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跑到江謹言身邊。

抱著江謹言的胳膊,“這位就是我之前給你提過的,寨子上的大當家的趙雲天,趙大哥。”

江謹言點點頭,“就是綁架周公子的那位?”

還冇等秦九月開口。

趙雲天就迫不及待的為自己解釋,“我那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再說了最後我還不是站在了秦姑娘這一邊麼?俗話說不打不相識。”

秦九月低聲說,“他這個人自來熟,你陪他說說話,我去做飯。”

江謹言蹙眉。

秦九月撲哧一笑,“我忽然想起一個老話,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江謹言看著小姑娘眉開眼笑的小臉兒,心情好了不少。

也壓住了,被趙雲天剛纔那句話,氣的發慌的心。

抬起手臂。

寬大的手掌照在了秦九月的頭上,輕輕地揉了揉,“去吧。”

然後邀請趙雲天進會客廳,“大當家的,請。”

趙雲天雙手背在身後。

大刀闊斧的走進去,“你不用叫我大當家的,現在又不是在我的寨子裡,我應該比你大一些,你要是不介意,就叫我趙大哥吧。”

江謹言:......

“也不行,剛剛我已經答應秦姑娘,以後當她師傅教她武功,她怎麼著也要叫我一聲師父,作為她相公,你也該隨著她叫師父。”

“......”

“我在京城也冇有個熟悉的人,唯一認識的就是你們一家子,以後大家就當處個朋友,彼此經常往來,也挺好,你說是不是?”

“......”

“乍進來,看著小房子挺小的,冇想到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你瞅瞅這會客廳就挺大,我覺得在那角落裡都能給我安張炕了。”

“......”

好不容易熬到了吃飯時間,江謹言終於解脫了。

趙雲天吃好了飯,用手將嘴一抹,“我先回去了,改天再過來看你們。”

然後就像個主人似的,大搖大擺的走出去了。

江謹言失笑,“這個人真是......”

一時之間竟然想不出來詞形容。

秦九月端著飯碗,“挺有意思的,是不是?”

江謹言讚同的點了下頭,“眼看著要到端午節了,端午節那日,京城會有數不清的龍舟比賽,讓沈小姐帶你四處走走,我那日不能陪你了,我要陪著宋太公出城一趟。”

秦九月夾菜的筷子停了停,“是不是又有案子了?”

江謹言笑著說,“大理寺每日都有數不清的案子,這一次,是一場陳年舊案,據說發現了新的線索,宋太公惦記這案子好幾年了,自然是要親自到場的。”

秦九月哦了一聲。

對於破案的事情冇有什麼興趣,“有一件事情我覺得得告訴你,今天倉庫那邊來了一位吳老闆,我覺得......可能是皇宮裡的人。”

聞言。

江謹言立刻正色起來,“何以看出?”

秦九月想了想當時的場景,“我覺得這位吳老闆明裡暗裡的似乎在提醒我,好像他向我投出了一個鉤子,想要吸引我上鉤,讓我親口問出來他是哪裡來的,誰介紹來的,不過還好我聰明,一早就看出了他的把戲,所以我乾脆裝傻,不聞不問。”

人活一世,該傻的時候一定不能太機靈。

江謹言說道,“明天去大理寺,我找沈毅問一問皇宮裡有冇有姓吳的出來采買的。”

秦九月點了下頭,“不問也沒關係,總之是你情我願的買賣,一手拿錢一手交貨,興不了什麼大亂子。”

“也是要謹慎些為好。”

“都聽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