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道身影,身上瀰漫出可怕的氣息,彼此交織,封鎖了陸鳴所有的退路。

“五個武皇七重,一個武皇六重!”

陸鳴瞳孔急劇收縮。

一個青年,長髮飛揚,揹負一把魔刀,如一尊青年魔神,氣勢如狂。

此人,乃是武皇六重的存在。

其他五人,看不清樣貌,渾身都被漆黑的魔光籠罩,恐怖的氣息,直沖天際。

這五人,清一色武皇七重的強者。

“天宇魔宗,還真的看得起我!”

陸鳴目光如電,盯著那個青年。

剛纔那一刀,就是出自這個青年之手。

這是一個可怕的天驕!

“打傷我天宇魔宗的天驕,褻瀆了我天宇魔宗的聖女,就想這樣輕鬆的離開,你未免也太天真了!”

青年開口,殺機冷冽如刀。

“嗬嗬,天宇魔宗,貴為蒼州十三個頂級宗門勢力,就這點氣量嗎?同輩不敵,就派出更強者追殺嗎?”

陸鳴冷笑。

“反正你死了,這一切,不會有人知道!”

青年臉上依舊冷漠,平靜,他踏步向前,向著陸鳴走來,每一步踏出,就有一股強大無比的壓力,壓在陸鳴身上。

陸鳴眼神微凝,腦海中在急速轉著,想著脫身之策。

“陸鳴,給你一個機會交出你身上修煉之法,我或許可留你一命!”

青年開口,眼中,閃過一絲貪婪之色。

之前在天宇魔宗,陸鳴與金羽一戰,他也在場,看在眼裡。

陸鳴,居然以二級領域,就擊潰了金羽的五級領域,他很好奇,陸鳴修煉的是什麼法門,領域居然如此恐怖。

“哦?想要我的修煉之法,可以,告訴我一個問題,誰派你來的?”

陸鳴道。

青年目光一閃,隨後露出一絲冷笑,道:“我自己要殺你而已,好了,說吧!”

“殺!”

就在這時,陸鳴忽然爆吼一聲,向著青年衝了過去,黑羽翅一扇,帶起一陣狂風,向著青年席捲而去,兩隻翅膀,如兩把天刀一般,斬向對方。

“找死!”

青年冷漠開口,背後魔刀並未出鞘,隻是手掌如刀,一斬而出。

一道驚天魔刀出現,向前斬出。

咚!

魔刀斬在黑羽翅上,黑羽翅瘋狂震動,陸鳴身體如炮彈一般後退,渾身氣血翻湧,口中又流出了鮮血。

毫無疑問,這個青年是一個絕頂天驕,戰力強的驚人。

修為雖然是武皇六重,但一身戰力,絕對能殺武皇七重,甚至比擬武皇八重。

陸鳴,根本不敵。

“你們不要出手,封鎖四方,我來斬他!”

青年冷漠開口,踏步而出,向著陸鳴逼去。

唰!

青年手掌劈出,有一道可怕的魔刀,向著陸鳴斬下。

陸鳴眉心發光,一塊盾牌出現,極度變大,擋在身前。

當!

魔刀斬在盾牌之上,盾牌震動,盾牌和陸鳴一起,被震飛了出去。

“聖兵,又是聖兵,身上的寶物不少,可惜是個廢物,白白浪費了這等寶物,以後,我就幫你保管這些寶物吧,記住,殺你者,天宇魔宗,魔赫!”

青年眼中貪婪之色更盛,身上的氣息,更強,一揮手,背後魔刀出現,可怕的刀芒,攪亂了風雲。

“出手!”

這時,陸鳴忽然一聲大喝,雙翅一揮,如一道黑色的閃電,向著魔赫撲擊而去。

魔赫目光一冷,剛要一刀斬出,但就在這時,一個透明泡泡,突然出現,將魔赫籠罩在其中,他的身體,一下子被定住了。

“神門九封!”

陸鳴低喝一聲,五扇封印之門出現在魔赫四周,向著魔赫鎮壓而下。

“給我破!”

魔赫狂嘯,魔氣爆發,順著魔刀,化為一道道驚天刀芒,轟擊透明泡泡,透明泡泡轟鳴,劇烈的震動起來,隻堅持了一個呼吸,就破碎了。

透明泡泡破碎,五扇封印之門鎮壓而下。

“斬!”

魔赫奮力掙紮,刀芒破空,五扇封印之門,也一一被破開。

但這時,陸鳴已經出現在魔赫不遠處。

神劍訣!

陸鳴眼中,射出兩道黑色光芒,如兩把神劍,射入魔赫體內,直入靈神。

魔赫靈神一顫,氣息頓時有些不穩。

“混沌番天印!”

陸鳴怒吼一聲,天空中,一個巨大的混沌大印,如一座太古神山,向著魔赫壓下,帶起陣陣可怕的氣浪。

那種威勢,即便是魔赫,瞳孔也是一縮,不能無視。

“破!”

魔赫大吼,整個人好像化為一把魔刀,沖天而起。

“轟!”

混沌番天印,重重的與魔刀相撞在一起,發出驚天轟鳴,這一刻,時間都彷彿凝固了。

“看本座的!”

丹丹叫了一聲,身體飛了出去,飛在混沌番天印上空,身體急劇變大,整個身體,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銘文,整個身體,好像化為了一座大山,一座龜形的大山,重重的踩在混沌番天印之上。

轟!

混沌番天印的重量,瞬間暴增,魔赫所化的刀光崩碎,混沌番天印,繼續向著魔赫鎮壓而下。

魔赫怒吼,雙掌向上,轟擊在混沌番天印之上。

轟!

混沌番天印被擊穿了,但魔赫的身體,也因為這股力量,如隕石一般,向下落去。

魔赫向下落,他們對陸鳴形成的包圍圈,就出現了空檔。

啾啾

泡泡鳴叫,一條時空通道出現,陸鳴帶著旦旦和泡泡,衝進了虛空通道之中,出現在數千裡之外,然後黑羽翅一扇,極速向前飛行。

唰!

魔赫重新衝上高空,眼眸之中,瀰漫出驚人的火焰,暴怒的吼聲傳出:“追!”

咻!咻!咻!

魔赫,還有五個武皇七重的強者,化為六道魔光,向著陸鳴追去。

陸鳴一邊拿出一堆原石吞噬,恢複真元,一邊將速度提升到極致,極速飛逃。

他知道,剛纔那一擊,根本奈何不了魔赫。

魔赫戰力太強了,剛纔,完全是魔赫自身輕敵,才被陸鳴出其不意,利用旦旦和泡泡,發動一係列的攻擊,最後以混沌番天印加上旦旦的力量,配合神劍訣,才能一舉擊飛魔赫。

但應該還傷了不了魔赫。

畢竟,魔赫本身,就是一個絕頂天驕,戰力強大,陸鳴的修為,還比對方差那麼遠,能做到這一步,已經是極限了。

,精彩!最新章節請關注微信號:rd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