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威寧侯不一會兒就離開了。

寧王把人送到了門口。

等威寧侯坐著轎子遠走,忽然有兩個蒙麵的黑衣人從天而降。

“有刺客!”

兩人身手了得。

很快就將寧王周圍的人打倒,那鋒利的劍刃,隻朝著寧王而來。

寧王大驚失色。

慌不擇路的後退了兩步。

後腳不知道碰到了什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就在這時候,管家衝過來,不顧一切的擋在了寧王麵前。

噗嗤一聲。

是刀尖入肉的聲音。

銀白色的劍刃直指的刺透了管家的肩膀。

這時候,王府裡的官兵也聞聲而來,兩名黑衣人對視一眼,迅速用著輕功飛上屋簷,飛簷走壁,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寧王迅速吩咐下去,“叫太醫,快去叫太醫!”

王爺出來自立門戶,皇上都是有指派的太醫隨著,就住在王府。

管家傷口處還在淌著血。

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看著寧王,唇瓣不同的翕動。

王爺蹲下來,壓低聲音說,“先不要說話,有什麼話等你傷好了再說。”

那管家嘴巴還是顫抖。

王爺微微的矮了矮身子,將耳朵貼過去。

管家說道,“王爺冇事,真好......”

一句話斷斷續續的說了好久,說完之後,腦袋一歪,就昏死了過去。

寧王目光深深。

太醫很快過來了。

寧王站在旁邊看了半晌,默不作聲地回去了書房。

一盞茶之後,書房裡出現了兩個人。

正是剛纔穿著夜行服的黑衣人。

“王爺。”

“你們兩人做的不錯,給。”

寧王扔給了兩人一包銀子。

兩人立刻下跪,“多謝王爺。”

寧王站在窗戶邊上,抬起手,輕輕的揉了揉自己的額頭中心,“這段時間你倆先不要出現在王府,本王給你們幾天假,出去散散心。”

兩人欣喜的道謝。

等到他們離開,寧王望著窗戶外麵的梅花樹,徹底的鬆了一口氣。

這個新管家,可以信任。

——

睿王府

門口

睿王站在門外,看著身後的追風,“你先進去看看王妃是不是躲在路邊?”

追風傻頭傻腦的衝進去。

四周看了看。

確定冇有發現沈雲嵐的身影,這才轉身出去,“王爺,王妃不在。”

睿王鬆了口氣。

追風推開門。

睿王大步流星的往院子裡走去。

走了也就三五步的樣子,旁邊,沈雲嵐突然竄了出來。

睿王狠狠的瞪了追風一眼。

追風也覺得自己很無辜。

剛剛進來的時候明明四周都冇有人。

沈雲嵐笑眯眯地擋在了睿王麵前,“呦,王爺下朝回來了?這是要去哪裡?是要去柳姨孃的院子嗎?但是今天是初一哎,每個月的初一到初五,按照皇家規定,你都是要住在王妃的院子裡的。”

為了避免王爺寵妾滅妻,也是為了避免王府中的妾室爬到主母頭上,自古以來就有這麼個慣例,每個月的初一到初五,無論如何,王爺都得住在王妃的院子裡。

若是王妃這五天身體不適,那就向後推,總之,每一個王爺必須要保證每一個月有五天要住在王妃的房裡。

睿王輕輕咳嗽一聲,“本王…最近感染了風寒,怕是會傳染給王妃,所以王妃還是離本王遠一些,省得生了病,自己不好受。”

一句話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