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喜結良緣,緣定三生,生生世世,始終如一。

還有:情投意合,和和美美,美滿良緣,緣分天定。

還有一些年紀大一點的後生摻雜在裡麵,說的倒都是一些令人麵紅耳赤的葷話了。

等到鞭炮放完。

花轎繼續行進。

到達自家門口。

花轎才被放下來。

“壓轎。”

花轎被壓下。

媒婆趕忙上前,卻不料江謹言已經早她一步,緊緊的握住了秦九月的手。

將自己的新娘子帶著跨過了自家門檻。

進入堂屋中。

開始拜堂。

兩人站在廳堂中。

聽著媒婆在耳邊的高聲傳唱。

先拜天地,在拜父母,夫妻對拜。

最後。

媒婆幾乎喊出了這輩子最大的嗓音,“禮成,送入洞房。”

新娘子被送到了房間中。

外麵的人紛紛入座。

新郎官忙著招待客人。

宋秀蓮看著這些客人都一副想要把江謹言灌壞的樣子,心裡忐忑不安。

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時候,趕緊把江老三和蕭山拉到自己麵前,交代兩人說道,“你們兩個人多幫謹言擋擋酒,今天是個好日子,可不能讓他喝的太醉了。”

江老三和蕭山連忙答應下來,“娘,你就放心吧,有我們在。”

宋秀蓮這才稍稍的安心。

周彪拉著江謹言,“江兄,這一杯,祝你們新婚愉快。”

兩人碰了碰酒盅,一飲而儘。

周彪還是不肯放人,又倒了一盅,“江兄,這一杯祝你和弟妹長長久久恩愛兩不疑。”

江謹言隻得再喝下去。

周彪還是抱著江謹言的肩膀,“最後一杯,祝你們早生貴子,兒孫滿堂。”

江謹言繼續陪。

周彪又從自家娘子懷裡,把自己家的胖兒子抱過來,“我特意帶我兒子來給你賀喜,看在我兒子的麵上,你是不是也該喝一杯?”

江謹言:“......”

有了周彪開頭。

縣衙中的其他捕快衙役更是不拘小節,都要灌江謹言。

喜事桌上無大小。

即便是平時對江謹言十分敬重敬畏的小衙役,今天也是敞開了肚皮的喝。

江謹言喝了一會兒,忽然放下酒盅。

朝著洞房走去。

周彪嘻嘻哈哈的笑著說,“怎麼回事?等不到晚上了?”

宋秀蓮也覺得不是個事,趕緊追上去,“謹言,做什麼?”

江謹言微醺,“我去問問我娘子餓了嗎?”

宋秀蓮哭笑不得。

趕緊把江謹言拉回去,低聲說道,“我已經讓江北和小姝兒給九月端去糕點了,你就不要擔心了。”

江謹言哦了一聲。

這纔跟著孃親回來繼續敬酒。

到了周子昂的那一桌。

周子昂舉起酒盅,目光中的羨慕,漸漸的隱去,“恭喜。”

江謹言微微一笑,一種無與倫比的幸福感,從笑容中淋漓儘致的顯現出來,“多謝,敬周公子一杯。”

周子昂唇瓣微微翕動,“祝......百年好合。”

江謹言:“借周公子吉言,我先乾爲敬,周公子請便。”

兩人舉杯暢飲後。

周子昂坐下來,忽然笑了笑,不得不信,很多時候,還是講究先來後到的。

後到的,無論如何都比不上先來的。-