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此時,天錘與那個大漢大戰,也到了最後,天錘攻勢如狂,那個大漢,完全冇有反抗之力,被天錘轟擊的大口全血,最後被天錘一錘子砸的落在了地麵上,將地麵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饒命,饒命啊!”

大漢目光一掃,發現他帶來人的,居然全部被斬了,嚇的尖叫起來。

他知道,他踢到鐵板了,這幾人,全是妖孽啊。

“你剛纔想奪我的破空飛梭,還想殺我們,現在,叫我放了你?可笑!”

天錘露出猙獰的笑容。

大漢心裡發寒,叫道:“我想要奪你的破空飛梭,是有原因的,因為我們發現了一個地方,有重寶出世,但需要破空飛梭才能進入!”

“重寶出世?”

天錘,雪凝心,陸鳴三人一愣。

“不錯,隻要你答應放過我,我就把重寶出世地址告訴你!”

大漢叫道。

“哦?真的,你可千萬彆騙我!”

天錘眼中,鋒芒畢露。

“我可發誓,決不敢騙你們,但你也要答應不殺我!”

大漢道。

“好,我答應不殺你,我發誓!”

當即,天錘發誓,若大漢說出,他便不殺大漢。

“在距離此地往北約半日路程,有一麵湖,叫棲龍湖,相傳過去,有強大的真龍棲居,前段時間,棲龍湖內,傳出了龍吟之聲,震耳不絕!”

大漢道。

“有強大的真龍棲居?”

三人一愣,有些好奇。

要知道,他們三人之中,也有一條純血的真龍呢。

“棲龍湖龍吟,與破空飛梭,有什麼關係?”

天錘問。

“因為在棲龍湖外圍,有強大的煞氣瀰漫,若無強大的防禦寶物,很難衝的進去,而破空飛梭,防禦力驚人,速度又快,肯定能安然衝進去。”

大漢道。

“現在,我把我所知道一切,都告訴你們了,你們能放過我了吧!”

大漢道。

碰!

大漢話音剛落,一個拳頭,就轟擊在他的丹田上,擊穿了他的丹田,轟碎了他的靈神。

是雪凝心出手!

“你們,不講信用!”

大漢狂吼一聲,充滿了不甘。

“我答應不殺你,但我師妹,可冇有答應不殺你!”

天錘猙獰一笑。

大漢在不甘中,生機消散。

陸鳴微微一笑,也不在意,武道世界,弱肉強食,特彆是元陸,更是如此,心慈手軟的人,是走不了多遠的。

吞噬之力爆發,直接將大漢的精血能量吞噬。

“吞噬之力,好厲害的秘術!”

天錘看了陸鳴一眼道。

他以為,陸鳴這是一種秘術,陸鳴一笑,也冇有解釋。

“棲龍湖,有龍吟傳出,師弟師妹,要不要去看看?”

天錘問。

“我正有此意!”

陸鳴道。

“我當然要去看看!”雪凝心道。

“好,哈哈,那我們走!”

天錘笑道。

三人登上破空飛梭,破空飛梭向著北方極速飛去。

陸鳴盤坐於一旁,煉化體內的能量。

十幾個武皇四重以上的強者,包括一個武皇七重的強者,能量頗為雄厚,不斷的化為陸鳴的真元,陸鳴的真元,不斷的變得雄厚起來。

不久,當能量煉化完之後,陸鳴的修為,有所提升,達到了武皇三重後期。

而這時,他們也到了目的地,棲龍湖。

前方,天地間瀰漫著濃鬱的黑色霧氣,這種霧氣,就是煞氣。

武者若是進去,就會被煞氣侵蝕,輕則陷入瘋狂,重則,直接靈魂被磨滅,隕落當場,厲害非常。

“你們看,還有其他人!”

透過水晶玻璃,他們看到了一些身影,立於煞氣之外,遠遠觀看。

一些人的目光,向著他們這邊望來,閃爍出貪婪之色。

唰!唰!

有幾道身影,劃破虛空,向著他們這邊飛來。

其中一人,更是霸道,手一揮,形成一隻巨大的手掌,向著破空飛梭抓下。

很顯然,如同之前他們碰到的那些人一樣,想要奪取他們的破空飛梭。

“哼,懶得陪你們玩!”

天錘冷哼,催動破空飛梭,唰的一聲,破空飛梭向前衝去,破滅了那隻手掌,直接衝入煞氣之中。

那幾人不甘的停住了身形。

破空飛梭飛入煞氣區域,筆直往前衝。

“你們看,也有其他的破空飛梭!”

雪凝心望向外麵,道。

陸鳴他們也看到了,在他們不遠處,同樣有一艘破空飛梭,向著前方飛行。

吼!

這時,一道龍吟之聲,從前方傳來,甚至透過破空飛梭,傳了進來。

龍吟之聲!

“好霸道的龍吟,不過聽這聲音,好像不像是活著的真龍發出的!”

雪凝心認真分彆,道。

“不是活著的真龍發出是聲音?”

天錘和陸鳴眉頭一挑。

他們知道,有些真龍,死後留下烙印,也會發出龍吟,還有,比如他們,覺醒真龍血脈,凝鍊真龍戰體,有時爆發,也能發出龍吟。

普通人,是聽不出其中的差彆的,但雪凝心為真龍,能聽出來,不奇怪。

“難道是真龍死後,留下的洞府?”

三人猜測,操控破空飛梭,繼續向前。

過了一會,他們終於飛出了煞氣瀰漫之地,前方,出現了一麵巨大的湖泊,一眼望去,如汪洋一般,看不到儘頭。

而且,在這裡,冇有絲毫的煞氣。

“好多人!”

透過水晶玻璃,他們望向外麵,發現湖麵之上,有不少身影。

有些人在湖麵上飛行,似乎在尋找什麼。

看來,得到這個訊息的人不少,有些人很年輕,很可能是頂級宗門的天驕人物。

他們三人,出了破空飛梭,破空飛梭變小,被天錘收了起來。

舉目四顧,看到的人,不下百人。

有些人向他們望了一眼,便冇有理會。

“這裡,似乎什麼也冇有啊!”

天錘道。

三人在湖麵上飛行,望著平靜的湖麵,似乎什麼也冇有。

轟!

有人向湖裡發動了攻擊,激起千層浪。

嘩啦啦!

忽然,那浪花之中,伸出一隻巨大的鉗子,對著那人一夾,那人慘叫一聲,身體被夾為兩截,鮮血散落湖麵,染紅了湖水。

浪花翻滾,眾人看到,那是一隻巨大的龍蝦,通體火紅,氣息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