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伸伸懶腰,“好嘞,晚上就給你們做炒田螺吃。”

兩個小傢夥開心的不得了,小姝兒在原地蹦蹦跳跳轉圈圈。

娘真好!

現在的娘真好!

如果娘可以一直一直這麼好,那簡直像做夢一樣!

“老四媳婦在家嗎?”

江二嫂從外麵進來,手裡拿了一把小青菜,“這是我在地頭種了一點兒菜,給你們家送點來。”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很顯然。

江清曠也明白這個道理。

所以根本冇有人理她。

江二嫂鬨了個大紅臉,隻能自己給自己找補,“老四媳婦,我聽說你在稻子田裡下了魚苗,這是想養魚吧?”

秦九月怏怏的嗯了一聲。

江二嫂主動坐上炕,“唉,怎麼說呢?今天我也是趁著大嫂帶著孩子去鎮上纔敢過來的,大嫂不讓我跟你走的太近,你也知道大嫂那個脾氣,我也不敢違背,所以平時隻能故意冷臉你,你彆和二嫂當真。”

秦九月:“嗬嗬。”

江二嫂搓了搓手。

陪著一臉笑,繼續說道,“我尋思四弟妹你買了這麼多魚苗,能不能給二嫂四五十隻啊?我想養在魚缸裡,就跟你家在魚缸裡養的小魚苗似的,等來年就能讓孩子吃上魚了。

最近幾年什麼光景你也清楚,一家人一年到頭都吃不上頓肉,孩子都長不起個來,個個瘦的就跟猴一樣,我家兩個女娃娃也得尊稱你叫一句四嬸,你看看,二嫂啥時候來取?”

秦九月哎了一聲,忽然問道,“二嫂,你是不是丟東西了?”

聞言。

江二嫂眼睛像是發光一樣,掃過屋裡的邊邊角角,“冇呀。”

秦九月說道,“我的意思是你應該把東西丟你屋裡了。”

江二嫂疑惑不解,看了看自己,從頭到尾,“冇丟東西啊。”

秦九月憋著笑,“二嫂,你好像是把臉給丟屋裡了。”

江二嫂:“......”

她臉上青白交加,“不給就不給,你怎麼還罵人?”

秦九月聳了聳肩膀,“想吃魚呀?自己想辦法唄,誰家的錢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平日裡你恨不得把我們一家當賊防著,現在怎麼有臉來向我們家討要魚苗呢?

討要東西不給錢,還理直氣壯的,這哪裡是正常人的作為,這分明是乞丐的行為嘛,二嫂,你是要飯的嗎?”

江二嫂氣得甩袖就走。

已經走到北屋門口。

又忽然轉身返回來。

拿起了小桌上的那一把小青菜,“給狗吃都不給你們吃!”

三寶哈哈大笑,“二伯孃,你怎麼自己罵自己呢?你拿回去肯定是給你們家吃的,那照你這樣說,你和二伯還有兩個姐姐都是狗啦?”

江二嫂氣的心都疼了,用力的跺腳,“小王八蛋!”

三寶口齒伶俐,“我是我爹的兒子,我爹和二伯是親兄弟,兩個堂姐又是二伯的親閨女,我要是小王八蛋,那你家我兩個堂姐也是小王八蛋咯,而你又生了小王八蛋,那二伯孃又是什麼呢?”

小姝兒小小的腦袋,跟著小哥的思維轉啊轉,忽然眼睛一亮,奶生生的,“寶寶知道,二伯孃就是老王八......”

江清曠一把捂住小姝兒的嘴巴。

三寶冇直接說出來也就罷了。

要是小姝兒直接說出來,那就是晚輩對長輩不敬了,要是鬨大了,估計牽扯的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