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兵,是帝兵,卑鄙,公平一戰,居然使用帝兵!”

凰靈大喝。

“什麼卑鄙,這是生死戰台,生死一戰,可冇有規定不能使用帝兵,帝兵,也是實力的一種!”

墨狼冷笑,臉上露出了笑容。

金烏大太子掌控帝兵,就算不能發揮出帝兵全部的力量,但斬殺陸鳴,也綽綽有餘了。

“陸鳴,我說過,今日是你的死期,殺!”

金烏大太子聲音冷漠,又恢複了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金色羽翼一扇,向著陸鳴殺了過去。

帝兵的威能爆發,威力驚天動地。

“帝兵,你以為,隻有你有嗎?”

陸鳴淡淡開口,他眉心發光,太極陣盤飛出,極速變大,其上有太極圖案浮現,向著金烏大太子鎮壓而去。

太極陣盤,絕對是和帝兵同一級彆的寶物,隨著陸鳴修為的提升,能發揮的威力,也越來越強,越來越玄妙。

金烏大天子背後的翅膀,斬出一道道攻擊,都被太極陣盤擋住了。

唰!唰!

陸鳴趁勢攻擊,幾根混沌劫指,向著金烏大天子點去。

金烏大天子目光一凝,聖力爆發,那對金色的翅膀,散發出璀璨的金光,從他的身體飛了出去,化為一隻巨大的三足金烏,羽翼一扇,熊熊火焰瀰漫,將陸鳴的混沌劫指湮滅。

“壓!”

陸鳴心念一動,太極陣盤抓住機會,向著金烏大太子鎮壓而下。

那隻帝兵所化的金烏,長嘯一聲,騰空撲出,向著太極陣盤撲去,轟在太極陣盤之上,太極陣盤震動,被擊飛了出去。

接著,金烏揮舞羽翼,向著陸鳴撲擊而來。

“給我去死吧!”

金烏大太子露出猙獰的笑容。

陸鳴立於戰台上,一動不動,臉上很平靜,彷彿冇有看到撲擊而來的帝兵。

當帝兵所化的金烏,臨近陸鳴時,這時,陸鳴一隻手中,出現了一尊丹爐。

大衍丹爐!

大衍丹爐快速變大,化為山嶽大小,丹爐蓋打開,爆發出一股驚人的吸引力。

“給我進來吧!”

陸鳴抓住大衍丹爐的一隻腳,一撈之下,直接將對方的帝兵收進了大衍丹爐之中,然後快速的蓋上爐蓋。

大衍丹爐,不知道是什麼級彆的寶物,那對羽翼,根本衝不出來。

“還我的帝兵!”

金烏大太子大吼。

“現在還想著帝兵,擔心你自己吧!殺!”

陸鳴大喝,施展神劍訣,眼中迸發出兩道劍芒,衝入金烏大太子身體當中。

金烏大太子身體一顫,接著太極陣盤鎮壓而下,一道太極圖案籠罩金烏大太子。

陸鳴更是狂暴,提著大衍丹爐,就向著金烏大太子砸去。

陸鳴的攻勢,如狂風暴雨一般,金烏大太子,根本擋不住,直接被大衍丹爐敲在頭上。

咚的一聲金烏大太子被敲的暈頭轉向,腦袋差點裂了開來,身體重重的砸在戰台上。

咻!咻!

太極圖案,化為陰陽魚劍,刺穿了金烏大太子的一對翅膀,讓他發出淒厲的慘叫。

咚!

陸鳴提著大衍丹爐,再一次砸在金烏大太子的頭上,這一次,金烏大太子重創,頭顱裂開,鮮血直流,瀰漫全身的大日神火都熄滅了,變的奄奄一息。

陸鳴收起了太極陣盤和大衍丹爐,一腳踩在金烏大太子頭上。

“住手,陸鳴,我大哥乃是金烏一族第一天驕,你殺了,我金烏一族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金烏二太子大吼。

“還有風族之人,也不會放過你!”

墨狼跟著大叫。

“嗬嗬,你覺得,我和金烏一族,還有緩和的餘地?”

陸鳴露出鄙夷之色,他殺了金烏一族太子,已經好幾位了,兩方乃是死仇,豈能緩和?

他不殺金烏大太子,金烏一族就會放過他?

至於風族!

陸鳴的目光望向墨狼道:“風族要戰,我陸鳴接著便是,而金烏大太子,既然踏上了生死戰台,戰敗了,就要死!”

陸鳴手中,出現一把至聖兵戰劍,對著金烏大太子頭顱刺下。

噗!

鮮血四濺,金烏大太子的頭顱被陸鳴刺穿,同樣,靈魂也被剿滅。

金烏大太子,死!

“好強的戰力,此人戰力太驚人了!”

“掌控混沌法則的混沌之子,果然驚人,這是元山聖院,第三個掌控最強法則之人吧!”

“可惜修為弱了一些,還難以與那一批最強的天驕爭鋒,不過若是成長起來,將極為可怕!”

四周,一些人激動的議論。

上蒼之子,又出現了一個,這,還真的是黃金盛世。

不僅是諸王爭霸,也能看到諸子爭雄。

金烏二太子等人,臉色難看的要死,特彆是金烏一族的人,他們更是流露出可怕的殺機。

金烏大太子死了,金烏一族最強的天驕,就這麼被陸鳴斬殺。

恐怕金烏一族一些老輩人物知道,要爆發驚天怒火。

“陸鳴,把我大哥的屍體,交給我吧!”

金烏二太子冷冷開口。

“交給你,你怎麼那麼天真,這可是我的戰利品!”

陸鳴淡淡一笑,接著道:“而且,你冇看到,我的幾個朋友,對金烏肉很有興趣嗎?”

“你...你敢?”

金烏二太子氣的渾身顫抖,怒視陸鳴。

“有什麼不敢的?又不是冇乾過!”

陸鳴一笑,一揮手,將金烏大太子的屍體收了起來,然後看向金烏二太子,嗬斥道:“你們還不滾,難道也想上來一戰,我接著便是!”

“你...你等著吧,風無塵現在在至聖戰場閉關,等他出來,就是你的死期!”

金烏二太子怒火沖天,但終究不敢與陸鳴一戰,留下幾句狠話,和墨狼等人,灰溜溜的走了。

“陸鳴哥哥好厲害,有金烏肉吃嘍,啾啾!”

泡泡衝上陸鳴的肩膀,大呼小叫,興奮不已。

“走,回去吃金烏肉去!”

陸鳴一笑,和眾人返回了居住的那座山峰。

不久之後,山峰中有香氣飄出,傳出十裡,當晚,一整隻金烏,就進入了眾人的肚子。

特彆是荒族的九個天驕,更是吃的滿嘴流油,連骨頭都冇放過,都被荒族九個青年全部吞下肚子。

即便這樣,他們還意猶未儘,兩眼放光,在尋思著要不要再抓幾隻來吃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