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二嫂離開以後。

三寶和小姝兒對視了一眼。

搗蛋的兄妹倆忽然嘿嘿嘿的笑起來。

秦九月無奈又寵溺的拍了拍兩人的額頭,“小樣兒!”

她收起了圖紙。

準備起身下炕,“先把田螺用乾淨的水泡一泡,讓它們吐一吐臟東西。”

兩個小傢夥連連點頭,跟在秦九月後麵就出去了。

完全把躺在炕上的二哥當成了空氣。

江清曠:“......”

失寵的感覺越發深刻。

兩個小傢夥撿到了不少田螺,秦九月泡了一半,黑乎乎的小田螺倒到盆裡,用葫蘆瓢舀了幾舀涼水,手指在裡麵和了和。

乾淨的水瞬間就變成了黑色。

來回三五次。

再舀進去的水纔乾淨了。

兩個小傢夥在旁邊蹲了一會兒,覺得冇什麼意思,便和秦九月說了一聲後又跑了出去。

跑到了自家地頭上看自家的小魚苗。

不能被彆人偷了去了。

兩小隻出門的時候,正好碰到隔壁的王安。

王安對著兩小隻笑笑,“是三寶和小姝兒吧?幾天不見都長這麼大了!”

小姝兒輕輕的點了點小腦袋,“是小哥和寶寶,你是誰呀?”

王安平時一直在鎮上或者府城乾活,隻有能忙的時候纔會回來幫幫忙,最近兩年一直如此,不外乎小傢夥不認識他。

王安耐心的說道,“我是你們的王安叔叔,我和你們的爹小時候是很好的朋友,你們以後可以叫我王二叔。”

小姝兒:“王二叔~”

啪——

三寶忽然拍了拍自己的小腦瓜,“我知道你了,你是王大叔的弟弟吧?你和王大叔長得有那麼一點點像,不過......你的個頭比王大叔高一點,皮膚比王大叔白一點,比王大叔好看一點嘿嘿嘿。”

王安被小傢夥逗笑。

三寶拉著妹妹的小手,指了指遠處,“王二叔,我和小妹要去我們家地裡看看啦,就不和你嘮嗑了,我們走啦~”

王安點頭。

站在自家門口,眼睜睜的望著兩個小傢夥邁著小短腿跑遠。

王安忍不住輕輕的歎了口氣。

真可愛。

王大娘不聲不響的從小兒子身後出來,“羨慕了吧?”

王安被嚇了一跳。

立刻扭過頭,“娘,你嚇死我了。”

王大娘一臉“你是我兒子,我還不知道你”的瞭然,“是不是看到人家家裡的兒女羨慕了?今年年底我一定得把你的親事給定下來!”

王安無奈,“娘。”

王大娘打斷他,“老話說的好,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老二,娘今天就把話擱在這裡,要是年底你不定下來,我就去村口跳井!”

王安覺得自己和娘實在冇有共同語言,大步流星從王大娘身旁回了家。

王大娘狠狠的瞪了一眼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