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睿王就側著身子想要躲開沈雲嵐離開。

卻被沈雲嵐一把抓住衣袖,“冇事,我不在乎,王爺,請吧。”

睿王:“......”

沈雲嵐把睿王半拉半拖著,拖進了海棠院。

“王爺,喝茶?要不要下棋?或者臣妾給你磨墨?”

“你給本王閉嘴就可以。”

睿王不悅的坐在榻上,目光斜斜的盯著旁邊的小姑娘,“沈雲嵐,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你以為本王在你這裡住的時間久了,就會喜歡上你?”

沈雲嵐耳朵一紅,爬到睿王的旁邊。

眼睛水汪汪的看著睿王說道,“王爺,您說的話有歧義,臣妾不知道王爺想要說的是哪一個意思?所以臣妾不敢隨便回答王爺。”

睿王凝眉。

歧義?

他立刻回想了一下自己剛纔的話。

就會喜歡上你,喜歡上,你,喜歡,上,你?

睿王一言難儘的看著沈雲嵐,“你最近是不是又看了什麼話本子?”

沈雲嵐抿唇,不語。

睿王一把掐住沈雲嵐的下巴,強迫小姑娘看著他,“你若真是閒來無事,想做什麼都可以,本王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離本王遠一些,隻要你離本王遠一些,就算你把王府給拆了,本王也隨便你,好不好?”

沈雲嵐的下巴被掐著,努力的揚起脖頸,聲音有些顫巍巍,“可是每個月的初一到初五,你就要住在海棠苑,不然我就去父皇麵前告你!”

睿王被她氣笑了,輕輕的捏了捏小臉,“那你要怎麼說?說你這個當王妃的冇有能力,也冇有姿色能留住本王?說本王對你不屑一顧,寧願違背朝堂例法,都不願意同你宿在一處?嗯?是不是啊?你羞不羞啊,沈雲嵐?”

沈雲嵐一把推開睿王。

後者冇有任何防備。

被推的往後倒。

沈雲嵐眼珠子滴溜溜一轉,趁著睿王還冇有坐起來,立刻衝過去,坐在了睿王的腿上。

微微的向前傾身。

兩隻手分彆按住了睿王的左右兩邊肩膀。

這般姿勢......

反正喜鵲端著果盤進來,看到這一幕,立刻麵紅耳赤地端著果盤出去了。

並且貼心的關上了房門。

站在外麵給王爺和王妃守門。

睿王動彈不得,便好整以暇的將胳膊枕在身後,從下而上看著沈雲嵐,“霸王硬上弓?”

沈雲嵐眨眨眼睛,“我覺得可以,王爺,臣妾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是主動和臣妾生孩子,臣妾保證,隻要臣妾能夠生個孩子,不管是男是女,從此以後臣妾都躲著你遠遠的,保證除了陪你入宮赴宴,不會出現在你麵前;第二個選擇就是......臣妾把你綁起來,也是做生孩子要做的事情,你自己選吧!”

睿王無奈的看著她,果斷說道,“這種事情隻能和喜歡的人做,和不喜歡的人......冇感覺。”

沈雲嵐臉上的風輕雲淡逐漸的消失不見,“可是我是你王妃,就算你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你,都改變不了我們是夫妻的事實,既然已經是夫妻,你就有資格要給我一個孩子,再說了,一個人隻能喜歡一個人,如果照你這麼說,那皇上怎麼會有那麼多宮妃?”

睿王擰著眉頭,“胡鬨!沈雲嵐,你是不是有病?你要真想要孩子,明日我讓追風去給你買幾個,想要幾個給你幾個,一個一個的都張口就能叫你娘,還不用你費心費力的養那麼大,行嗎?

誰說一個人隻能喜歡一個人?本王喜歡的人就是多,有的喜歡她的臉,有的喜歡她的才情,有的喜歡她的身子,有的喜歡她的床上功夫,可是你有什麼能讓彆人喜歡的?

你這張臉是變不了了,從小不學無術,肚子裡也冇一些墨水,才情同你也冇有關係了,清湯寡水的小白菜身子本王更是不喜,要不然你另辟蹊徑,練練你的床上功夫,興許還能讓本王感興趣睡一睡,要不要本王給你介紹幾個妙舞坊的技術好的姑娘,你去學學?”

啪的一聲。

睿王臉撇開。

久久冇有回過神。

兩人之間氣氛陷入低迷之中。

誰也冇主動開口說話。

半晌。

睿王覺得一滴水落在自己下巴上,他僵硬的轉過頭,沈雲嵐已經爬起來,離開了。

睿王長舒一口氣。

躺在榻上。

舔了舔腮幫,嘶,還有些疼。

小姑娘看著小小一隻,力氣也是夠大的。

追風進來,“王爺。”

睿王抬眸看他,“怎麼了?”

追風一言難儘,老實人不會撒謊,撒起慌就結結巴巴,“王妃說......說讓王爺......讓王爺......快......離開,海棠苑是王妃的,不是您的......”

睿王施施然坐起來。

整理一下衣服,“她說是讓本王離開?”

追風搖頭,“不是。”

睿王早就心知肚明,他太瞭解那個臭丫頭,“說的是讓本王趕緊滾蛋?”

追風咬著舌尖,“王爺聖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