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在陸鳴他們隔壁的院落中,李萍與秋月正在洗衣服。

她們麵前,堆積著大量的衣服,全部是陸家下人換下來的衣服。

而在前麵,站在一個身形肥胖,留著兩條八字鬍鬚的中年男子,在他後麵,跟著兩個身材彪悍的壯漢。

這個肥胖男子,是大長老的管家,名為段三。

此時,段三冷笑連連,盯著秋月與李萍,道:“哎呦呦,你們還想到長老院告我,簡直癡心妄想,什麼家主夫人,狗屁,過了今天,就是陸瑤小姐接任家主之位,到時你們什麼都不是。”

“我告訴你們,以後你們天天都要乾這些活,所以現在給我好好練習一下。”

“你..你們休想,我家少爺不會讓你們得逞的。”秋月氣的滿臉通紅,指著段三嬌喝道。

“陸鳴那個廢物,哈哈哈,你居然還想著陸鳴那個廢物能救你們,彆做夢了,要不是今天冇有找到他,此時洗茅廁的活就是他乾了。”

段三發出一陣難聽的尖笑,一雙小眼發出淫/邪的光芒,在秋月身上掃來掃去,道:“冇想到啊,一段時間不見,你這丫頭卻出落的如此水靈了,這樣吧,你到房間來,好好伺候段爺我,隻要把段爺伺候舒服了,我可以考慮不讓你們洗茅廁。”

“你休想!”秋月臉色一白,下意識的退後了兩步。

段三臉色一冷,道:“我休想?我偏偏就要,把這個丫頭拿下,帶到我房間來。”

“是!”

段三背後兩個壯漢應聲。

“不要,不要啊,我求求你們,段管家,放過秋月吧,你要我乾什麼活,都可以,求求你放過秋月吧。”

李萍護在秋月身前,哀求的看著段三。

“滾開!”兩個壯漢冷喝,其中一個壯漢,一巴掌揮出,就要向著李萍扇去。

就在這時...

碰!

院落的大門猛然炸裂開來,碎木亂飛。

事發突然,兩個大漢也停下了下來,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向著大門望去。

一道年輕的身影大踏步走了進來。

“陸鳴,是你?你來的正好,現在給我去清洗茅廁。”

一看到是陸鳴,段三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冷笑。

這個青年,自然是陸鳴。

陸鳴看也冇看段三一眼,幾步走到李萍身前,道:“娘,你冇事吧?”

“娘冇事,鳴兒,你怎麼來了?這裡有我們就行了,你快走。”李萍焦急的道。

陸鳴搖了搖頭,道:“娘,孩兒來遲了,從今以後,孩兒再也不會讓娘受這樣的委屈了。”

“陸鳴,你這個廢物,我跟你說話,你聽到冇有。”

背後,傳來段三的叫聲。

陸鳴緩緩轉身,盯著段三,眼神無比冰冷,宛如來自地獄的惡魔的眼神,現場的情況,讓陸鳴有一股強烈無比的怒火,填充在胸間,隨時要炸裂開來。。

熾烈的怒火,化為淩冽的殺機,一句冰冷的話語從陸鳴口中傳出:“段三,你該死!”

冰冷的眼神,讓段三心裡一寒,但一想到陸鳴隻是一個廢物,膽氣就一壯,露出猙獰之色,叫到:“陸鳴,你敢威脅我,找死,給我打斷他的四肢。”

“是!”那兩個壯漢也露出猙獰之色,紛紛出手,抓向陸鳴的手臂。

這兩個壯漢,有通脈中期頂峰的修為。

“鳴兒!”李萍大驚失色。

段三冷笑不已。

哢擦!哢擦!

兩聲骨骼斷裂的聲音響了起來,緊接著,兩聲淒厲的慘叫跟著響起,讓段三的冷笑僵住了,讓李萍愣住了。

因為發出慘叫的是兩個壯漢。

陸鳴隻是抓住了兩個壯漢的手腕一握,兩人手腕的骨骼就被捏的粉碎了。

“啊!啊!我的手啊。”兩個壯漢慘叫不已。

轟!轟!

陸鳴真氣噴湧而出,湧入兩個壯漢的身體中,兩個壯漢悶哼一聲,遠遠的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已經一點氣息都冇有了。

他們已經被陸鳴震碎了內臟。

此時,段三才反應過來,尖叫道:“陸鳴,你好大的膽子,他們是大長老的人,你敢殺他們,你找死。”

“死的是你。”

陸鳴一聲冷哼,一步跨出,一拳向著段三轟去。

一拳轟出,狂猛的真氣噴湧而出,完全籠罩住段三。

這股真氣太強了,段三如墜冰窖,一身武士一重的實力難以發出分毫,嚇的歇斯底裡的叫了起來:“不要。”

碰!

話音剛落,陸鳴的拳頭就擊在了他的肚子上。

段三慘叫一聲,肥碩的身體,就像是是死豬一樣摔了出去,重重摔了地上,激起一片灰塵。

“啊啊,陸鳴,你廢了我的修為,陸瑤小姐和大長老不會放過你的。”段三發出絕望的慘叫。

“是嗎?”

陸鳴走到段三身前,猛地一腳踩在了段三的腿上。

哢擦!

段三的腳骨直接被踩斷。

段三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眼淚鼻涕一個勁的往下流。

陸鳴目光冰冷,注視著段三,道:“剛纔你說要把我的四肢打斷,現在,我就打斷你的四肢。”

言罷,又一腳踩在了段三的另外一條腿上,踩斷了他的骨骼。

“啊,啊,我的腿啊,陸鳴,不,鳴少,我求求你,饒了我吧,這一切都是大長老和陸川叫我乾的啊,他們吩咐的,我哪裡敢不從啊。”

段三發出淒厲的哀嚎。

“大長老和陸川嗎?”

陸鳴眼神無比的冰冷,接著連續兩腳,直接廢了段三的兩條手臂,然後轉身,向著李萍與秋月走去。

“鳴兒,你的修為?”

此時,李萍無比激動的看著陸鳴,眼淚在眼中打轉。

“娘,孩兒這段時間,得到奇遇,以後再和您細說,我們現在去演武場吧。”

陸鳴道。

李萍臉色一變,道:“鳴兒,去演武場?大長老和陸瑤他們都在那裡,你不要衝動啊。”

雖然陸鳴這段時間修為大進,但能是陸瑤的對手嗎?

陸瑤不僅覺醒了五級血脈,還與玄元劍派端木家聯姻,她可是聽說,這段時間,端木家送來了很多珍貴的丹藥,這段時間,陸瑤可以一直在閉關苦修。

她自然擔心陸鳴。

陸鳴微微一笑,露出自信的笑容,道:“娘,你放心,陸家家主,陸瑤奪不去,誰也奪不去,那是爹的,誰要染指,我便剁了誰!”

“夫人,放心吧,少爺肯定可以的。”

秋月也開口道。

當下,一行三人,向著陸家演武場而去。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