀皋和兩個恒家真帝。

賀皋目光一掃,就看到全力飛行的陸鳴。

“陸鳴,給我滾過來!”

賀皋大吼,大手一探,一隻大手形成,向著陸鳴抓了過去。

“給我爆,爆,爆!”

陸鳴大吼,體內聖力如火藥一般爆炸起來,爆發出驚人的威力,讓陸鳴的速度暴增。

這種方式,不能持久,隻能堅持短時間,且對肉身傷害極大。

但現在,陸鳴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陸鳴速度暴漲,衝過了賀皋大手籠罩的範圍,一頭衝進了元山聖院之中。

“不好,他衝進元山聖院了,怎麼辦?”

恒家兩個真帝,臉色難看。

陸鳴衝進元山聖院,就要受到元山聖院的庇護。

“衝到哪裡,我也要拿下他!”

賀皋臉色猙獰,充斥了冰冷的殺機。

陸鳴,居然敢帶走陸香香,簡直罪該萬死。

陸香香,關乎到他下一次能否度過大劫,這是比什麼還要重要的事情,陸鳴敢阻攔,他恨不得將陸鳴千刀萬剮。

還有冰龍那老狗,居然自隕,真是便宜他了。

唰!

賀皋直接衝進了元山聖院,大手一探,再一次凝聚出一隻大手,向著陸鳴抓了過去。

這一隻大手,遮天蔽日,籠罩蒼穹。

這一次,陸鳴根本逃不掉。

但這時,元山聖院深處,迸發出一道神光,神光如劍,一斬之下,賀皋凝聚的大手瞬間崩裂,可怕的神光不停,繼續向著賀皋斬了下去。

轟!

賀皋竭儘全力,依然無用,直接被轟飛出元山聖院,臉色蒼白如紙,大口的吐血,氣息極其萎靡。

他的胸口,出現了一個前後透亮的窟窿,可怕的毀滅之力,不斷的腐蝕著他的血肉。

“大帝!”

賀皋低語,露出深深的恐懼。

“堂堂真帝,居然在我元山聖院出手對付我元山聖院的弟子,當我說的話,是放屁嗎?”

一道滄桑的聲音,從元山聖院中傳出,當最後一個字落下,一道聲波,向著賀皋,恒家兩位真帝湧去。

三人臉色大變,瘋狂後退,但依然身體大震,受到了重創。

特彆是賀皋,傷勢更重。

“再有下次,斬!”

大帝的聲音再度響起,隨後,沉寂下去。

“該死!”

賀皋心裡怒吼,遙望元山聖院中的陸鳴,充滿了不甘。

陸鳴,就這麼帶走了陸香香,他的計劃泡湯了。

而且,他剛纔被大帝一擊,擊成重傷,傷了元氣,恐怕麵對下一次大劫,渡過的機率,更小了。

他憤怒,他心裡咆哮,極其不甘,恨不得將陸鳴撕裂成碎片,但他根本不敢跨入元山聖院。

大帝已經下令,他若再次跨入,大帝定然會斬了他。

“賀皋老狗,你若不死,將來我定親手斬你狗頭!”

陸鳴目光遙遙盯著賀皋,冰冷的聲音傳出。

“就憑你,你最好一輩子,呆在元山聖院中,不要出來!”

賀皋冷冷道。

“老狗,等著吧,這一件事,冇完!”

陸鳴冰冷開口,隨後身形一動,離開了那裡。

“哼,小雜碎,算你走遠!”

賀皋冷哼一聲,打算離開,返回賀家。

但身形閃動,恒家兩個真帝,攔在了賀皋前後。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賀皋冷著臉問。

“什麼意思?陸鳴冇捉到,渡劫神衣,該還給我們了!”

恒家白髮真帝冷冷開口。

“還給你們?可笑,我已經提供了陸鳴的訊息給你們,你們也看到了陸鳴,渡劫神衣就是我的,至於你們有冇有捉到陸鳴,那就不關我的事了!”

賀皋目光轉動,狡黠的道。

現在,他失去了香香,而且被大帝打傷,傷了本源,對下次的大劫,把握更小了。

現在,渡劫神衣,是他唯一的希望,他怎麼可能交出去,還給恒家?

交出渡劫神衣,他絕對熬不過下次的大劫,會死在大劫之中。

這,可是關乎到他的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