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時代,真是大世,不僅我們中洲,據說北原,西漠,南冥,都是天才輩出,強者如雲,前段時間,北原一個天驕進入中洲,約戰青年五巨頭之一的楊破天,那一戰,堪稱巔峰一戰,最後的結果,居然不分勝負。”

“那一戰,我也聽說了,真是驚人啊,冇想到北原居然也有青年五巨頭那個級彆的天驕”

“不僅是北原,這段時間,西漠有年輕的聖僧進入中洲,展露強大無比的戰力,還有,南冥也有可怕的冥子進入中洲,據可靠訊息,西漠,南冥,皆有不弱於青年五巨頭的天驕。”

聽到這裡,陸鳴眉頭一挑,心裡暗驚。

冇想到,南冥,北原,西漠,都有青年五巨頭那個級彆的天驕誕生,未來註定會更加激烈燦爛。

“東荒呢東荒可有強大的天驕”

“東荒不行,東荒之所以有個荒字,就是說,東荒乃蠻荒之地,自古以來就是五大疆域最弱的,能有什麼天才”

“的確如此,聽說東荒也就兩人還不錯,一個叫陸鳴的,一個叫帝神,這兩人,因該是二等天驕,其他都不行,都是跳梁小醜,不值一提。”

“這也是,而且我聽說,東荒發生大戰,那陸鳴被困,估計凶多吉少,如今隻剩下一個帝神還拿得出手”

“哈哈,一個蠻荒之地,有什麼好聊的,我們喝酒”

周圍傳出一陣笑聲,聊到東荒,言語中充滿輕蔑。

“哼,一群紈絝,也敢妄談天下英傑”

這時,一聲冷哼響起,傳遍酒樓。

眾人的目光,望向酒樓的一個角落。

那裡有兩個身影,一男一女,男的身材極為魁梧雄壯,超過兩米,肌肉塊塊鼓起。

女子身姿婀娜美麗,容顏無雙,傾國傾城。

“敖屠,鳳璿”

陸鳴一愣,認出了兩人,正是東荒天妖穀兩個最強的天驕。

“哦這麼說,你算是英傑了”

剛纔議論的,乃是三個背劍青年,皆一身白色劍客袍,明顯是出自一個勢力。

此時,其中一個背劍青年冷笑的看向敖屠。

“我是不是英傑不好說,但鎮壓你,翻掌而已”

敖屠冷笑,非常自信。

他在東荒,是僅次於陸鳴與帝神的天驕,列於頂尖,冇有幾人可敵,自然自信。

就算來到中洲,他依然自信,相信不會弱於他人。

“翻掌鎮壓我哈哈哈,以前冇見過你,你來自東荒”

背劍青年問。

“不錯,東荒敖屠”敖屠道。

“原來東荒的垃圾,區區一條爬蟲,也妄言鎮壓我,真是大言不慚,不知道天高地厚”

背劍青年冷喝。

“你說什麼”

敖屠大怒起身,眸中射出冰冷的殺機,狂暴的氣息爆發而出,酒樓中被一股可怕的壓力籠罩。

背劍青年居然敢叫他爬蟲,這讓他動了殺機。

背劍青年冷笑,並指如劍,隨意往前一切,就將敖屠的氣勢切開。

“出去一戰,我會讓你知道,你自己是不是垃圾”

背劍青年踏步而出,飛上了高空。

敖屠也跟著踏步而出。

“哈哈,那條東荒的爬蟲,居然敢和宋師兄動手,真是不知死活,出去看看”

另外兩個背劍青年,哈哈一笑,也跟著出去。

接著,鳳璿也跟了出去。

“那是天武劍派的天驕,剛纔那人,好像是天武劍派排名第三的天驕宋飛,那條東荒來的蛟龍要與宋飛一戰,有意思,我們去看看”

“走”

酒樓中,所有人都飛出了酒樓,立於空中觀看。

陸鳴也跟著人群,飛出酒樓立於空中。

高空中,敖屠與宋飛對峙,爆發出強大的氣息,吸引了很多人前來。

“那是一條蛟龍,來自東荒,你們說他可有勝算”

“不可能,宋飛可是天武劍派第三天驕,極其可怕,那條蛟龍絕不是對手”

四周很多人議論。

中洲霸主勢力有十八個,當然,同為霸主勢力,也有強有弱。

而天武劍派,在中洲的霸主勢力中,都算是頂尖的,比懸空山,血羅殿,天鷹堡都強,強者輩出,天才如雲,作為天武劍派第三天驕,實力之強,自然不用多說。

轟轟

兩人的氣息在天空轟鳴,引起了可怕的旋風。

“殺”

敖屠首先出手,直接化為本體,露出一條長幾百米的蛟龍,渾身金燦燦,如黃金打造而成。

“暴風金裂斬”

敖屠大吼,嘴巴一張,從他口中,迸發出九道暗金色的光芒,切割空氣,向著宋飛斬去。

劍鳴響起,一道劍光爆閃而出,如一道閃電迸發,劃破虛空,斬破一切。

劍光所過之處,敖屠的九道金色光芒,全部被斬破。

不過,劍氣也消散開來。

“鎏金龍爪”

敖屠的蛟龍爪,化為純粹的金色,晶瑩璀璨,散發恐怖的波動,一爪抓出,空間都被抓裂開來,極其可怕。

敖屠的等級,達到了靈胎圓滿,全力出手,堪比靈神存在。

不過,宋飛的修為,也為靈胎圓滿。

“有點本事,接我一招”

宋飛輕喝,血脈浮現而出,乃是一把銀白色的戰劍,有七道金色脈輪閃耀。

“劍破天下”

宋飛化身戰劍,銀白色的戰劍散發萬丈光芒,向著敖屠斬下。

戰劍與敖屠的鎏金龍爪轟在一起,天空中,被金色與銀色的光芒充斥著,刺的許多人睜不開眼睛。

待光芒消散,卻見敖屠瘋狂後退,在他的龍爪上,出現一道深深的劍傷,鱗甲碎裂,鮮血直流。

銀色戰劍再度斬下,無儘劍氣散落,可怕無比,空間都出現一條條深深的痕跡。

敖屠怒吼,奮力大戰,但宋飛的劍氣犀利無比,無物不破,斬破一切,破開了敖屠的攻擊,破開了他的防禦,在他身體上留下一道道劍傷。

敖屠完全落在下風,不久,身上便多出了十幾條劍傷,每一條都長達數米,鮮血直流,甚至散落大地。

“這血蘊含真龍血脈,收起來”

有人不厚道的將敖屠留下的鮮血全部收起,這讓敖屠氣的大吼,但他竭儘全力,可根本不是宋飛的對手。

“你這條蛟龍還不錯,我正好缺一頭坐騎,今後,你就做為的坐騎吧”

宋飛冷漠開口,劍光更加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