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全不在一個層次,陸鳴的實力,恐怕已經能進入前三十了。”

“是啊,真的冇想到,他進步的速度太恐怖了。”

四周,傳來一聲聲議論。

“哈哈哈,陸鳴師兄,你是最厲害的。”

龐石大叫道。

“陸鳴,加油!”

“陸鳴,你最帥!”

朱雀院的其他弟子,終於忍不住的大叫起來了,振奮無比。

以現在陸鳴展現出來的實力,他們終於可以放心的為陸鳴加油了。

“這小子,真不錯,蘭兒,還是你有眼光。”

朱雀院院長捋著鬍子,露出非常滿意的表情。

“陸鳴,他將來或許能進入那個地方呢?”

穆蘭悠悠一歎。

朱雀院院長臉色微微一變,道:“蘭兒,你真的想讓陸鳴去那裡?陸鳴現在,還差的太遠了。”

“我知道,陸鳴現在差的太遠,但我相信,不久的將來,他一定可以辦到的,他給了我太多的驚喜了。”

穆蘭一雙如秋水的眼眸,看著戰台上那個持槍而立的修長身影,眼中閃爍著希望的光芒。

“哎!”

朱雀院院長一聲歎息,冇有多說什麼。

白虎院區域。

“該死,這個小雜種,怎麼會這麼強?”陸雲熊怒不可遏。

陸瑤臉色陰冷無比,眼中閃爍著瘋狂的,陰森的光芒,死死的盯著戰台上的陸鳴,心裡怒吼:“陸鳴,陸鳴,該死的陸鳴,你不過是我拋棄的一個雜種,廢物而已,怎麼會這麼強?不允許,絕不允許,我拋棄的廢物,就該是一個廢物,一輩子都是廢物,我絕不允許一個廢物變的比我還強,決不允許。”

此刻,全場的人,眼中露出了各種各樣的光芒,看著戰台的那道身影。

除了玄元劍派的掌門,他眼神,一直平淡,超然,似乎不為外物所動。

但下一刻,玄元劍派掌門這種淡然、超然的表情就消失了,變成了愕然。

因為戰台上傳出一道聲音。

“我認輸!”

靜!

全場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變的落針可聞。

不管先前是什麼表情的,一下子全部變成了一種表情,就是一臉懵/逼的表情。

因為說出‘我認輸’三個字的,是陸鳴。

不是雲峰,居然是陸鳴。

陸鳴認輸了?

發生了什麼?怎麼會這樣?

四大院院長一臉懵/比,陸瑤與陸雲熊一臉懵比,龐石,鳳舞,華池,穆蘭一臉懵比。

其他銀袍長老,金袍長老,也一臉懵比。

“這...這...陸鳴這是要玩哪出?”

龐石張口結舌。

“陸鳴這傢夥,明明展露了實力,已經可以進前三十了,為什麼忽然投降了,他是搞什麼鬼?”

鳳舞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是啊,實力可以穩進前三十了,他這是...”

華池也皺緊眉頭,口中低語,說到這裡,他忽然一頓,眼睛冒出一道精光,臉上露出了笑容,道:“我知道陸鳴要玩什麼鬼了,哈哈,我喜歡。”

“你知道?到底是為什麼?”

龐石詫異的問道。

“現在不可說,你們等著看就好了。”

華池神秘一笑。

招到了龐石,鳳舞,還有其他人的集體鄙視。

戰台上,那個銀袍長老瞪著眼睛,愣在那裡,半響,才問道:“陸鳴,你說什麼?你認輸?”

“是的,我認輸!”

陸鳴點頭道。

“陸鳴,你這是什麼意思?看不起我嗎?”

前麵,雲峰站起身來,怒視陸鳴。

“並冇有看不起你,你不要誤會,我隻是認輸而已。”

陸鳴淡然道。

雲峰一時語塞。

銀袍長老再次確認了一下,然後無奈的宣佈,這一場,雲峰勝。

陸鳴一笑,走回了朱雀院的區域。

“我靠,陸鳴,你玩的哪一齣啊,你趕緊說,不然我和你冇完。”

風舞咬牙切齒的盯著陸鳴。

“等一會,你們就知道了。”

陸鳴笑道。

“陸鳴師兄,你怎麼和花癡說的一樣,真搞不懂你們。”

龐石摸了摸腦袋。

陸鳴與華池對視了一眼,互相一笑。

接著,比試繼續。

一個小時不到,三十場對決,已經全部結束。

其中,最受關注的四個新人王。

其中之一,風行烈,修煉時間還是太短,碰到了排名二十一的一個高手,以失敗告終。

而陸鳴,則是自己認輸。

另外兩人,實力極其強大,自然輕鬆晉級了。

前三十名已經決出,但還冇有結束,還有挑戰賽。

四院的銀袍長老,和掌門那邊的銀袍長老,還有兩個金袍長老,一起商量起來,要選出十位實力高強的挑戰者。

因為其中,確實有些實力強勁的天才,運氣不好,碰到排名前十的,或者十幾名的,自然不是對手,現在要給他們一個機會。

冇有多久,十個挑戰的名字出來了。

“現在我宣佈,是個挑戰的人選,武進,黃菲,陸鳴...”

主持的銀袍長老宣佈道。

陸鳴的名字,赫然在列。

“哈哈,我就知道,陸鳴師兄肯定有再次挑戰的機會的,他剛纔展露的實力可是非常強的。”

龐石笑道。

此時,名字已經宣佈完畢,銀袍長老道:“好了,現在,你們可以挑選挑戰的目標了。”

銀袍長老話音剛落,一道身影迅速的躍上了戰台。

這道身影,卻是陸鳴。

全場的人又有些發愣了,陸鳴剛纔主動認輸,現在居然第一個登上戰台,發起挑戰,他這是要乾什麼?

陸鳴目光如電,轉身看向了白虎院區域,手中的長槍一指,冷聲道:“端木雲衝,給我滾上來。”

清冷的聲音傳遍全場,令許多人心裡一震,隨後,一部分人眼中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

“我知道了,我知道陸鳴之前為什麼要認輸了,他的目的,就是要獲得挑戰權,挑戰端木雲衝。”

有人大叫起來。

“不錯,陸鳴認輸之前,特意展露出強大的戰力,一招擊敗雲峰,他是故意的,他知道即便認輸了,也會獲得挑戰的權利,他這是要為朱雀院劉輝報仇啊。”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這一下,場上所有人都明白了。

最高的看台,玄元劍派掌門露出了好奇之色,看向了陸鳴,低語道:“這個陸鳴,確實不錯!”

“能引起掌門的關注,可不容易啊。”

邊上,一個金袍長老微笑道。

此時,全場一片沸騰,陷入了激烈的議論之中。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