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俺米頭髮,幾位施主,你們要小心那白衣男子!”

此時,一聲佛號響起,無良和尚的身影出現。

“和尚,你知道他是誰?”

陸鳴問。

“是的,因為這段時間謝念君和此人走的很近,南神宮年輕一輩,有三大最強天驕,此人便是三大最強天驕之一的王振!”

無良和尚道。

“此人便是王振!”

陸鳴眸光一動。

南神宮,年輕一輩最強的三大天驕,都是非同凡響的天驕,一個個可怕無比,修為高深莫測。

其中之一的季紅塵,陸鳴曾將見過,確實是非同凡響。

冇想到,謝念君現在與南神宮三大天驕之一的王振,走的那麼近。

“多謝!”

陸鳴微微一抱拳,然後與謝念卿,龍辰,各自回房。

陸鳴進入房間,然後直接進入山河圖。

首先,將紫色蓮花這株半聖藥,種在悟道古樹邊上,種在玄黃矽土上,然後陸鳴盤坐於一座山峰之頂,手中出現了一滴精血。

正是那從神墟古礦中切出來的精血。

陸鳴打算吞噬煉化了這一滴精血,看九龍血脈,能不能晉升神級九級。

之前,陸鳴已經先後煉化了四個至尊精血,九龍血脈,都冇有晉升。

這一次,是一個希望。

冇有猶豫,九龍血脈一口,將這一滴精血吞噬進去。

這一滴精血被吞噬進九龍血脈之中,並冇有立刻崩潰開來,而是化為一縷縷精純的能量,不斷的被煉化,不斷的轉化為九龍血脈的血脈之力。

這一滴精血的能量,非常磅礴,浩瀚無窮,陸鳴全力煉化,轉眼,便過去了快三天的時間,這一滴精血的能量,終於被完全煉化了。

九龍身上,八道金色的脈輪,光芒閃耀到極致,刺的人眼睛都要睜不開。

忽然--

嗡!

在那八道璀璨的金色脈輪之上,第九道金色的脈輪浮現而出。

第九道金色脈輪,神級九級血脈。

九龍血脈,終於晉級,提升到神級九級。

且,第九道金色的脈輪出現後,一開始是暗金色,但馬上變的明亮,璀璨起來,顏色越來越明亮,越來越璀璨,最終,九道金色的脈輪,都變得一樣璀璨。

九龍血脈,終於圓滿。

吼!

這時,陸鳴的腦海中,響起了一道驚天動地的龍吟之聲,同時,陸鳴彷彿看到,一條巨大無比,腹下有九隻龍爪的九龍,在翱翔,在飛舞。

九龍踏空,威勢驚天!

轟!

陸鳴腦海在轟鳴,在炸響,這一刻,似乎有很多東西出現在陸鳴的腦海中。

“這是?”

陸鳴細細感應,細細體悟,發現這是一段記憶,一段關於九龍的記憶。

可惜,斷斷續續,隻是一些記憶片段而已,很稀少。

“戰龍真訣築基篇!”

陸鳴在九龍的記憶片段中,發現了戰龍真訣築基篇。

“隻有築基篇,可惜啊!”

陸鳴長歎。

戰龍真訣,應該還有後續篇章的,但在九龍這些斷斷續續的記憶片段中,陸鳴隻發現了築基篇。

“還有,九龍踏天步!”

陸鳴發現了九龍踏天步的修煉之法,可惜,他也有了,根本不需要。

另外,還發現了幾種武技功法,但都不如戰龍真訣和九龍踏天步,對陸鳴無大用。

“我的九龍血脈,隻是以一滴九龍精血覺醒的,難道是因為隻是一滴精血的原因,所以纔得到斷斷續續的記憶片段嗎?想要得到更多,是否需要得到更多的九龍精血!”

陸鳴心裡思索。

陸鳴盤坐了一會,又細細檢視了一下,終於又有了新的發現。

“這是關於九龍遺蹟的?”

陸鳴發現了一些內容,露出思索之色。

九龍遺蹟的位置,居然也是處於東荒與中洲的交界處,那片混亂領域。

當初,就是九陽至尊冒死進入九龍遺蹟,最後得到兩滴九龍精血,和戰龍真訣,九龍踏天步的修煉之法,由此,還身受重傷。

“九龍遺蹟內,或許有所有的九龍精血,若是能得到所有的九龍精血,我或許就能得到全部的九龍傳承,看來待神墟大陸的事一了,回到神荒大陸,有必要去一趟九龍遺蹟了!”

陸鳴思索。

唯有讓陸鳴興奮的是,九龍血脈晉升為神級九級,終於又孕育出一道龍力。

九道龍力!

“第九道龍力,好強!”

陸鳴感應了一下,露出一絲激動之色。

第九道龍力,比前麵的任何龍力,都要強,要強一大截。

“我若是爆發第九道龍力,估計能和鎮獄碑血脈比肩了!”

陸鳴尋思。

鎮獄碑血脈,有一截鎮獄碑本體的殘塊,威力非常可怕,是陸鳴最強的殺招,但現在陸鳴感覺,若是爆發九道龍力,可能不會比鎮獄碑血脈弱。

這樣一來,陸鳴的殺招,又多了一種。

忽然,陸鳴心神一動,退出了山河圖,出現在房間中,謝念卿正好打開房門,走了進來。

“陸鳴,時間到了,要出發前往神墟古城了!”

謝念卿道。

“好!”

陸鳴點點頭。

當!當!

這時,南神宮某處,傳來悠揚的鐘聲。

這是召集各大陸天驕集合的鐘聲,此刻,龍辰,楊破天,無良和尚,冥子等人,都從各自的房間中走出,向著鐘聲傳來之地飛去。

不久,他們便來到一處廣場,廣場上,已經立著一些青年強者。

這些青年,分為一片片不同的區域,聚在一起,顯然,是分彆來自各大陸的天驕。

人數有多有少,少的,七八個人,多的,居然達到驚人的三四十人。

陸鳴暗驚,能來這裡的,基本上都是覺醒了神級九級血脈的絕世天驕,整個神荒大陸,才十二人而已,但有些大陸,卻多達三四十人,實在驚人。

各大陸的實力差距,很明顯。

唰!唰!唰!

破空之聲響起,足足有五六十個年輕的身影,飛向這邊。

在人群中,陸鳴看到了一身白衣的王振,英氣逼人的季紅塵,不過,王振和季紅塵,都隱隱落後另個紫發青年之後半步。

這個紫發青年,飛行在最前麵。

還有,在人群中,陸鳴看到了沐絕。

沐絕目光掃視,當他看到陸鳴後,眼神中散發冰冷的光芒。

南神宮的天驕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