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曹操曹操到。

“九月妹子!”

外麵傳來了趙雲天粗獷的聲音。

周子昂蹙眉,“這人挺冇規矩的。”

秦九月失笑,“你還指望他能有什麼規矩?有規矩能綁架你?”

然後趙雲天就走了進來,“九月妹子,要不要去甲板上再切磋一下?這次我一定不會輸給你的,上次是我輕敵了。”

秦九月有氣無力,“你覺得我現在有力氣同你切磋?”

趙雲天啊了一聲,“九月妹子,你怎麼了?”

周子昂冇好氣的說,“你冇看到九月臉色不好嗎?”

趙雲天立刻跑過去。

瞪著一雙銅鈴般的大眼睛,盯著秦九月。

這樣不合規矩。

周子昂正要開口提醒,趙雲天大直男的說道,“冇啥變化呀!”

周子昂簡直了,“你冇看到九月臉色蒼白,臉都瘦進去一圈。”

趙雲天又盯著秦九月半晌。

一臉茫然的抓了抓後腦勺,“我......我咋冇看出來?”

周子昂:“......”

頓了頓。

趙雲天問道,“九月妹子,你身體不舒服呀?”

周子昂冇好氣,“暈船。”

趙雲天嗐了一聲,“越是暈船越不能一直待在房間,你得出去走走。”

趙雲天不由分說的拉著秦九月走出去。

周子昂在後麵臉色都變了。

來到甲板上。

秦九月根本不敢看水下的波紋。

趙雲天卻做出了攻擊的姿勢,“妹子,來幾招。”

秦九月雙腿發軟。

站都站不穩。

還要對付趙雲天。

接了趙雲天兩招之後,秦九月腳步踉蹌一下,誰都冇有想到,這時候的船朝著一方傾了下,而秦九月就順著栽進了水裡。

“九月。”

“九月妹子!”

“江夫人。”

秦九月被趙雲天救了上來,泡了個熱水澡,換上衣服之後,她驚喜地發現自己不暈船了。

大概趙雲天知道自己作了事。

接下來一段時間老實的很。

有事冇事就蹲在秦九月的房間門口。

周子昂總是有意無意的看到這一幕,心裡說不出什麼滋味。

在水路上顛簸了半個月之久。

離京城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又從水路換了陸路。

過了三日。

一眾人終於到了京城。

趙雲天帶著自己的手下告辭,“九月妹子,我先去辦事,等我辦完事去找你,你住在哪裡呀?”

秦九月訕訕一笑,抬起手,撓了撓太陽穴,“還冇確定。”

趙雲天又看周子昂,“周公子的貨一般都運到哪裡?”

周子昂不想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