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當家隨手拍了拍,隨口說道,“老子活這麼大,你是頭一個敢騎在老子身上的人。”

秦九月:“......”

“我帶你們去見人,你們先給我留下三千兩銀子。”

“......”

“那個小丫頭這樣看著老子做什麼?老子要真想反悔,早就把你們三個人處理了,把這十萬兩銀子據為己有。”

周子珊瞪著脖子大膽的說,“哼,你又打不過我九月姐姐的。”

大當家的:“打過打不過她另說,打死你就是動動手指頭的事。”

這話嚇的小姑娘立刻跑到了秦九月的身後。

把腦袋都縮了起來。

活脫脫的一個縮頭烏龜。

秦九月從箱子裡拿出來了兩張一千兩的銀票,遞給了男人。

大當家的拍了拍手中的銀票。

嘲諷的笑了笑。

所念所圖所想,不過這碎銀幾兩,偏偏這碎銀幾兩,能解世間萬般惆悵。

他扭頭,“把三虎子給我叫過來。”

“是!”

不一會兒,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急匆匆的跑了過來,“大當家的你叫我有事?”

大當家的直接把所有的銀票都塞給了男人。

男人一臉的惶恐,“大當家的,你這是什麼意思?”

大當家的粗聲粗氣,即便好好說話,也像是訓斥,“彆放屁了,趕緊拿著銀子帶著你老婆孩子去府城看病。”

那男人的眼淚啪的一下就落了下來。

撲通一聲。

跪在了大當家的麵前,“大當家的,你的恩情我三虎子記下了,從此以後我這條命就是大哥的了,大當家的,我替我兒子謝謝你。”

大當家的一腳踹在男人的屁股上,“大老爺們哭個鳥?快滾吧,彆擱我眼前礙眼了。”

那男人把銀票揣在袖子裡,“哎,哎!”

秦九月忽然覺得,這男人還挺有人性的。

一炷香的時間過後。

秦九月他們三人被扔了三身衣裳,“把衣服換上,我帶你們去見人。”

三人換上衣裳,跟在大當家的身後,下了山。

又不知道拐了多少個彎兒,終於來到了和周老爺約定的地方。

周老爺已經在等了。

除了他之外,還有李姨娘和周子怡。

周子怡身上背了個包袱,看起來似乎挺重的,不用猜,也知道裡麵放的是首飾細軟金銀珠寶。

“大當家的,錢呢?”

“周老爺,在這。”

大當家的直接把小木盒扔了過去,周老爺撿起來,連忙打開。

看到裡麵這麼厚的一摞銀票,心中於是放在了肚子裡。

“好,好,好。”似乎是太激動了,一連說了三個好。

“周老爺,三千的銀票老子已經留下了。”

“應該的。”

“接下來就冇我兄弟什麼事兒,告辭。”

“告辭。”

大當家的帶著兄弟轉身就走。

卻還剩下了三個。

周老爺此時此刻所有的心思都在銀票,“你們有什麼事嗎?”

周子昂緩緩地摘下頭上的草帽,“父親何不看看我是誰?”

周老爺動作一頓。

第一反應就是將銀票全部從木盒裡拿出來,塞到了自己胸口裡麵。

怒目而視,“你這個逆子,你還想做什麼?你是不是和大當家的勾結在了一起?你們一起玩我?”

走遠的大當家忽然抬起手揮了揮,“彆這樣說,技不如人,願賭服輸,還有,就你也值得老子玩兒,老子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人,喜新厭舊,一點也不男人!”

周子怡和李姨娘立刻站在了周老爺身後。

周老爺拍了拍李姨孃的手,“不怕,他們三個人我們也三個人,他們若是敢動手,也冇有勝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