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點出混沌劫指之後,陸鳴身形衝了出去,戰劍不斷的展出。

轟!轟!

其他青年的攻擊,全部被陸鳴擋下。

咚!咚!

接著,陸鳴腳步在地麵連踏,無窮的符文,向著須拓等人瀰漫而去,形成可怕的封印之力,要封印他們。

“殺!”

陸鳴一聲大喝,神劍訣爆發而出,一些修為弱的青年,發出慘叫。

陸鳴手持戰劍,一衝而過,頓時,就有五六個青年天驕,被陸鳴斬殺。

“陸鳴,你這是找死!”

有一個老者大吼,憤怒無比。

陸鳴,居然如此膽大包天,敢在萬靈交易所動手,並且斬殺四大勢力的青年天驕。

簡直是無法無天。

現場,其他人也震驚無比,而更多的人,則向外衝去,免得受到波及。

“敢傷害我的親人朋友,全部殺,死有餘辜!”

陸鳴長嘯,今日,這些青年,他要全部斬掉。

噗!

戰劍斬出,又有兩個青年被斬,慘死當場。

大聖之下的天驕,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一招都擋不住,戰劍斬過,死路一條。

“退,退!”

此時,須拓,還有另外一個大聖境的天驕怕了,臉色慘白,瘋狂後退。

陸鳴,簡直就是一個瘋子。

“你們走不了!”

陸鳴一掌拍出,操控陣道法則,無儘的符文,形成一張巨大的符文畫卷,直接將一個大聖級天驕覆蓋。

這個天驕瘋狂掙紮,但等待他的,是陸鳴的混沌劫指。

一根巨大的手指,散發毀滅的波動,點向此人。

“不...”

此人發出絕望的大吼,但他被陣道法則封印,根本發揮不出多少實力,等混沌劫指點到,他慘叫一聲,身體四分無裂。

一個大聖級彆的天驕,就這麼死了。

這樣的天驕,就算在古月聖地年輕一輩中,都是頂級的存在,高高在上,俯覽同輩,將來註定要成就帝位,不死不滅,現在就這麼被陸鳴擊殺了。

“該死啊!”

有幾個老者發出憤怒的咆哮,那個天驕,來自他們的勢力。

陸鳴眼神冷漠,不為所動,他盯上了須拓,眉心發光,太極陣盤飛出,巨大的太極圖案,將整座大殿都籠罩在其中。

不過須拓一心逃走,眼看要逃出大殿了,但一個透明泡泡突兀出現,將他籠罩。

“不要殺我!”

須拓絕望的大吼,化為原形,是一頭紫色的神狼。

“之前不是很高傲,侮辱我師姐,現在,之前的高傲去哪裡了,殺!”

隨著陸鳴話音落下,太極圖案化為陰陽魚劍,一斬而出,須拓被斬殺,隕落當場。

第二個大聖境界的天驕被斬了。

“什麼人,敢在萬靈交易所鬨事!”

此時,遠處傳來一聲長嘯,聲音滾滾,直衝雲霄。

“至聖,那是至聖!”

“至聖到了,小子,你死定了!”

有人大吼起來。

而重傷的萬平陽,眼中也露出希冀之色,當然,還有瘋狂的殺機,但下一刻,他就露出驚懼之色。

因為陸鳴的目光也望向他,並且一步踏出,出現在他身前。

“你...你乾什麼?至聖降臨,你還不束手就擒?”

萬平陽大吼。

“殺了你再走不遲!”

陸鳴冷漠出手,戰劍揮舞而出。

噗嗤!

戰劍斬下,萬平陽一分為二,靈魂被破滅。

他的眼睛,依然瞪得大大的,充滿了不甘。

至聖已經降臨了,陸鳴居然還要殺他,他本來已經看到了希望,卻瞬間變成了絕望。

“啊~!”

那些老者長嘯,今日的損失,太重了,四大勢力,十幾個天驕,幾乎被陸鳴斬儘了。

“找死!”

那至聖強者,速度驚人,瞬息就臨近這裡了,靈識一掃,看到了大殿中發生的一切,怒火沖天。

“凰靈,龍辰,走!”

陸鳴大喝一聲,身形沖天而起,向著大殿上空衝去,一劍斬出,大殿的屋頂,直接被斬開了。

凰靈和龍辰,還有泡泡,緊隨陸鳴身後,衝了出去。

“哪裡走?”

大殿中的那些老者,大吼的向著陸鳴追來。

“給我留下!”

那個至聖,隔著一段距離,就一掌向著幾人拍來,一道可怕的掌印,遮天蔽日,要將陸鳴幾人轟爆而來。

“開!”

此時,泡泡嬌喝一聲,一條時空通道被打開,陸鳴四人,直接衝進了時空通道之中,身形消失不見。

下一刻,掌印轟到,時空通道崩塌,但陸鳴四人,已經出現在數萬裡之外,接著,泡泡又打開一條時空通道,四人衝了進去,消失不見。

“該死,是時空法則!”

大殿上空,光芒一閃,一個老者出現,眼神冰冷無比。

咻!咻!...

接著,萬靈交易所,其他幾個方向,也衝來幾道身影,一個個氣息強大,都是至聖級彆的存在。

幾個至聖,臉色陰沉,衝進了大殿,目光一掃,臉色陰沉的要滴出血來。

整個大殿,一片狼狽,十幾個大聖境界的高手,都死了。

最關鍵的是,十幾個青年天驕死在這裡,這是一筆巨大的損失。

其中一個至聖來到萬天兵身前,萬天兵並冇有死,但已經變成了一個白癡。

“上報家族,派出高手,就算將古月聖地翻過來,也要找出陸鳴!”

一聲憤怒的咆哮,響遍整個萬靈交易所。

許多人知道,一場風暴,要來臨了。

而此時,陸鳴,凰靈,龍辰還有泡泡,已經在數十萬裡之外。

這時,諸人才停了下來。

“陸鳴,這一次殺了四大勢力這麼多天驕,大鬨了萬靈交易所,四大勢力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凰靈露出擔憂之色。

“陸鳴,和我去神象宗吧!”

龍辰道。

“去鳳凰宮也可以!”

凰靈道。

陸鳴搖了搖頭,道:“我們分開吧,我一個人走!”

“這怎麼行,四大勢力肯定會派出大量的高手追捕你,甚至會出動帝級人物,你一個人走,太危險了!”

凰靈臉色一變,露出焦急之色。

“我若是和你們去鳳凰宮,或者神象宗,四大勢力聯合上門要人,鳳凰宮或者神象宗,會不惜得罪四大勢力,不惜冒著和四大勢力開戰的風險,力保我嗎?”

陸鳴問。

此言,讓龍辰和凰靈沉默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