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鳴冇有與端木雲陽多說,轉身走下了戰台。

“陸鳴,多謝!”

當陸鳴回到朱雀院區域的時候,劉輝向陸鳴抱拳道謝。

“你不用謝我,我不是單純的為你出頭,我隻是看不慣端木家族那幅嘴臉而已,況且,我和端木家族,本來就有仇。”

陸鳴一笑道。

“看...看不慣?”

劉輝,還有邊上其他的朱雀院弟子都有些發愣。

就因為這個道理,就上去把端木雲衝狠虐了一番?他們感覺有些摸不透陸鳴的想法了。

接下來,挑戰繼續。

比試非常的激烈,每一個人都拚勁全力一戰。

當挑戰全部結束的時候,已經到了夜晚了。

十個挑戰的人,加上陸鳴,一共有五人挑戰成功,取代了之前三十人中的五人。

到了這時,各大院進入前三十的名額已經全部誕生。

朱雀院一共隻有五人進入前三十名。

和朱雀院一樣慘的是玄武院,也隻有五人。

青龍院八人,白虎院最強,足足有十二人。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次備受關注的四大新人王,其中,風行烈已經遭到淘汰,陸鳴則是以黑馬之勢,殺進了前三十。

至於另外兩人,兩年前的新人王淩空,與三年前的新人王端木雲陽,自然輕鬆的殺進了前三十名。

“風行烈還是太年輕了,入門兩年不到,被淘汰是正常的。”

“不錯,不過一年後,甚至兩年後,如果風行烈冇有去突破大武師之境的話,那麼青銅榜之戰,就是他的天下了,這纔是正常的速度。”

“可陸鳴呢?”

眾人聊著天,但不約而同的,他們想到了一個名字,陸鳴。

陸鳴可是今年才入門的啊,卻殺進了前三十了。

“陸鳴?那是個變態,不能按照常理來算。”

眾人隻能以這個理由來安慰自己了。

今天的比賽,到此結束了,第二天繼續。

陸鳴和龐石等人回到了宿舍。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他們又回到了大比的地點。

“現在,前三十上來抽簽!”

依舊是昨天那個銀袍長老主持。

和昨天的規矩一樣,由銀袍長老隨機抽出十五人,然後由這十五人抽取其他十五人的名字。

這一次,陸鳴抽到的號碼是十二號。

“十二號?看來終於碰到了一個強勁的對手了。”

陸鳴嘴角泛起一絲期待的光芒。

說實話,前麵的對決,他根本冇有發揮出全部的實力。

登記好後,陸鳴向著座位走去。

“陸鳴,你抽到了幾號?”

一回來,穆蘭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今天,穆蘭冇有和她外公坐在一起,反而和風舞,龐石他們擠在一起,很自然的,他們這片區域就坐滿了朱雀院的男性弟子。

“十二號!”

陸鳴微笑道。

“十二號?青龍院顧青!”

聽到這個名字,風舞,華池等人臉色一變。

“陸鳴,記住,你隻要儘力而為就是了,就算敗了,能有所收穫,也是值的。”

穆蘭歎了一口氣道。

“那個,穆蘭師姐,聽你的口氣,好像我是輸定了啊?”

陸鳴有些無語了。

“怎麼?難道你以為麵對顧青,還能贏?”

穆蘭美眸一閃,盯著陸鳴道。

“就算贏不了,你就不能給我加油打氣一下?”

陸鳴冇有正麵回答,而是反問了一句,然後坐下,隻是他嘴角,卻帶著一絲莫名的笑意。

“這個傢夥?到底留了什麼底牌?”

穆蘭惡狠狠的盯了陸鳴一會,好像想要把他的秘密看透。

“第一場比試正式開始,十九號蒲思衝,對十五號,淩空。”

銀袍長老宣佈道。

隨著銀袍長老的宣佈,全場立刻沸騰起來。

“淩空出場了,居然對蒲思衝,強強對決,這一場有的看了。”

“強強對決,我看未必,淩空已經有半年冇有出過手了,現在他到底有多強,冇有人知道,但是毫無疑問,淩空這一次,絕對有希望衝進前十,甚至前六也不是冇有可能。”

“是啊,兩年前的新人王,是要到他的時代了。”

兩道年輕的身影,在全場的注目下登上了戰台。

淩空,是一個光頭青年,十七八歲,渾身肌肉鼓起,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背上揹著一條鐵棍,眼中露出如野獸一般的精光。

這就是淩空,兩年前的新人王,白虎院的絕世天才,不過,他並非是端木家族的人。

淩空的對麵,是一個頗為英俊的青年,名為蒲思衝,在之前,他排在青銅榜十九名,也絕對是一個高手。

但此時,蒲思衝臉色無比的凝重。

“蒲思衝,我勸你還是主動認輸,你不是我的對手。”

淩空咧嘴一笑道。

說話很囂張,但事實,冇有人覺得他囂張,隻是覺得淩空說這話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他有這個實力。

蒲思衝目光一閃,露出堅定之色,道:“淩空,你要我主動認輸,就要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哦?既然你執意要一戰,那就要做好受傷的準備,有時候,我自己也控製不了。”

淩空咧嘴一笑,露出一絲猙獰的笑容。

“那就接招吧!”

碰!

淩空的話音剛落,他的眼中就冒出了凶狠的光芒,如一頭妖獸一般,急速的向著蒲思衝撲擊而去。

嗤嗤...

鋒利的爪芒,籠罩蒲思衝全身。

蒲思衝長劍出鞘,劍氣沖天而起,斬向淩空。

轟!轟!

淩空的爪芒,與蒲思衝劍氣相撞,雙雙消散。

“有點本事,但也就這樣了,結束吧!”

淩空的冷酷的聲音發出,身上凶煞之氣瀰漫,如一隻人形妖獸一般,拔出背後的鐵棍,一棍向著蒲思衝砸去。

這一棍,驚天動地,氣勢沖霄。

蒲思衝爆發了全部的力量,也難以抵擋,直接被砸飛幾十米,渾身顫抖,口吐鮮血。

敗了,兩招就敗,實際上,一招就敗了。

蒲思衝的實力與淩空,相差太大了。

“淩空的實力太強,前十絕對冇有問題。”

“這一次,前十肯定會出現變動了。”

......

看台上,陸鳴心裡一動,這個淩空,果然強大,他看不出深淺。

“這樣纔有意思!”

隨後,陸鳴的眼中露出一絲戰意。

“淩空勝,下一場,十七號對二號!”

銀袍長老宣佈。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