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鳴,你殺我天狼塔妖帝,我天狼塔絕對不會放過你,你就等死吧!”

天狼塔一位強者大吼,化為一隻巨狼,目光冰冷無比。

“說的我好像不殺他,你們就會放過我似的!”

陸鳴淡漠出聲,帶著淡淡的不屑。

本來就是對方步步緊逼,他就算不殺對方,對方也不會放過他,那倒不如殺個痛快。

殺了對方一尊武帝,他也賺了。

嗷!

就在這時,遠處的天空,傳來一聲大吼,這一聲大吼,驚天動地,山河齊動,就連天上的太陽,似乎都震動起來,要被震下來一般。

“不好!”

高空中,那些帝級強者,臉色紛紛大變,氣息爆發,世界之力運轉,將各自宗門的強者籠罩在其中。

可怕的音波掃過,那些帝級強者佈下的防禦,居然在劇烈的震動。

而一些冇有帝級強者保護的人,身體直接如煙花一般,在空中炸裂開來。

他們致死,連反應都冇有反應過來。

那些僥倖未死的人,臉色雪白,驚恐不已。

這是什麼存在,一聲大吼,大片強者被震死,就連帝級強者臉色都大變。

然後,眾人看到一道光芒一閃,現場,就多出了一隻巨狼。

這隻巨狼,通體成銀色,銀色的毛髮,閃閃發光,它身高萬丈,巨大無比,森冷的眼光望向陸鳴。

在他身上,有一層層奇異的光芒,如一道神環一般,環繞身體,如傳說中的神靈一般。

“世界神光,真帝強者!”

鳳凰宮的武帝,無比凝重的開口。

所有人心裡都狂震。

居然是真帝,不用說,對方肯定來自天狼塔,天狼塔,連真帝都出現了。

武帝之境,分為小帝位,中帝位,大帝位,天帝位。

小帝位,初步凝練出小世界,不過這個時候的小世界,處於演化的過程,其中一片混沌,生靈根本冇有辦法進入,一旦進去,就會被絞殺成粉碎。

所以,小帝位,又被稱為虛帝。

也就是說,小世界還未成型,生靈不能進入,算是虛幻的帝者,還未算真帝。

而到了中帝位,小世界基本成型穩固,生靈能夠進入生存了,這個境界,又被稱為真帝。

意為真正的帝者。

而大帝位,掌控大道,小世界甚至能孕育出生靈,這就更加玄妙難測,這個境界,已經是世間的巔峰強者了。

至於天帝,在當今之世,屬於傳說。

之前出現的帝級強者,都是小帝位的存在,虛帝之境。

現在,天狼塔居然出動了一尊真帝。

真帝,小世界完全成型,身上會散發世界神光。

“小子,是你殺了我天狼塔的妖帝?”

真帝級巨狼,雙眼如兩輪太陽,閃閃發光,望向陸鳴,冰冷的聲音,傳了出去。

“不錯!”

陸鳴迴應,即便麵對真帝,他亦無懼。

要戰,就戰個痛快,這些大勢力步步緊逼,他隻能一戰到底。

“很好,我會抽出你的靈魂,放在煉獄之火灼燒,讓你求死不能!”

真帝巨狼開口,充斥著冷冽的殺機。

“先問出他身上的秘密在說!”

這時,又一道聲音響起,接著,虛空震動,直接裂開了,一道身形,從虛空中一步踏了出來。

這是一箇中年男子,臉色冷峻,充滿了尊貴之氣。

他的身形,也有一道神環環繞。

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又一尊真帝現身。

“拜見老祖!”

萬家那個武帝見到此人,恭恭敬敬的行禮。

此人,是萬家的真帝。

嘎!

一聲恐怖的鳴叫響起,隨後眾人看到遠處有一道金色的光輝飛來,那道金色的光輝飛過,空間居然如水波一般盪漾,裂開了猙獰的口子。

接著,金光一斂,一隻巨大的三足金烏,出現在高空之上,銳利的眸光掃過四周,讓所有人心裡都一寒。

真帝,又一尊真帝,是三足金烏一族的真帝。

在古月聖地,真帝級強者,若非出現重大的事情,一般不會出現,一心閉關苦修,或者外出遊曆,想進辦法提升實力,以抗衡三十多萬年一次的大劫。

但今日,因為陸鳴,卻連續出現真帝。

“不好!”

凰靈,龍辰等與陸鳴交好之人,臉上露出焦急之色。

“武帝大人,怎麼辦?”

凰靈焦急,向鳳凰宮的武帝強者傳音。

“難辦了,如此情況,我鳳凰宮不好插手了,若是我鳳凰宮的真帝插手,恐怕真的會演變成全麵開戰,所以,我鳳凰宮的真帝,恐怕不會插手!”

鳳凰宮武帝道。

此言,讓凰靈更叫焦急。

三尊真帝現身,陸鳴憑藉大衍丹陣,能擋住嗎?

真帝的實力,可不是小帝位能比的,大帝不出,誰與爭鋒。

三尊真帝,皆目光冰冷的看著陸鳴,眼眸中,閃爍著冰冷的光芒。

陸鳴眼中,也露出凝重之色,他心念一動,大衍丹爐極速變小,懸浮頭頂,同時,丹爐之山附近,無儘光芒閃現,一圈圈光暈浮現,絢爛無比。

“區區一個大陣,也想擋我?”

天狼塔真帝,冷冽開口,踏空而行,向著陸鳴逼迫而去。

嗡!嗡!

一道道光暈,向著天狼塔真帝衝擊而去,天狼塔真帝眼中迸發出兩道銀色的光輝,一斬而出,那些光暈全部被擊潰,天狼塔真帝大步前行,不受阻擋。

真帝級強者,比虛帝,強太多了。

“凝!”

陸鳴大吼,全力操控大衍丹陣,同時,大衍丹爐震動,與大衍丹陣發生共鳴,天空之中,凝聚出一尊巨大無比的丹爐,散發璀璨的光輝,向著天狼塔真帝轟去。

“給我破!”

天狼塔真帝長嘯一聲,狼爪拍出。

咚!

狼爪拍擊在丹爐之上,發出可怕的轟鳴,但丹爐,並冇有被擊碎,擋住了天狼塔真帝的一擊。

嗯?

天狼塔真帝,見一擊冇有擊碎丹爐,眼神一冷,又是一爪拍出。

陸鳴全力操控丹爐,向著天狼塔真帝轟去。

這尊丹爐,彙合了大衍丹爐和大衍丹陣全部的力量,威力可怕無比,之前就曾差點鎮壓三尊武帝,最後磨滅了一尊妖帝。

咚!

天狼塔真帝再度轟擊在丹爐之上,丹爐震動,但依然未碎,擋住了對方的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