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空中的壓力,如一浪接一浪的浪潮一般壓下,讓所有人都駭然變色。

那是帝威,武帝的威壓。

陸鳴的臉色,也凝重無比,他全力運轉神息術,他本來的氣息,一點都冇有滲透出來。

下一刻,他感覺一道可怕的靈識,在他身上一掃而過,不過並冇有停留,下一刻就掃向其他地方了。

陸鳴心裡一鬆,看來帝級強者,並冇有認出他。

萬靈交易所,這麼多人,帝級強者隻是一掃而過,根本看不破他的神息術。

高空之中,一道身影靜立,萬靈交易所中,無數人抬頭望去,卻看不清此人的樣貌,他的身體周圍,彷彿有一個世界阻擋住了視線。

此時,此人眉頭一皺,收起了靈識,低語一聲:“看來不在這裡!”

聲音落下,人影已經消失,而那股可怕的壓力,也跟著消失了。

萬靈交易所所有人都感覺心頭一鬆。

武帝,太強了。

就算最低級的小帝位,也恐怖無邊,壽元無儘,有毀天滅地之能,一個念頭,都能伏屍百萬,血流千裡。

“果然,連帝級強者都出動了,陸鳴插翅難逃!”

“你們說,陸鳴會不會躲在鳳凰宮,或者神象宗?”

“就算躲在鳳凰宮或者神象宗也無用,這兩個宗門,保不了他!”

帝級強者一走,四周又響起了議論聲,不過陸鳴隻是靜靜吃喝,不久之後,他便回到了房間。

而此時,鳳凰宮外,幾個可怕身影降臨,每一道身影,都散發出可怕的氣息,那都是帝威,幾尊帝級強者,同時降臨鳳凰宮。

“帝級強者!”

鳳凰宮內,幾乎所有人都被驚動了,一道道身影飛出,遙望蒼穹上的帝級強者,臉色凝重。

“不知道諸位同時來我鳳凰宮,所謂何事?”

一道聲音傳出,接著,一個宮裝婦人踏步而出,出現在鳳凰宮上空。

此人,正是鳳凰宮的宮主。

“鳳凰宮主,我們是來要人的,請交出陸鳴吧!”

蒼穹中,其中一人開口,此人的氣息,鋒利無比,一道道戰兵之氣,在天空中縱橫,化為無數兵器虛影。

“陸鳴並不在鳳凰宮!”

鳳凰宮主道。

“不在?鳳凰宮主,你可不要包庇陸鳴,就算包庇,也包庇不了!”

另外一道身影開口,此時的氣息狂暴猙獰,如一頭絕世凶獸,此人是天狼塔的帝級強者。

“我說了,陸鳴不在鳳凰宮,本座可用鳳凰宮之主的名義,作為保證!”

鳳凰宮主道。

蒼穹上,幾個強大存在眉頭皺起。

鳳凰宮主既然這麼說,那陸鳴多半不在。

“鳳凰宮弟子凰靈,幫助陸鳴,殺我四大勢力天驕,罪無可恕,鳳凰宮主,將凰靈交出來吧!”

萬家的武帝,冷漠開口。

“可笑!”

鳳凰宮主的聲音,也冷了下來,道:“凰靈並未殺你四大勢力之人,與她何乾?”

“當然有乾,他幫助陸鳴,殺害我四大勢力天驕,不然,憑藉陸鳴一人,豈能辦到?她,必須要付出代價,為四大勢力的天驕陪葬!”

萬家武帝的聲音再度響起,充滿了殺機。

“可笑,事情我已經調查過了,凰靈當時之所以出手,完全是因為四大勢力的老輩人物對他們出手,她纔出手自保的,這件事,萬靈交易所,無數人看到了,那樣的情況下,她不出手,難道任由他們殺嗎?”

鳳凰宮主開口。

“鳳凰宮主,你這是不交人了?”

萬家武帝聲音更冷。

“不交,你們若因為此事,要與我鳳凰宮開戰,奉陪!”

鳳凰宮主非常強勢。

蒼穹之上,幾個帝級強者眉頭皺起。

當時的情況,確實是那些老輩人物先動手,凰靈他們奮起反擊,但當時,凰靈是阻擋那些老輩人物,但被鳳凰宮主說成自保,也無不可。

最主要的是,凰靈並未殺四大勢力之人,若由此,就與鳳凰宮開戰,恐怕會有其他勢力插手。

因為鳳凰宮,也有交好的勢力的。

但若是陸鳴在此,鳳凰宮還包庇陸鳴,那他們就有理由出手了,其他勢力,也難以乾涉。

其實陸鳴早就看透了這一點,所以纔沒有前來鳳凰宮。

“凰靈呢,讓她出來,我要問一下關於陸鳴之事!”

萬家武帝冷漠道。

“我在這裡!”

凰靈踏步而出,立於虛空。

唰!

萬家武帝,還有天狼塔妖帝的目光望向凰靈,一股可怕的壓力壓向凰靈,讓她臉色一變,連連後退,差點一口鮮血吐出。

鳳凰宮主一揮手,一道能量落在凰靈身上,隔絕了那股壓力。

“說,陸鳴在哪裡?”

萬家武帝聲音響起,不容置疑。

“不知!”

凰靈搖頭。

“不知,你敢撒謊?”

萬家武帝一聲大喝,震耳欲聾,天地都在轟鳴。

凰靈臉色一白,但依然倔強的揚起頭,道:“不知就是不知,我與陸鳴從萬靈交易所出來後,就分開了,以陸鳴的聰明,他自然知道來鳳凰宮冇用,所以就一個人走了!”

“我不信,我要搜你的魂,確認一番!”

萬家武帝冷漠的聲音響起,接著一抬手,一隻巨大的手抓向著凰靈抓去。

這隻手爪,就像是一個世界,無法躲避。

“夠了!”

鳳凰宮主一揮手,一隻鳳凰飛舞而出,將這隻大手擊潰。

“一個帝者,出手對付一個後輩弟子,真是可恥,你們要戰,我陪你們!”

鳳凰宮主道。

同時,鳳凰宮中,又有幾道可怕的氣息衝出,帝威浩蕩。

萬家武帝,天狼塔武帝,天禽宮武帝等人皺眉,對視一眼。

“希望你說的是真的,否則,我等不惜與鳳凰宮一戰!”

萬家武帝開口,言罷,轉身一步踏出,就消失在高空。

接著,其他幾個武帝也紛紛消失。

“回山!”

鳳凰宮主臉色凝重,帶著凰靈返回了鳳凰宮。

同樣的一幕,也在神象宗上演。

但神象宗更加霸道,龍辰的師尊,乃是一尊可怕的存在,直接出手拍飛一個武帝,四大勢力的強者,隻能退走。

陸鳴不在神象宗,他們也不好出手。

但之後,四大勢力派出了更多的強者,在整個古月聖地搜尋陸鳴,但都無功而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