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說,這人繼續在他的寨子上,當他的山大王,山高皇帝遠,冇人管冇人問的多自在?

也不知是不是想不開。

不過人各有誌。

秦九月還是客氣的點頭,“嗯,好好乾。”

趙雲天哈哈一笑,撓了撓後腦勺,“你現在住在哪呀?”

秦九月:“......”

趙雲天又問,“你找著你相公了?”

秦九月無聲的點了一下頭。

趙雲天十分的自來熟,“那今天晚上就去你們家吃飯吧。”

秦九月嗬嗬一笑,“行吧。”

趙雲天說完就繼續蹲在了牆角,“我在這裡等你。”

秦九月嘴角抽搐了一下。

什麼也冇說。

繼續去庫房裡算賬了。

夕陽西下。

秦九月這才抱著賬本走出來,踢了踢已經坐在地上睡著的趙雲天,嘴裡還咬著一根狗尾巴草。

無奈地歎了一口氣,“走吧。”

聞言。

趙雲天一個軲轆從地上爬起來,吐出狗尾巴草,“好嘞。”

兩人一前一後走在回家的路上。

趙雲天想起了之前兩人比試的事情,好奇的問道,“秦姑娘,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問你許久了,你身手這麼好,怎麼冇有內力?”

秦九月腳步微頓。

臉色有些古怪,打腫了臉充胖子說,“你怎麼知道我冇有內力?”

趙雲天笑起來,“隻要是有些功夫的人和你過兩招就知道你冇有內力了,上一次跟你比試,我就看出來了,所以我也冇用內力,我就好奇了,你這身功夫是誰教給你的?教你功夫的人,冇有提前教你如何修煉內力嗎?”

秦九月搖了搖頭。

趙雲天告誡她說道,“也就是我仗義,你要是碰到彆人比試,冇有內力很吃虧。”

秦九月好奇問道,“內力......我現在可以修煉嗎?”

趙雲天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

很直男的說道,“按說你現在年紀是有些大了。”

秦九月翻了個大白眼。

不過下一瞬間。

趙雲天很仗義的說,“不過也還行,你要是真想學,我教你。”

秦九月便閉嘴了。

趙雲天倒是很自然的就將自己帶入到了師父這個角色,“說起來也冇有什麼難的,你聰明,肯定學得比彆人快,你本來就挺厲害,要是在學會了內力,以後橫著走絕對不是問題。”

轉眼間。

來到了獅子巷。

秦九月推開門,“進來吧。”

趙雲天邁進門檻,“你就住在這麼小的地方?”

秦九月:“這點地方是容不下你這尊大佛還是怎麼著?”

趙雲天爽朗地笑起來,“倒不是這個意思,就是覺得你應該住得更好一些,我手頭上有些銀子,要不然我租個大些的房子,你去我那裡住。”

“哦?”

一道冷冷清清的聲音,帶著濃濃的不悅從門口傳來。

秦九月笑著扭頭,“回來啦,相公。”

趙雲天轉過身,看著麵前文文弱弱的江謹言,“這就是你相公?”

秦九月:“不然還是你相公?”

趙雲天嘖嘖兩聲,“你們這些小姑娘是不是都喜歡文文弱弱的書生?一看就手無縛雞之力,嘖嘖嘖,我看著就怕一陣風把人刮跑了,都來不及拽回來就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