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笑著搖了搖頭。

忽然拍了拍手。

四麵八方湧上來了周家的護院。

十幾個護院將三人團團圍住。

周老爺臉色一變。

對秦九月怒目而視,“你吃飽了撐的總要摻和我們周家的事,你算是個什麼東西?想要攀上週子昂,山雞變鳳凰當週家的少奶奶?我勸你還是早點死了這條心,呸,賤婦!隻要我還活著,你就休想進來老周家的門!”

啪——

秦九月直接從地上踢了一塊小石頭,小石子帶著棱角的那一端,準確無誤的打在了周老爺的嘴巴上。

頓時就出了血。

周老爺捂著嘴,手掌心裡有血滲出來,“我......賤人,你就白日做夢吧!”

周子昂擋在了秦九月麵前,一本正經的說,“父親,周家少奶奶九月是不稀罕的,若是她稀罕,兒子早就捧到她麵前了,不要用你和李姨娘小肚雞腸的齷齪想法去思考旁人。”

話音落下。

周子昂揮揮手,“把他們抓起來,帶回府裡。”

周老爺看著靠近自己的護院,“我看你們誰敢?”

周子昂隻是再次的輕輕的揮了揮手。

護院們一擁而上。

將三人抓了起來。

“周子昂,我是你爹,你這樣對你老子,就不怕天打雷劈嗎?”

“小畜生,早知如此,在你出生的時候,我就該掐死你。”

“狼心狗肺的東西,活該你一輩子體弱多病,我詛咒你,我詛咒你這輩子都是個病秧子,我詛咒你一輩子得不到你喜歡的人,我詛咒你不得好死......”

這些話就算是秦九月這個外人聽著都覺得心裡動盪。

聽聽。

這哪像是一個當父親的對自己的親生兒子說的話?

秦九月忍不住,側眸看了周子昂一眼。

後者好像已經免疫了。

冇有任何的表情動作,“帶回府中,聽候發落。”

“大少爺!”

李姨娘忽然撕心裂肺的吼了一聲,“大少爺我知錯了,我求求你放了我,我保證以後躲得遠遠的,絕對不會出現在你眼皮的底下,我保證這輩子再也不會見老爺,我保證不給你們添堵,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求你了......”

周子昂緩緩的抬起頭。

看著這個母親大半輩子噩夢的製造者。

她哭的梨花帶雨,周子昂心裡卻隻有厭惡。

目光所及。

又落在了周老爺的臉上。

周子昂忽然笑了,笑夠了之後,周子昂走到其中一個護院身邊,從護院的身上摸出一把匕首。

直接扔到了李姨孃的麵前。

李姨娘被嚇得渾身一激靈。

周子昂冷冷淡淡的說,“好啊,我給你這個機會,要麼你乖乖跟我回府裡等候發賣,要麼你用這把匕首捅進周翰林的胸口上。”

周翰林就是周老爺的名字。

周老爺一聽,目眥欲裂,撕心裂肺,“周子昂,你是不是瘋了?”

周子昂隨意的聳了聳肩膀,“李慧茹,這是你唯一的機會,這也是我唯一給你的機會,你要嗎?”

李姨娘看著麵前銀光閃閃的匕首。

整個人好像虛脫。

軟綿綿的趴在地上。

好半晌也冇有開口。

周子昂用眼神示意,“既然李姨娘不要,統統給我帶下去!”

“不。”

李姨娘喃喃地說了一聲,“我......”

她艱難的看了周翰林一眼。

周老爺臉上的憤怒逐漸變成了悲愴,枕邊人二十多年,自然是李姨孃的一個眼神,周老爺就知道她想要做什麼。

“慧茹,你......你真的要殺了我嗎?”

“老爺,我......”

“慧茹,我可是寵了你一輩子,你真的忍心下手嗎?”

“老爺,我對不起你,我不想被髮賣,我想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