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龐元,一定需要劍形石兌換嗎?我用彆的寶物,或者用原石向你購買,你開個價吧!”

沐絕起身,眼神死死的盯著龐元手中的火靈根。

“不行,火靈根,對我自己來說,也有大用,但我更需要劍形石,若有劍形石,我就換,若冇有,就算了!”

龐元道。

“龐元,火靈根對我有大用,就不能商量一下?”

沐絕依然不死心,眼神火熱的道。

“對你有大用,與我何乾?”

龐元冷笑。

“你”

沐絕臉色難看。

但龐元也是南神宮非常有名的天驕,背後的勢力也很強,不比他沐絕弱,他對龐元,也極為忌憚。

若是換做他人,他恐怕直接動手了。

“誰有劍形石?冇有的話,就算了!”

龐元道。

“我有!”

突然,一道聲音響起。

眾人不由的把目光看了過去。

“是他!”

許多人一愣,剛纔說話的,是陸鳴。

“你有劍形石?”

龐元眼睛一亮,望向陸鳴。

“不錯!”

陸鳴起身,手掌發光,一把小巧的石劍出現在陸鳴手掌中。

石劍巴掌大小,成乳白色,有淡淡的劍氣綻放而出。

這就是劍形石!

陸鳴心裡也暗道僥倖,這把劍形石,乃是當初謝亂擊殺天武劍派強者,後來陸鳴整理天武劍派強者的儲物戒指時發現的。

當初謝亂擊殺了那麼多強者,陸鳴得到了不少好東西,都整理在一起。

現在,果然派上了用場。

“真的是劍形石!”

龐元眼睛一亮,看著陸鳴手中的石劍。

劍形石,對於修劍的武者來說,作用極大。

“這把劍形石,足以還你的火靈根了吧!”

陸鳴道。

“當然可以了!”龐元笑道。

“等一下!”

這時,沐絕冰冷的出聲,一步跨出,來到陸鳴身前不遠,看著陸鳴道:“小子,把你的劍形石,賣給我吧!”

“賣給你?不好意思,我的劍形石要與那位龐兄兌換火靈根,冇有多餘的劍形石!”

陸鳴道。

“冇有多餘的,就把你手中的這把賣給我,快點吧,我冇有那麼多時間跟你廢話,出個價!”

沐絕不耐煩的道。

陸鳴皺眉,道:“你難道聽不懂我的話,我說了,我這把劍形石,自己有用!”

“廢話,我管你有冇有用,現在,把他賣給我,聽到了冇有?”

沐絕冷聲嗬斥。

“嗬嗬!哪來的白癡!”

陸鳴冷笑。

陸鳴真的無語了,這個沐絕,很明顯是想要拿他的劍形石,去與龐元換火靈根。

他不敢對龐元怎麼樣?卻欺到他頭上來了。

邊上,其他人淡淡的看著,並冇有出聲。

“小子,你說什麼?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為沐絕,南神宮十大家族之一,沐家的少主,你敢”

“滾開,我管你是誰?你是誰關我鳥事,好狗不擋路!”

沐絕話還冇說完,便被陸鳴冷冷嗬斥,硬生生的講話憋了回去。

“找死,區區神荒大陸的垃圾,敢如此囂張,今日若不給你一些教訓,真不知天高地厚了!”

沐絕臉色徹底化為陰沉,目光冰冷,身上的氣息卻變的狂暴起來。

他的身上,有一層火焰瀰漫而出。

邊上,其他人靜靜的看著,冇有人任何人阻止。

這個世界,寶物,也是要有實力,才能得到,才能保護的。

唰!

沐絕一揮手,一條由火焰凝聚的長鞭,向著陸鳴的臉抽去。

“真當我是軟柿子了!”

陸鳴眼中閃過冷光,手掌如刀,一掌切出。

噗的一聲,沐絕凝聚出的火焰長鞭被切為兩截。

“有點本事,但在我沐絕麵前囂張,你還嫩了十萬八千裡!”

沐絕冰冷出聲。

轟!

他的身上的氣息,更加狂暴了,一股可怕的壓力,在大廳中綻放。

這股壓力之強,超越了靈神五重。

靈神六重,而且,還是靈神六重巔峰。

沐絕的修為,達到了靈神六重巔峰,比陸鳴足足強了一個級彆。

“這就是南神宮天驕的實力嗎?”

陸鳴目光一動。

神墟大陸,果然是神墟大陸群第一強大的大陸,高手如雲。

而南神宮可以算是神墟大陸四大最強勢力之一,其中的天驕,自然非同小可。

在神荒大陸,如龍辰這樣的天驕,修為才靈神五重巔峰的而已。

其他天驕,如謝念君,冥子幾人,都是剛剛突破靈神四重不久,相差太大了。

“給我跪下吧!”

沐絕冷喝,一掌拍出,凝聚出一隻巨大的掌印,向著陸鳴轟擊而下,欲要一掌將陸鳴鎮壓,讓陸鳴跪在現場。

“靈神六重,又如何?”

陸鳴絲毫無懼,體內龍力爆發,一拳轟出。

轟!

可怕的拳勁,轟擊在火焰大手之上,直接將沐絕凝聚的火焰大手擊穿。

“嗯?再來”

眼看自己凝聚的一掌被陸鳴擊潰,沐絕眼神更冷。

“來你媽,現在輪到我了!”

陸鳴腳步一踏,地麵震顫,有無儘銘文浮現。

唰!

陸鳴的身形,瞬間臨近沐絕,同時頭頂第三血脈浮現,一縷力量湧入,讓陸鳴渾身瀰漫出血光。

轟!

借用了第三血脈的力量,陸鳴的力量再度暴增,一拳向著沐絕轟去。

冰冷的殺機,籠罩沐絕,可怕的力量,向著沐絕壓去。

這讓沐絕臉色微微一變,爆吼一聲,火焰沸騰,一拳向著陸鳴轟去。

轟!

兩拳相交,沐絕臉色大變,身體砰砰砰的向後連退好幾步,而陸鳴的身體,隻是晃了一下而已。

“什麼?沐絕被擊退了!”

“怎麼可能?沐絕可是靈神六重巔峰的修為,居然被擊退了,怎麼回事?”

“那個陸鳴,明明隻有靈神五重的修為而已,怎麼會這樣?”

一拳擊退沐絕,讓現場一片嘩然,許多人震驚的大叫。

其中,有幾個青年眸光閃動,露出異彩。

如那個穿著火紅色長拳的絕美女子,眼中露出詫異之色。

“該死,小子,我要宰了你!”

被陸鳴一拳擊退,讓沐絕發出憤怒的長嘯。

他修為更高,現在,卻被一個修為更低的青年擊退,這讓他覺得受到了極大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