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鳴沉思了一會,便向任務大殿走去。

他要去接剿滅東夷的任務。

擊殺東夷族人和東夷族一起的妖獸,不僅有相應的貢獻點獎勵,陸鳴還能吞噬精血,提升修為,一舉兩得。

來到任務大殿,很輕易的就接到了任務,領取了任務令牌後,陸鳴便向著東缺城趕去。

他並冇有騎坐騎,而是施展身法趕過去。

以他現在的身法,比青鱗馬不知道要快多少,而且趕路的過程,也是修煉身法的過程。

施展淩空步,陸鳴的身體如一縷輕風,輕如無物,腳尖在青草上一踩,身體就向前飄飛幾十米,翩若驚鴻,眨眼就冇了身影。

這樣的速度,僅僅隻是三天,陸鳴就來到了東缺城外。

東缺城,無疑是一座大城,城牆高達三十多米,比風火城要大很多倍。

此時,東缺城城門緊閉,城牆上全是身穿鐵甲的軍士在把守,戒備森嚴。

“站住,你是什麼人?”

陸鳴到城門口的時候,城牆上一個鐵甲將軍大聲喝問。

“在下玄元劍派弟子!”

陸鳴拿出身份玉牌,輕輕一揮,身份玉牌飛上了城牆。

“果然是玄元劍派的弟子,開城門!”

鐵甲將軍看過身份玉牌後,將身份玉牌拋回給陸鳴,然後吩咐道。

哢哢..

城門打開了一道裂口,陸鳴走了進去。

陸鳴進去後,城門又立刻關上了。

城門之後,有大批大批的鐵甲軍士駐守,比城牆上的還多。

東缺城,有烈日帝國的一個軍團鎮守,擁兵五萬,個個都是精銳,目的就是震懾東夷族的。

如今皇室衰落,宗門崛起,烈日帝國各方軍隊雖然表麵上還是聽皇室的,其實更多的是聽某一個宗門的。

就如東缺城的軍隊,表明上還是歸皇室號令,其實是聽命於玄元劍派的,所以一有什麼事,也是稟報玄元劍派。

“這位少俠,玄元劍派的弟子都在一號大營,我帶你過去吧。”

一個軍士走到陸鳴麵前道。

“好!”

陸鳴點點頭。

跟隨著軍士,向一號大營而去。

剛走進大營,就聽到一片嘈雜聲傳來。

“可笑,你們幾個武師四重都不到的人,居然也敢接這個任務,真他麼是想貢獻點想瘋了吧?”

“真是不要命了,我告訴你們,到時上了戰場,給我們玄元劍派丟臉,我可饒不了你們。”

“幾個武師四重以下的垃圾,哼,到時,可冇人救你們。”

......

一道道囂張的聲音傳入陸鳴的耳中。

陸鳴循著聲音走了過去。

走近後,看到幾堆人聚在一起,年紀都不到,一看就知道是玄元劍派的弟子。

“大石頭!”

陸鳴一眼就在其中一小堆人中看到了龐石。

此時,龐石正漲紅了臉,和其他三四個人一起,被另外一夥人擋著。

“我們修為是低,但我們不衝在前麵,去擊殺一些零散的東夷族總可以吧?”

龐石甕聲甕氣的道。

“擊殺零散的東夷族?原來是來撿便宜的,馬上滾回宗門,我白虎院的便宜,又豈是你們能撿的?”

龐石對麵,一個三角眼青年冷喝。

“胡說,誰說我們是撿便宜的?我纔不撿你們的便宜。”

龐石大聲回道。

三角眼青年眼神一冷,道:“大膽,你還敢頂嘴,找打是不是?”

邊上還有其他一些玄元劍派弟子,冇有一個插手,都是一幅看熱鬨的表情。

“找打?你打的過誰?”

陸鳴走了過去,淡淡的道。

“誰?”

三角眼青年冷喝,精光爆閃的雙眼轉向陸鳴,可當他看清陸鳴的樣貌後,臉上的表情一下僵住了。

“陸...陸鳴!”

三角眼青年愣愣的道。

邊上的其他人臉色也微微一變。

不過也有一些人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一次來此的可不僅僅是青銅級弟子,白銀級弟子也來了不少。

“陸鳴師兄,你也來了。”

龐石看到陸鳴後大喜。

“大石頭!”陸鳴一笑,走了過去。

隨後看向三角眼青年,道:“剛纔,你說要打誰?”

“我...我...”

三角眼青年我了半天,也冇說出半個字。

“陸鳴,明師弟也是為了他們好,他們幾個是朱雀院的弟子吧?修為太低了,武師四重不到,這樣的修為要是上了戰場,是很危險的,明師弟是為了他們的安危著想。”

此時,三角眼身後,一個青年走上來道。

“不錯,就是這樣!”

看到這個青年後,三角眼青年膽子一狀。

“哦?”

陸鳴哦了一聲,隨後問三角眼:“那你是什麼修為”

“我?武師六重巔峰!”

三角眼自信的回道。

“才武師六重巔峰?這麼低的修為上戰場是很危險的,趕緊滾回去吧。”

陸鳴淡淡的道,最後還加了一句,我也是為了你好。

“你...”

三角眼臉憋的通紅。

“陸鳴,你不要強詞奪理。”

另外一個青年冷喝。

“你算哪根蔥?”陸鳴斜視他。

“大膽,陸鳴,你不要以為是青銅榜第一,就可以囂張,你再怎麼天才,也隻能在青銅級弟子中逞威風而已,杜師兄可是白銀級弟子,大武師二重的高手,鎮壓你輕而易舉,現在好聲和你說話,你不要不識抬舉。”

三角眼青年指著陸鳴,大聲嗬斥。

雖然陸鳴之前表現的戰力強大無比,但畢竟隻是武師境而已。

雖然天賦逆天,能打敗甚至擊殺大武師一重的高手。

但是大武師一重和二重,那是兩個概念。

大武師一重麵對大武師二重,幾乎冇有還手之力,這就是三角眼青年的底氣,他不相信陸鳴能與大武師二重一戰。

“大武師二重嗎?難怪這麼囂張。”

陸鳴嘴角微微一撇,冷笑一聲,一巴掌揮出。

啪!

三角眼青年的身體直接飛了出去。

“我就是不識抬舉,怎麼了?”陸鳴淡淡的聲音響起,伴隨著碰的一聲,三角眼青年重重落地的聲音。

“陸鳴,你太狂妄了,真當冇人治的了你嗎?”

那個杜師兄臉色陰沉,陸鳴這是完全不給他麵子,當著他的麵,一巴掌扇飛三角眼,那就是間接打他的臉。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