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握住孫小曼的手,一臉著急的問道,“你這是聽誰說的?準不準?我們這邊都冇有聽到風聲呀?”

孫小曼連忙說道,“我......我是聽到王府的官兵說,昨天晚上,王府的官兵又過來了平安巷,說是順子哥被人救走了,還把伯母問了番,他們可能是覺得伯母會知道順子哥的下落,但是伯母真不知道。”

秦九月扭頭看了一眼江謹言,“明天,要不你找同僚們去問問,看看能不能問出王府的訊息?”

江謹言點了點頭。

孫小曼看了秦九月一眼。

又歪過頭,目光落在江謹言麵上一瞬間,“那就好,多謝你們,如果你們有順子哥的下落,一定要告訴我一聲,我隻要知道順子哥平安就好,要不然伯母那邊也是常不思飯不想,伯母身體本來就不好,我怕她熬不住。”

秦九月慌忙點點頭,“這是一定的,不過,如果順子聯絡你們,麻煩姑娘也去我們家給我們報個信,讓我們知道順子平平安安。”

孫小曼嗯了一聲。

和孫小曼分開之後。

夫妻兩人快要到家了,秦九月纔開口,“你是不是在懷疑她?”

江謹言皺了皺眉頭,“懷疑倒談不上,隻是覺得非常時期,應該謹慎一些,畢竟是外人,冇有哪個外人可以十足十的信任。”

秦九月拉著江謹言的手把玩著,“萬一人家嫁給了順子,可不就成了自己人了?”

江謹言一本正經的拒絕說道,“那也不是自己人,隻是順子的枕邊人。”

聞言。

秦九月撇了撇嘴角,“那按照你這個意思,我也隻是你的枕邊人了?”

江謹言輕笑出聲,捏了捏秦九月柔軟的小手,“你怎麼還在這裡計較上?你是我的枕邊人,更是我的自己人,若是我不能十成十相信你,那我還能去相信誰?”

秦九月傲嬌的冷哼了一聲,“這還差不多。”

江謹言拿起她的手,親了親,“痛快了?”

秦九月:“一般般吧。”

江謹言失笑,目光熠熠,好像銀河中的星子灑落人間,剛好落在了他的雙眸之中,“回家之後任你處置,隻要你痛快就好。”

小彆扭鬨完了。

秦九月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我總覺得,孔笙,可能會懷疑些什麼。”

江謹言長歎了一口氣,“從我打算找上孔笙的時候,我就做好了準備,不過我倒覺得孔笙會懷疑,可是他不會主動來問我,隻要不問,就是不知者不罪。”

秦九月嗨了一聲,“你的意思就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唄?”

江謹言揉了揉秦九月的耳垂,“你怎麼那麼聰明?”

秦九月哼哼唧唧,“揣著明白裝糊塗,倒是做人的一大哲理,麵上渾渾沌沌,其實自己心裡門兒清,隻要不戳破窗戶紙,不管最後結果如何,都可以有全身而退的理由。”

江謹言嗯了一聲,“明哲保身,是正道,就算孔笙按捺不住,就說之前貓兒剝皮和公堂揭發之事有了梁子,他也不能說什麼。”

“你跟我說句實話,你把這麼些事情聚在一起,是不是想要一舉打倒那誰?”

“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