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三年前的情況,越來越像了,但,這一次,秋瑩瑩與蘇蕾,兩個女孩子,能擋住各方的車輪戰嗎?

很快,輪到欲毒宗的天驕。

“那個秋瑩瑩,應該擅長靈魂攻擊,靈魂強大,製造幻術,你隻要保持本心不動,然後以毒蟲攻擊,便可對付那秋瑩瑩!”

洛水寒給欲毒宗的一位天驕傳音。

欲毒宗的天驕眼睛一亮,向洛水寒抱拳,表示感謝。

“哼,陸鳴,彆以為找來一位擅長靈魂力的,我奈何不了,這一場,看她這麼死!”

洛水寒看向陸鳴,眸冷光連閃。

感應到洛水寒的目光,陸鳴嘴角泛起一絲淡淡的冷笑。

唰!

那位欲毒宗的天驕,躍了戰台,直接挑戰秋瑩瑩。

秋瑩瑩踏戰台,站在一旁,靜立不動。

兩人相對而立,欲毒宗的天驕,身瀰漫出一股毒氣,同時,他身,不斷的有毒蟲飛出,在他四周盤旋。

不過,欲毒宗的天驕,並未出手,隻是他四周的毒氣,開始向著秋瑩瑩湧來。

這時,秋瑩瑩的眼珠子,化為了漆黑,如兩口深井一般,漆黑一片,深不可測。

這一刻,那欲毒宗的天驕,發現四周的場景變了,變成了修羅煉獄,無數惡魔,揮舞著魔兵,殺向他。

“幻術,一切都是幻術!”

欲毒宗的天驕,暗暗告訴自己,他靜立不動,任那些惡魔砍在他身。

那些惡魔,一衝而過,如虛影一般。

“哈哈,冇用,果然是幻術!”

欲毒宗青年大喜,他催動真元,不斷的有毒氣,向著前方瀰漫,此刻,他了幻術,看不到秋瑩瑩在哪裡,但隻要將戰台,佈滿了毒氣,憑秋瑩瑩普通靈體,武皇六重前期的修為,抵擋不了多久。

這時,秋瑩瑩踏步而出,向著欲毒宗之人走去。

許多人緊張的看著,之前,天神宗的一個天驕,是這樣被秋瑩瑩擊殺的。

這一次,是否會和一次一樣?

秋瑩瑩來到欲毒宗天驕身前,一劍刺出。

但這時,飛舞在欲毒宗天驕四周的毒蟲,突然化為一把戰劍,向著秋瑩瑩殺來,秋瑩瑩臉色一變,長劍一擋,嬌軀一震,身體被震飛了出去。

同時,有一縷縷毒氣,爬了秋瑩瑩的身體,在腐蝕他的護體真元和領域。

“哈哈,她這一招冇用了,欲毒宗之人的毒蟲,能夠感應到她的氣息,自主攻擊,這個女子,死定了!”

看台,洛水寒哈哈一笑,露出得意之色。

“你不怕又被打臉?”

陸鳴淡淡的瞥了洛水寒一眼。

“哼,她擅長靈魂之力,能製造幻術,彆為我看不出來,但現在幻術無用,以她自身的修為,死路一條!”

洛水寒冷笑,一副篤定的表情。

但在這時,戰台情況突變。

“殺!”

秋瑩瑩嬌喝,她的眼眸,迸發出兩道漆黑的劍光,刺入欲毒宗天驕的體內。

欲毒宗的天驕,發出淒厲的慘叫,渾身毒氣暴動,但下一刻,欲毒宗天驕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倒在了戰台。

死了,欲毒宗的天驕,這麼死了!

怎麼會這樣?

所有人都震驚不已。

他們隻看到,秋瑩瑩一聲嬌喝,欲毒宗的天驕,死了,這可是頂級天驕。

碰!

洛水寒一掌拍在座位,將座位都震碎了,他的臉火辣辣的。

他一句話剛說,秋瑩瑩是死路一條,下一刻,欲毒宗的天驕死了。

這又像是一個個巴掌,扇在他的臉。

“洛水寒,你的臉,不會腫嗎?”

陸鳴輕蔑的笑道。

這一切,全都在陸鳴的意料之。

秋瑩瑩現在的靈魂力,太強了,相當於武皇九重武者的靈魂力。

之前,秋瑩瑩一直隻是使用了相當於武皇七重的靈魂力而已,剛纔,秋瑩瑩直接爆發出最強的靈魂力,施展神劍訣,欲毒宗天驕根本無法抵擋,直接被擊滅了靈魂,隕落當場。

在這最強隻有武皇六重的試,秋瑩瑩,是不可戰勝的。

三年前,陸鳴參加定寶大會的時候,靈魂力也遠遠冇有秋瑩瑩現在這麼強。

輕蔑的聲音,讓洛水寒臉色漲成了豬肝色。

而天神宗,天宇魔宗,欲毒宗三大宗門的天驕,寂靜無聲。

一聲嬌喝,可殺一位頂級天驕,這還怎麼戰?

車輪戰,有用嗎?去送死嗎?

對方的靈魂力,能發動那樣的攻擊幾次?

他們根本冇底。

秋瑩瑩將對方的儲物戒指收起,回到了平台,試繼續。

龍神穀,隻剩下兩人,但無人敢挑戰。

很快,輪到龍神穀挑戰,蘇蕾直接踏了戰台,她的目光,看了天神宗的一位頂級天驕。

天神宗的這位頂級天驕,臉色沉重,踏戰台後,與蘇蕾對了兩招,居然直接想衝下戰台,不敢戀戰。

“玄陰之河!”

蘇蕾交合,玄陰之河如大河濤濤,席捲向對方。

“不!”

對方驚懼不已,聖光迸發,全力抵擋,但是結果便是,死!

他在玄陰之河,直接被凍死了。

天神宗,已經死了兩個頂級天驕。

“該死!”

“怎麼辦?這樣下去怎麼辦,龍神穀那兩個女的,簡直變態,無法戰勝!”

天神宗和天宇魔宗,欲毒宗的天驕,都慌了。

被蘇蕾和秋瑩瑩盯,隻有死路一條啊。

特彆是三宗剩下的頂級強者,他們最怕了,以他們的天賦,他們不想死在這裡啊。

“陸鳴,定寶大會,我會讓龍神穀,血債血償!”

看台,洛水寒冰冷開口,然後直接起身騰空而起,這麼離開了。

接下來,他已經不想去看了,結果,似乎已經註定。

三大宗門剩下的人,已經失去了一戰的勇氣,隻想著保命了。

保命,當然可以,但是會很丟人。

哼!

魔陽也陡然起身,緊隨洛水寒之後,離去了。

果然,接下來輪到天神宗的人挑戰的時候,他們派出了一個頂級強者,但冇有挑戰龍神穀,居然挑戰天宇魔宗的一個頂級強者。

然後兩人象征性的交戰了幾招,雙雙落下戰台。

這遭到了全場的鄙夷。

很多人鬨笑,特彆是龍神穀的弟子,更是毫不吝嗇的嘲諷。

百度搜尋的站!

:

Ps:書友們,我是牧童聽竹,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援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