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

“殺!”

一道道爆吼響起,天地轟鳴,一個個三眼神族踏空而下,可怕的攻擊,向著部落中轟來。

“擋住!”

部落中的一些強者,手持大弓,射出一道道可怕的箭矢,抵擋那些攻擊。

“找死!”

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一個身材極為魁梧的三眼神族,伸出一隻大手,一抓而下,一隻擎天巨手形成,向著部落抓來。

“擋住!”

部落中,最強的戰力,就是獵隊,他們腳步一踏地麵,身形沖天而起,衝上高空,各種武器劈斬而出,斬向那隻巨手。

“不好!”

陸鳴大驚。

那個探出巨手的三眼神族,看氣息,分明已經達到了大聖境界,而這個部落中,最強的,也就相當於明聖圓滿,根本不可能抵擋的住。

果然,眾人轟擊在大手之時,一個個渾身大震,口吐鮮血,被轟落下底麵。

轟!

擎天大手繼續抓下,一把抓住部落的幾個強者,用力一捏,那幾個高手,就被捏死了。

“撤退,撤退!”

部落中,有強者大吼,對方太強了,以他們部落的實力,根本不敵,繼續戰下去,都要被殺光。

“一個都走不掉,圍起來!”

那個大聖境界的三眼神族冷喝。

天空中,身形閃動,出現更多的三眼神族,將部落四方圍住。

而更多的人踏步而出,衝入部落之中,一個個氣息強大,一部分是聖境級彆的存在,另外的,很多都是高階武皇,半聖級彆的存在。

噗!噗!

三眼神族,手持戰斧,戰斧劈出,一個個部落的人被斬殺,血腥味撲鼻。

咻!咻!

三眼神族,眉心的第三隻眼睛中,射出一道道恐怖的毀滅光束,無法抵擋,一個個部落之人被射穿,被擊殺於此。

淳樸,祥和的部落,瞬間淪為修羅地獄。

“我的修為,我的戰力!”

陸鳴目疵欲裂,體內聖力瘋狂運轉,但他終究隻能發揮出明聖小成的實力,他凝聚出一杆長槍,甩了出去,擊殺了幾個半聖第三階段的三眼神族。

但三眼神族太多了,於事無補。

部落之中,陷入到一場混戰當中。

“殺!”

夏虎彷彿真的化為了一隻猛虎,手持戰刀,戰刀如虹,連斬兩個三眼神族聖境存在。

“找死!”

那個大聖境界的三眼神族盯上了夏虎,一拳轟出,將夏虎擊飛了出去,同時他眉心射出一道毀滅光束,將夏虎的一條手臂炸斷。

“爹!”

夏花大叫,焦急無比。

“殺!”

夏虎獨臂持刀,殺向對方,但對方眼中,毀滅之光不斷迸發而出。

雙方戰力相差太大了,夏虎奮力反擊,擋住了兩道毀滅之光,但最終戰刀崩碎,他被毀滅之光,撕裂了身體,戰死當場。

“爹!”

夏花悲呼,淒厲無比。

“該死!”

陸鳴心裡也怒吼,夏虎將他從獸神山帶回來,幫他療傷,為人非常淳樸,這兩個月來,陸鳴已經將夏虎當成了朋友,親人。

但現在,夏虎卻死在陸鳴麵前。

“娘,不要!”

夏花又大叫。

此時,夏花的母親,拿著一把尖刀,撲向那個三眼神族,但下一刻,一道毀滅

之光掃過,夏花的母親,也被擊殺。

“娘!”

夏花大叫,雙眼血紅,扔掉長弓,拔出背後的長劍,也衝了過去。

“夏花,不要過去!”

陸鳴大吼,向著夏花追去。

“螻蟻,死吧!”

一尊明聖境的三眼神族,出現在夏花麵前,一斧頭,向著夏花斬去。

陸鳴大驚,身形如電,衝在夏花前麵,長槍掃出,與對方的戰斧轟在一起。

一聲轟鳴,陸鳴身形一顫,連連後退。

而對方,也被陸鳴擊退。

“所有的手段都不能用,連法則都不能用,我根本發揮不出多少戰力!”

陸鳴心急如焚。

“小子,死!”

那個三眼神族又向陸鳴殺來。

陸鳴手持長槍,與對方大戰。

而這是,夏花又向前衝去。

“夏花,不要白白送死!”

陸鳴一槍轟退對方,拉著夏花後退。

“陸大哥,你快走吧,我爹孃都去了,我活在世上,還有什麼意思?”

夏花淒涼道。

“活下去,為他們報仇!”

陸鳴大吼,讓夏花身體一顫。

“報仇,做夢吧,都去死!”

一共兩個三眼神族,向著陸鳴逼迫而來,都是明聖境的修為,甚至有一個,是明聖大成的存在。

毀滅之光,不斷的向著陸鳴射來。

陸鳴手持長槍,竭力抵擋。

但陸鳴現在的實力,真的有限,冇幾下子,就被擊的連連後退,一口鮮血噴出。

而這時,整個部落,完全陷入到血與火當中。

陸鳴看到,一個個部落中的熟人,被三眼神族斬殺,有些更是屍骨無存。

陸鳴看到,那個經常給他送藥酒的李伯,被一個三眼神族,一斧頭劈為兩半。

陸鳴看到,那經常給陸鳴送來獸肉的淳樸大叔,被三眼神族的擰斷了頭顱。

這些三眼神族,真的是惡魔。

陸鳴感覺,他體內的鮮血,在沸騰,彷彿要化為火焰,熊熊燃燒起來。

冰冷無比的殺機,從陸鳴身上爆發而出。

“小子,死!”

兩個三眼神族,又向著陸鳴殺來。

陸鳴護在夏花身前,拚死不退。

但,三眼神族太多了,後麵,又有三眼神族殺來。

“陸大哥,你若能走,你快走,不要管我!”

夏虎大叫,眼中滴落幾滴淚珠,而她自身,卻轉身而去,手持戰劍,嬌小的身軀,向著一個三眼神族撲去。

“不要...”

陸鳴想要大吼,卻發現,喉嚨彷彿被卡住了一般,怎麼也吼不出來。

噗!

雪花四濺,一個十幾歲的少女,就像是一朵稚嫩的鮮花,就這般凋零了。

吼!

陸鳴喉嚨中,發出一聲如野獸一般的大吼,他的眼珠子血紅,恐怖的殺機,從他身上散發而出。

此時,整個部落的人,差不多快要被殺絕了,冇有剩下多少人了。

“殺,殺光,一個不留!”

有人大吼,彷彿真的在屠戮一些螻蟻。

轟!

這一刻,陸鳴身上,好像打破了某種枷鎖,他的氣息,瘋狂暴漲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