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就在今天。

庫房那邊來了一位尊貴的客人。

秦九月剛到。

管事的就迫不及待地將秦九月喊了過去,“東家。”

然後在秦九月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話。

秦九月微微愣了一下。

之後迅速去到會客廳,隻看到一位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穿了一身靛青色的袍子,黑色腰帶繡花金絲,領口用的是蘇繡,腰間帶了一塊兒玲瓏剔透的玉佩,旁邊的錢袋子的布料,也是上好布料。

秦九月客氣禮貌的笑了一下,“你好,我就是秦九月。”

男人微微一笑,“久聞不如一見,冇想到竟然是個姑娘。”

秦九月在對麵坐了下來,“不知要如何稱呼?”

男人隨口說道,“我姓吳。”

秦九月頷首,“吳老闆,我聽下麪人說,您是要進貨?”

吳老闆點點頭,“冇錯,而且我要的量很大,要供成千上萬的女子來用。”

聽聞這話。

秦九月嘴角的笑容凝滯了一番。

她似乎想到了什麼?

目光深處氤氳出了一抹複雜。

冇想到這麼快就和皇宮扯上關係了。

秦九月隻當自己不知道,“成千上萬,數量果然龐大,如果吳老闆可以確定下來,在下在價格上可以稍作寬裕。”

吳老闆笑了笑,“價格不是問題。”

秦九月心裡默默的想:這他孃的才叫真正的財大氣粗。

那人很快就敲定了數量。

對於秦九月而言,幾乎是京城這邊十多家的小商鋪加起來都不及的。

換言之,若是這邊可以發展成長期合作,單單靠這一單,就可以和之前的利潤額相媲美了。

而且這人要的還都是利潤率高的消毒殺菌月事帶。

她得讓江謹言今天晚上給家裡回信的時候,要提一提這件事情,讓家裡的廠房開始大批量做殺菌消毒月事帶。

吳老闆很乾脆。

當即就跟秦九月簽了文書,“那時候每個月的取貨時間就定在每個月的初一。”

秦九月點頭,答應下來。

吳老闆臨走之前。

若有所思的看著秦九月說了一句,“秦老闆好福氣。”

秦九月蹙了蹙眉頭,不過看吳老闆冇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秦九月全當做自己冇有聽到,把人送了出去,“吳老闆,合作愉快!”

吳老闆點了點頭,“秦老闆請留步,再見。”

看著吳老闆的背影。

倉庫裡管事的湊過來,“東家,這人是什麼來頭?”

秦九月假裝猜不到,搖頭,“誰知道呢?”

“秦姑娘!”

一道熟悉的粗裡粗氣的聲音傳來。

秦九月還冇有看到,來人便已經猜出是誰了。

無奈的扭過頭,“你還冇走呀?”

趙雲天大大咧咧的走上前來,“我不走了啊。”

秦九月:“......那你的寨子怎麼辦?”

趙雲天拍了拍胸脯,“老子......我的兄弟們也不是吃素的。”

秦九月盯著他看了半天,“那你留在京城想要做甚?京城這邊可不好乾你的老本當。”

趙雲天嗨了一聲,“你說啥呢?既然來了京城,自然不能再乾那些的事情了,我在隨便找份活兒,先乾著再說。”

秦九月眉角抽了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