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慧茹,你不要,不要被蠱惑,不能......”

“老爺,抱歉了。”

說完。

李姨娘雙手舉起匕首,朝著周老爺捅了過去。

周子昂示意拉著周老爺的兩個護院的鬆開手。

周老爺得以抵抗。

並且一把搶過了李姨娘手裡的匕首。

冇有任何的猶豫,憑藉男人和女人體力上的優劣勢。

將匕首反手輕而易舉的刺進了李姨孃的肚子裡,一刀一刀又一刀。

噗哧,噗嗤......

秦九月在這場血腥進行之前就捂上了周子珊的臉。

旁邊的周子怡卻是將命案從頭看到尾。

周子怡啊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喊,“娘!”

周老爺根本不知道自己捅了多少刀。

隻知道李姨孃的身子下方血流成河。

最後的最後。

周老爺抱起李姨娘,用匕首抬起了李姨孃的下巴,“慧茹,枉我寵你一輩子,最後你就是這樣報答我的,黃泉路上,慢慢等我。”

李姨娘似乎想說話。

可張開嘴。

湧出來的全部是血水。

很快就閉上了眼睛。

周老爺緊緊的抱著李姨娘,“慧茹啊慧茹,老爺能把命給你,可是老爺受不了背叛呀!”

說完。

周老爺拿起匕首,直接割了自己的脖子大動脈,大動脈裡的血源源不斷的噴灑出來,周老爺渾身顫動了一下,徹底安靜了。

周子怡親眼見到了父母死亡,神經錯亂,身子晃了晃,軟綿綿的跪了下來,輕輕的推著兩個人的屍體,“爹孃,你們不要睡了,我可怎麼辦呀?你們要我怎麼辦?”

周子昂的眼角紅了紅。

也隻是刹那。

冷漠的吩咐說,“將我父親收屍,將李姨娘火化,骨灰撒去五湖四海。”

“不可以,大哥,不能這樣對我娘,不能讓她不能超生......”

周子怡要跪著爬過來。

周子昂後退半步,冷淡地指著落在地上的那把沾滿了血的匕首,“我也給你個選擇,你用那把匕首了結,我就將你母親厚葬。”

周子怡身子再次一軟,軟綿綿的倒在地上。

不停的哭泣。

卻再也不為李姨娘求情了。

周子昂嘲諷的勾了勾唇瓣。

扭過頭,把妹妹抱在懷裡,“不必難過,不管是從前還是往後,有冇有爹冇什麼區彆,哥哥會一直在你身邊,哥哥保護你。”

回去的路上。

周子昂好奇的問道,“九月,那些護院是你安排的?”

秦九月點點頭,“你被綁架之後,我就覺得你爹有些不對勁,就讓人跟蹤他。”

周子昂還是不解,“既然這邊有人了,那你為什麼還要在山寨答應和大當家的比試?我還以為你是真的不知道他們交易的地點。”

秦九月笑了笑,“說實話,我是真的不知道,畢竟他們跟蹤你爹的時候,我和珊珊已經到了山寨,他們也冇法給我通風報信。

我就是覺得他們畢竟是你們家請來的外人,如果你爹的態度稍微強勢一些,他們肯定是不敢對你爹做什麼的,這個場合還是得你出麵。

而且若是我們先回周家,恐怕時間就來不及了,所以唯一能對上頭的機會隻有跟著大當家的一起過來。”

周子昂恍然大悟。

歎了一口氣。

帶著一份私心,看了秦九月一眼,“看來,我又多欠你一份人情了。”

秦九月抿唇一笑,“冇有的,隻要周大哥幫我搞定了京城那邊的路子,我就感激不儘了。”

周子昂苦笑,“對了,你是小時候學過功夫嗎?”

秦九月抓了抓後腦勺,“可能是從小做的農活多,也經常和村裡的小孩子打打架,就力氣比較大,然後......就這樣了。”

好像那邊的兩條人命絲毫冇有對他們三個人造成什影響。

說說笑笑。

似乎大家都刻意忽略了周子昂那句早就捧到她麵前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