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神宮夠資格參加天神宗篩選的天驕,居然多達五六十人,真是驚人至極。

神墟大陸,不愧是神墟大陸群毫無爭議的第一大陸,天驕多的驚人,要知道,南神宮隻是神墟大陸的四大勢力之一。

如此多的天驕,那排名前三的存在,可想而知,有多麼可怕了。

當南神宮天驕到的時候,天邊,有嘹亮的鳴叫聲響起,一隻隻巨大的猛獸,向著這邊飛來。

那是一隻隻飛豹,通體漆黑,卻生有肉翅,翼展張開,足足超過一百米,起碼二十隻巨大的飛豹,而且,一隻隻氣息強大,讓人感覺一股強大的壓力。

靈神圓滿!

二十多隻飛豹,都是靈神圓滿的存在。

最前麵的一隻飛豹上,站著一個玄衣中年,此人,正是當初前往神荒大陸,帶陸鳴他們前來的玄衣中年,武皇三重的南神宮長老。

在他身後,還站著兩位老者,身上散發皇者的威能,不過地位明顯要次於玄衣中年。

“爾等,登上飛豹,隨我去神墟古城!”

渾厚的聲音,從玄衣中年口中傳出。

“是!”

首先應聲的,是南神宮的天驕,一個個踏空而起,飛上不同的飛豹。

接著,其他大陸的天驕也騰空而起,飛向那些飛豹。

陸鳴等神荒大陸的人,聚集在一隻飛豹上。

“出發!”

玄衣中年宣佈,二十多隻飛豹大吼一聲,扶搖直上,飛入青冥,然後如一道道黑色的閃電一般,向著神墟古城而去,速度快的驚人。

靈神圓滿的飛行妖獸全力趕路,速度可想而知。

不過,神墟古城在南神宮中部,即便以飛豹的速度,也需要兩天的時間。

呼呼

陸鳴與謝念卿並肩而立,遙望下方億萬裡山河一晃而過。

“陸鳴,有兩個大陸的人,一直在注視我們!”

謝念卿對陸鳴道。

“嗯,我也看到了!”

陸鳴點點頭,望向左側。

那邊,其中一隻飛豹上,都是一個個身穿羽衣的青年,不管男女,目光銳利,且人數眾多,居然超過四十人,是南神宮這邊除了南神宮之外,其他九塊大陸人數最多的一個大陸。

“沐絕!”

陸鳴目光一冷,因為他在這些人中,看到沐絕的身影。

此時,沐絕也冷冷的看著陸鳴他們。

“沐兄,就是那幾人得罪了你?”

其中一個羽衣青年望向陸鳴,淡淡的開口。

“不錯,就是他們,特彆是那個陸鳴,我一定要他死!”

沐絕充滿怨毒的道。

“區區一個神荒大陸的垃圾而已,放心,若是有機會,我們順手會將他除掉的,倒是那個女的不錯,可留下好好享用一番!”

羽衣青年淡淡的道,好像擊殺陸鳴,對他們來說如吃飯喝水一般簡單,絲毫冇有把陸鳴放在眼裡。

“那多學羽兄了!”

沐絕大喜。

同時,另外一隻飛豹上,也有一些青年冷冷的看著陸鳴。

其中有幾人,陸鳴還認識,正是在神墟之中,被陸鳴擊敗的幾個戰平大陸的天驕。

“你們就是敗在那人手上?”

一個戰平大陸的青年天驕淡漠的問道。

“是的,此人的戰力,很不錯”

其中一個被陸鳴擊敗的青年回答。

“什麼戰力不錯?區區一個神荒大陸的垃圾,有什麼不錯的,是你們自己廢物而已!”

那個青年冷冷嗬斥,讓那幾個被陸鳴擊敗的青年麵紅耳赤,不知道怎麼開口。

“不過,不管怎麼樣,你們都是戰平大陸的人,明知道你們是戰平大陸的人還敢動手,這筆賬,我記住了,那幾人,我見到,會順手斬殺的!”

那個青年開口,他留著一頭短髮,顯得非常自信。

陸鳴所在的飛豹上,龍辰走向陸鳴兩人。

“陸鳴,你要小心,白羽大陸和戰平大陸的人盯上我們了!”

龍辰提醒道。

“神墟大陸群排名第四的白羽大陸和排名第九的戰平大陸嗎?他們若是不知好歹,那也隻能送他們上路了!”

陸鳴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龍辰目光一亮,然後點點頭,冇有說話,轉身離去。

億萬裡山河,一晃而過,轉眼過去了兩天。

前方,一座比南神宮還要宏偉的古城,出現在眼前。

這便是神墟古城,神墟大陸最雄偉,最古老的城池。

神墟大陸,四大勢力分彆是東西南北四大神宮,其實,在久遠的過去,四大神宮都是屬於一個勢力,那便是神門。

神墟古城,便是神門的總部。

但如今,四大神宮獨尊,神門等於一分為四,冇有一個勢力,能占據神墟古城為己用,所以,導致神墟古城很特殊,成為了四大神宮共有之城,平時,就派一些人駐紮這裡,一旦四大神宮有什麼大事,就會在神墟古城商議。

飛豹冇有停留,直接向著神墟古城飛了進去,向著神墟古城中心地帶飛去。

“那是”

當他們來到神墟古城中心後,陸鳴便看到,有三十六座筆直挺拔的山峰,直入蒼穹,成三十六天罡之位排列。

而在三十六座山峰之上的高空中,有九座古老巨大的祭壇,淩空懸浮,充滿了古樸滄桑的氣息。

此時,三十六座山峰四周,早就圍滿了人,都是神墟古城本土的武者。

“是南神宮,南神宮和南方九塊大陸的天驕到了!”

有神墟古城本土武者道。

吼!

西邊飛向,傳來猛獸吼嘯之聲,一隻隻背上肉翅的巨虎,載著許多青年天驕,飛行而來。

“是西神宮和四方九塊大陸的天驕到了!”

有人叫道。

“西神宮!”

陸鳴的目光向著西邊望去。

在一隻隻巨虎上,也是一個個青年天驕,他們同樣目光銳利的望向他們這邊。

“哈哈哈,你們倒是來的早!”

一聲大笑從東邊響起。

一隻隻火紅色的神鷹飛來,為首的一個紅袍中年,氣勢威壓天下,絲毫不比南神宮的玄衣中年差。

在那一隻隻火紅色的神鷹上,也是一個個青年天驕,看數量,比南神宮與西神宮的都要多。

東神宮與東邊十一塊大陸的天驕到了。

咻咻

這時,一道道劍鳴聲響起,北方,幾十道驚人無比的劍光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