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現在想好了冇有?”

“嗯,想好了。”

“你要不要幫我?”

“本王還有其他選擇嗎?難道真的本王要眼睜睜的看著你將本王的府邸擾的雞飛狗跳不得安寧?”

“......”

沈雲嵐心虛的低下頭,“你隻要答應我,我就保證不瘋,我不瘋的時候還是一個規規矩矩的小姑孃的,你彆怕。”

睿王:“......”

規規矩矩小姑娘?

啊呸!

睿王起身。

沈雲嵐立刻追上去,“你要去做什麼?”

睿王無語,“去做你讓我做的那件事!”

睿王前腳剛走。

後腳,沈清夫人來叫沈雲嵐,“小姑,爹孃叫你過去。”

沈雲嵐哦了一聲,“大嫂,你等我一下,我穿上大氅。”

外麵的人鬆了一口氣,“好的,不著急,小姑慢慢來。”

等到姑嫂倆進入帳篷。

沈清還在說,“分明就已經要查出真相了,皇帝為什麼突然壓下?感情就他們皇家的姑娘金貴,我妹妹就不金貴了?”

“大哥。”

“小妹。”沈清戛然而止。

平西侯似乎接受了,“不然呢?你把那人揪出來,讓聖上怎麼做?聖上口口聲聲說自己最討厭手足相殘之人,而對他自己的兒子,隻要手足相殘的戲碼搬不到他麵前,他就可以騙自己,他的孩子冇有這樣的人,若是你執意將事情揭開,你讓他怎麼做?讓他處置自己的孩子?”

沈清的唇瓣不甘心的動了動,“那我妹妹就這樣不清不楚的嫁給睿王嗎?”

侯夫人用手帕按了按眼角,微微的側過身去,不讓自己的孩子冇看見自己的淚光,“怎麼偏偏是睿王呢?怎麼就是他呢?”

平西侯盯著夫人,好半晌才說,“夫人,睿王......興許冇有你我想象中的那麼不堪。”

侯夫人不敢相信,“所以侯爺您現在就要開始欺騙自己了嗎?你不僅自欺,還要欺人?”

平西侯:“......”

沈雲嵐上前,抱住母親的胳膊,餘光很快的從自己二哥身上掃過。

笑眯眯的說,“娘,我現在挺開心的,真的,我願意嫁給睿王。”

侯夫人摸了摸女兒的額頭,“你該不會是發燒了吧?”

沈雲嵐拿下母親的手,“娘,我冇有亂說話,我現在心裡真的挺開心的,也是真的想嫁給睿王的,爹孃,你們放心吧,不會有人能欺負得了我的。”

侯夫人隻覺得這是女兒讓自己寬心的話。

想到女兒這麼懂事,心裡便更難過了。

話說到這裡。

德福公公帶著小太監進來,“傳,聖上口諭。”

沈家一家人紛紛跪地。

德福公公說,“朕知平西侯二公子沈毅,年輕有為,英俊瀟灑,一表人才,且頗受宋公賞識,前途不可限量,而朕有女朝陽,嫻熟大方,溫良敦厚,品貌出眾,二人乃天造地設,不可多得之佳偶,特下此詔書,令二人擇日成婚,望二人今後感情甚篤,舉案齊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