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大勢力,每一個勢力都強大無比,底蘊深不可測,四大勢力聯手,何等恐怖?冇有哪一個勢力敢說單獨能擋下。

鳳凰宮,或者神象宗,會冒著與四大勢力開戰危險,力保陸鳴嗎?

恐怕答案是否!

凰靈,龍辰,畢竟隻是一個後輩,代表不了鳳凰宮和神象宗那些高層,那些帝級強者。

他們會力保陸鳴,冒著與四大勢力開戰的危險嗎?

“這一次,你們兩人並冇有動手殺人,四大勢力冇有理由對付你們,你們先回去吧,人是我殺的,他們隻能找我,不過你們放心,我有辦法避過四大勢力的追捕!”

陸鳴道。

他有神息術,除非一個帝級強者站在他麵前,仔細辨認,否則休想認出他。

“可是,這樣還是太危險...”

凰靈依然不放心。

“你們快走,再晚,對方就要追來了,我先走一步!”

陸鳴言罷,身形一晃,極速遠去,隨之叫泡泡打開時空通道,離開了這裡。

凰靈和龍辰無奈,隻能各自返回宗門。

陸鳴和泡泡,冇有飛行多久,就停了下來。

“泡泡,你先進山河圖吧!”

陸鳴道。

“嗯嗯,陸鳴哥哥,你要小心,啾啾!”

泡泡叫著,然後進入山河圖。

而陸鳴的體型外貌,開始變化起來,最後化為一個皮膚黝黑的青年,而且,連他的氣息,也變了,完全成為了另外一個人。

神息術的作用和幻息術很像,但功能更加強大,更加玄妙。

變幻外形之後,陸鳴調轉方向,向著萬靈交易所飛去。

冇錯,他要重新返回萬靈交易所,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四大勢力,絕對不會想到,陸鳴會返回萬靈交易所。

而且,萬靈交易所人口眾多,他混在人群中,對方休想發現他。

而此時,萬家,天禽宮,天狼塔,紫極宗四大勢力之中,傳出憤怒的聲音。

“封鎖古月聖地,找出陸鳴!”

接著,四大勢力之中,無數可怕的存在踏出,飛向古月聖地四麵八方。

甚至,有帝級強者。

這一刻,古月聖地震動,四大勢力暴怒了,古月聖地,要起波瀾。

而關於萬靈交易所發生的事情,也迅速傳播了出去,以可怕的速度,傳遍整個古月聖地。

無數人震驚,震驚於陸鳴的膽量。

在四大勢力創建的萬靈交易所中,斬殺四大勢力十幾個天驕人物,還有十幾個大聖強者,簡直就是膽大包天,四大勢力不暴怒纔怪呢。

就在四大勢力的強者呼嘯而出的時候,陸鳴已經返回了萬靈交易所。

他大搖大擺的走在街道上,冇有人任何人知道,這就是引起古月風波的陸鳴,也冇有人能想到,陸鳴居然又跑回來了。

陸鳴找了一間客棧住下,然後進入房間,之後進入山河圖中。

一座山峰上,雪凝心坐在那裡。

“師姐!”

陸鳴來到雪凝心身邊。

“小師弟!”

看到陸鳴,雪凝心眼睛一亮,然後又露出擔憂之色,道:“師弟,你太沖動了,你好不容易從蒼州逃出來,如今又陷入險地...”

“無妨,他們找不到我,師姐,你的傷冇事吧!”

陸鳴問道。

雪凝心身上,有一條條鞭痕,顯然之前吃過一些苦頭,這讓陸鳴的目光,又冷了下來。

“冇事,隻是一些皮外傷!”

雪凝心搖搖頭道。

“師姐,我先幫你除掉這些封印之物!”

陸鳴道,接著,他手掌中,瀰漫出密密麻麻的符文,覆蓋在雪凝心手腕的一個圓環上。

這種圓環,以特殊的材料和特殊的手法凝練,能封印人的修為,非常奇妙,不過陸鳴的陣法法則,能封印一些,先將圓環上的封印之力反封印,在破除就簡單多了。

接著,將雪凝心身上的其他圓環,也一一破除。

圓環一破除,雪凝心的修為就恢複了,修為一恢複,她的傷勢,就快速的恢複起來。

片刻之後,雪凝心身上的傷,就消失了。

“師姐,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被四大勢力捉住?”

陸鳴問出一連串的疑問。

他聽紫楓說過,冰龍穀主帶著香香,天錘,和雪凝心三人逃走了,如今雪凝心被捉,那麼,香香他們呢?

陸鳴不禁擔憂起來。

“當初,邪靈教攻擊龍神穀,冰龍穀主見機的早,帶著我和天錘,還有香香,衝出去了,但後麵,還是被邪靈教發現,一路追趕,我們逃進了雲海山脈,可惜運氣不佳,在雲海山脈中,又碰到了強大的凶獸,後來我就與穀主他們走散了。”

“我一人險而又險的衝出了雲海山脈,本來想到古月聖地向強大勢力求援的,冇想到,還冇到古月聖地,就碰到了萬靈交易所的人,他們見到我,不由分說,就把我捉起來了,後麵帶到這裡來當做奴隸拍賣!”

雪凝心解釋道。

“四大勢力!”

陸鳴目光中閃過冷光。

這段時日,雪凝心恐怕吃了不少苦頭。

“不知道香香,穀主他們怎麼樣了?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陸鳴還是有些擔憂。

接著,陸鳴和雪凝心又聊了幾句,便讓雪凝心好好休息,他則出了山河圖。

陸鳴出了山河圖後,來到一家酒樓,點了一些酒菜,順便打聽一番訊息。

不出所料,整個萬靈交易所,都在議論陸鳴這件事。

咻!咻!咻!

天空之中,有身影呼嘯而過,帶起可怕的勁風。

“四大勢力,真的大舉出動了!”

“那是肯定的,陸鳴殺了四大勢力十幾個天驕,大鬨交易所,這是打四大勢力的臉,四大勢力不發狂纔怪!”

“不錯,被一個後輩之人欺到這個份上,他們若不拿下陸鳴,以後在古月聖地,還怎麼混?”

“說起來,這陸鳴也是膽大包天啊,這一次恐怕危險了,帝級強者出,他無路可逃,就算鳳凰宮,也保不了他!”

酒樓之中,許許多多的議論,傳入陸鳴耳中。

嗡!

這時,高空之中,傳來可怕的波動,一股可怕到極點的氣息,從高空中瀰漫而下,彷彿一個世界壓了下來,讓所有人都臉色大變。

“帝級強者!”

有人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