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局是高姓夫婦贏了。

高夫人興致勃勃的說,“我來挑人,就江兄弟吧。”

高照笑著說,“那我媳婦兒挑了人,我就問了,江兄,你最近一到鐘聲想起就迫不及待的往外跑,跑回家是做什麼呢?”

江謹言側眸盯著秦九月,笑了,“吃飯。”

這不是高照想要的答案!!

他躍躍欲試,“吃完飯以後呢?”

江謹言一臉高深莫測的表情,“這是下一個問題。”

高照一臉失策了的表情。

他們似乎故意刁難江謹言。

下一個猜中了數字的繼續問江謹言,“那吃完飯以後呢?”

在座的大傢夥紛紛哈哈大笑起來。

秦九月在桌子底下偷偷的踩了踩江謹言的腳。

江謹言一隻手落在桌子下方。

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緊緊的握住了秦九月的手,“吃完飯以後出去散步。”

下一個人的下一個問題,“散步回家之後呢?”

就連沈毅,都忍不住的勾了勾唇角。

這是明擺著的擰成一股繩來鬥江謹言了。

江謹言喉結微微滾動一下。

咳嗽了一聲後說道,“給媳婦兒洗腳。”

這話落下。

秦九月立刻狠狠的掐了江謹言一把!

男人們都露出一分不可思議的表情。

而在座的其他女人們卻是一臉的羨慕,同時把怨唸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旁的丈夫身上。

自己的丈夫不要說給自己洗腳了,不讓自己給他洗腳,都算是如蒙大赦了。

真的是人比人,氣死人。

高夫人心直口快,“看吧,相公,你和人家江兄弟的區彆,不僅是臉醜,你還懶。”

又惹得一陣鋪天蓋地的笑聲。

接下來。

大家的目標就不是江謹言了。

唯恐這人在說出什麼令人豔羨的話,惹得身邊的娘子對比,回家以後又要嘮嘮叨叨了。

下一個人選到了沈毅。

平日裡的沈毅總是冷著一副臉,迫不得已,冇有人敢同他說話。

今夜也是找到了機會,“沈兄早已經過了成婚的年紀,卻一直冇有成婚,估摸著是心裡有人,沈兄心裡那人是誰呀?”

沈毅的腦海中劃過了一抹回憶。

他笑而不語,半晌後說道,“可以喝酒懲罰嗎?”

這話一出。

沈雲嵐的眼睛都瞪大了。

她不是傻子。

知道這句話代表著什麼意思?

所以。

沈雲嵐比在場的所有人都要激動,“不可以不可以,快說!”

再沈雲嵐的帶領下。

此起彼伏的聲音伴隨著拍桌子的聲音,穿破雲霄,“快說,快說,快說!”

沈毅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妹妹。

他有些懷疑這到底是不是親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