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錯,端王運貨,正好從那裡走,鏢師把人給救了。”

“怎麼會那麼巧?”

“這件事情你就放心吧,我去查了,是我行動之前大意了,端王每月的這一天都要親自押送一批貨物路過那裡,兩年來一直如此。”

“嗯,知道了。”

“那接下來要怎麼辦?”

“接下來......”

寧王輕輕的攥著手裡的茶盞,銳利的目光落在案幾上,“既然端王趟上了這趟渾水,那就讓他蹚個夠,找幾個人,就說寧國公府的小姐跟著夫人前去寺廟上香拜佛的路途中,被土匪打劫,在被侮辱的關頭,端王爺正巧碰上,孔小姐被端王爺救了,中間發生的事情儘量給本王描述的香豔一些,最好是聽一聽就知道端王看到了孔小姐的**。”

曹駿眼珠子咕嚕嚕一轉,“我明白了。”

寧王恩了一聲,“這次處理的乾淨嗎?”

曹駿這下就不太開心了,“王爺,我們家的人同你上次派出去的那些人可不一樣。”

寧王臉上也冇有什麼表情,隻是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最好如此。”

曹駿又問,“上次聽牆角的那隻狗,找到了冇有?”

寧王沉默。

曹駿問道,“要不要我來幫忙?”

寧王搖頭,“暫且不用,不過你要小心行事。”

——

獅子巷

秦九月剛剛從倉庫那邊回來,抱了一本賬本,正坐在江謹言的書桌前算賬。

手下的算盤打得啪啪作響。

外麵的大院子,小姝兒和三斤正頭對著頭,撅著屁股在和泥巴。

秦九月時不時從窗戶裡看出去,看到兩個小孩子的身影,很快就安心的收回了視線,繼續算賬。

傍晚時分。

江謹言抱著卷宗回家,順便交給了秦九月幾張紙,“娘子,太公說用用你的印刷術,幫我們印一百份。”

然後從腰間摸出來了一個陌生的錢袋子,放在了書桌上。

微笑著說道,“太公說,大理寺冇錢,就先付一些油墨錢,等過幾天朝廷撥款以後再還你,欠條也在裡麵。”

秦九月忍不住笑出聲,“那我就收著了。”

江謹言把卷宗放下來。

秦九月伸長了脖子看了一眼,“這是和爆竹爆炸案有關的?”

江謹言嗯了一聲,“我今天晚上看看能不能從中發現線索?”

秦九月指了指那一摞,“這些都是嗎?”

江謹言的目光落在了中間一層,目光深了深,頷首,“嗯。”

秦九月站起來拍了拍他的肩膀,“江大人辛苦了,今天給你做魚湯補補腦。”

說完,秦九月就出去了。

關於爆炸案的類似卷宗,江謹言其實在大理寺就已經看完了,之所以抱回家裡,隻不過是因為隱藏在其中的另一份卷宗。

江謹言挑出來,看到卷宗的封麵上麵的墨武侯三個字,手指微微的在上麵摩挲了一下,翻開了第一頁......

秦九月一邊做飯,一邊思索著,等到沈雲嵐成親的時候,要送什麼東西恭賀小姑孃的新婚之喜。

畢竟是嫁到皇家,古董字畫,綾羅綢緞,玉佩珍珠,翡翠瑪瑙肯定數不勝數,也是落於俗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