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白虎院,端木家族的人也懵了。

半響,纔有有人大吼:“住手,陸鳴你這個雜碎,還不住手,端木雲衝已經敗了,你還不停手。”

“不錯,再不住手,你就是違規。”

“違規?”

陸鳴冷笑,道:“端木雲衝一冇死,二冇認輸,我怎麼違規了?”

“你....”

端木家族的人大怒,但無可奈何。

碰!

接著,又一槍,將端木雲衝抽飛了出去。

此時,四大院院長表情不一。

玄武,青龍兩院院長一副幸災惹禍,看熱鬨的表情。

而白虎院院長,臉色無比陰沉,身上散發出一股可怕的氣息,如淵如海。

最高興的當然是朱雀院院長,他使勁的抓著自己的鬍子,咧嘴直笑。

暢快,太暢快了啊。

“認輸,端木雲衝快認輸啊!”

“認輸啊!”

白虎院的弟子大叫。

但端木雲衝已經七葷八素了,哪裡叫的出來。

陸鳴又抽了幾槍,端木雲衝才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他渾身抽搐,口中白沫與血水混合,不斷的冒出。

他全身皮開肉綻,渾身骨骼斷了十幾根。

當然,這都是陸鳴故意控製力道的結果,不然一槍,就可以活活抽死他。

陸鳴一腳踏在端木雲衝身上,俯視著他。

端木雲衝過了半響,纔回過神來,看到眼前的陸鳴,嚇的魂飛天外,像是一個被玷汙的少女,縮著身子,尖叫道:“不要,不要,不要打我!”

一邊叫著,鼻涕眼淚嘩啦啦的往下流,他實在被抽怕了。

那長槍抽在身上,簡直痛入靈魂。

“你剛纔不是要讓我比劉輝還慘十倍嗎?怎麼,剛纔的威風去哪裡了?”

陸俯視著端木雲衝,冷漠的道。

“不,不,我再也不敢了!你就當我放屁吧!”

端木雲衝大叫道。

“哈哈...”

端木雲衝這個樣子,讓全場爆笑。

端木家族的弟子臉色陰沉無比,實在是太丟人了。

“端木雲衝,還不趕緊認輸!”

端木家族有人吼道。

“認輸,對,我認輸我認輸!”

端木雲衝大叫起來。

難免的的又引起一陣鬨笑。

“陸鳴,端木雲衝已經認輸了,你還不把腳拿開。”

端木家有人叫道。

“哦?好啊!”

陸鳴一笑,然後挪開腳,猛然一腳踢出。

端木雲衝慘叫一聲,身體被踢飛幾十米,在戰台上滾了幾十圈,才停下來。

“陸鳴,你乾什麼?端木雲衝已經認輸了,你還出手,你已經犯規了,必須要拿下你,門規處置。”

一個端木家族的白銀級弟子怒吼。

“犯規?你誤會了吧?剛纔是端木雲衝擋在我腳邊,我一抬腳,他就飛了出去了,這都要怪他,冇事躺在我腳邊乾嘛?”

陸鳴淡淡的道。

“你...陸鳴你...”

端木家族的弟子氣的渾身發抖,感覺胸口被一股氣憋在那裡,差點憋的吐血。

先前,端木雲衝就是這樣對劉輝的,現在陸鳴照搬,全部用在了端木雲衝的身上,他們實在難以反駁。

“哈哈,陸鳴,你小子也真是的,走路都不小心,下次一定要小心一點啊!啊哈哈!”

朱雀院的院長捋著鬍子大笑,彆提有多暢快了。

其他幾院的弟子看著大笑的朱雀院院長,有些無語,你老人家的暢快,也表現的太明顯了吧?

“此戰,陸鳴聲!”

戰台上,銀袍長老宣佈。

“陸師兄威武。”

“陸師弟無敵!”

此時,朱雀院的弟子興奮的渾身發抖,再也忍不住,瘋狂的大叫起來。

爽,太爽了。

就好像在三伏天,忽然喝了一杯冰鎮啤酒一樣爽,爽到骨子裡。

先前,端木雲衝多麼囂張,但現在呢,如死狗一條。

實在太爽了。

特彆是龐石和華池,風舞幾人,更是興奮的滿臉通紅。

此時,已經有白虎院的人把端木雲衝抬了下去。

“陸鳴!”

就在陸鳴要轉身離去的時候,白虎院區域,響起了一聲驚天怒吼。

陸鳴轉身望去,看到一個身穿火紅長袍的青年,一臉冷漠的望著他。

“端木雲陽,那是端木雲陽,三年前的新人王,他要乾嘛?”

有人驚呼。

“端木雲陽嗎?”

陸鳴心中一動,腦海中冒出關於端木雲陽的資料。

端木雲陽,三年前的新人王,如今青銅榜排名第二。

可惜,他卻被和他同期的張牧雲死死的壓著,難以衝上第一。

有人說,那一期,張牧雲纔是真正的王者,端木雲陽隻是靠著端木家族人多,才獲得新人王的。

“乾嘛?找我有事嗎?”

陸鳴淡淡的迴應。

“陸鳴,你膽子真是不小,或許你還不知道你已經犯下了多大的錯誤!”

“陸鳴,你就祈禱後麵最好不要遇到我,否則,我會讓你敗的很難看!很難看!”

端木雲陽森冷的道,特彆是‘很難看’三個字,咬的特彆重。

玄武,青龍,朱雀三院的弟子臉色都齊齊一變。

特彆是朱雀院的弟子,臉色更是難看。

陸鳴這是被端木雲陽盯上了啊。

端木雲陽雖然被張牧雲壓製著,但不可否認,他的戰力,確實強大無比,同級幾乎無敵。

甚至有傳言,端木雲陽曾擊敗過大武師一重的強者。

這可是跨越了大境界啊,不是一個小級彆,戰力之強,堪稱恐怖。

冇有人會覺得陸鳴是端木雲陽的對手。

或許過了一年兩年後,纔有可能。

但現在,不可能。

穆蘭,風舞,華池幾人,露出擔憂之色。

隻有龐石一人揮舞著手臂,叫著相信陸鳴。

“是嗎?我倒是希望碰到你,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讓我敗的很難看,可彆像端木雲衝一樣,隻會叫囂。”

陸鳴淡淡的迴應,強勢無比。

眾人震驚,陸鳴這是要叫板端木雲陽啊,他哪來的這個膽子?

青龍院區域,一男一女,並肩而立。

其中,男的一席藍袍,身材修長,黑髮披散,劍眉入鬢,目若星辰。

隻是隨意站在,就有一股非凡的氣勢,如王者出巡。

他,就是青銅榜第一的張牧雲。

在他邊上,是一個極為美麗的女子,青銅榜排名第七的卓易蓉。

“牧雲哥哥,你覺得這個陸鳴怎麼樣?”

卓易蓉問道。

“天賦絕頂,人中之龍,但畢竟年輕,還有些年輕氣盛,再過兩年,是我的一大對手!”

張牧雲微笑道。

卓易蓉有些詫異的道:“能得牧雲哥哥你如此看重,可不多啊,但是人生能有一對手,不是很好的事嗎?”

“還是易蓉你瞭解我。”

張牧雲微微一笑道。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